与“尤四姐”相关的小说 - (最多显示50条)

禁庭

分类:都市小说
作者:尤四姐

一部让无数读者挑灯夜读的古言经典;一个抽丝剥茧层层揭晓的动人谜底。 宫廷是接连不断的阴谋诡计的中心。即便爱一个人,也是用智,而不是用心。 越是情深,越要不动声色。建安城中有美人,纤白明媚无人及。 是年,天下三分,钺国

为夫之道

分类:都市小说
作者:尤四姐

为夫之道番外,为夫之道结局授业恩师,不是应该端着架子一本正经的么? 可是夫子哟,你突然如此荡漾,到底为的是哪般……这就是一部木讷徒弟被腹黑师傅吃干抹净的血泪史。 *前半部甜,后半部小虐,结尾HE。 *本文1V1,不穿越、不重生

金银错

分类:都市小说
作者:尤四姐
最新章节:第26章 梅英疏淡

她特许他在没人的时候可以喊她的名字,她的闺名叫婉婉,自从有了封号,这个乳名几乎不再使用了。她带了些轻轻的哀怨,皱着眉头对他抱怨:“将来我死了,恐怕也不会有人知道我究竟叫什么了。”婉婉是大邺三朝唯一的公主,通音律,善丹

世家

分类:都市小说
作者:尤四姐
最新章节:第27章

世家番外,银子是佟佳氏正根正枝,佟家统管内务府八十五年,有几代君王,就有几任内大总管。佟佳氏子孙不兴旺,到了银子这辈四个闺女。老大殁了,银子行二,大总管的职务就落在了她肩上。行走紫禁城,银子游刃有余。能干的姑娘讨人喜

红尘四合

分类:都市小说
作者:尤四姐

他和她,一个在九重天上,一个在尘埃里。 最尴尬的年华,遇见最好的他。 《浮图塔》《锁金瓯》后,晋江当红作家尤四姐再掀京味儿古言浪潮,收录独家番外。刽子手,说起来挺吓人的行当,其实也为混口饭吃。 温家嫡女温定宜年幼时,父

宫略

分类:都市小说
作者:尤四姐

寂寞宫花红2,寂寞宫花红II·宫略结局,宫略番外,寂寞宫花红第二部,老话说得好,人受挤兑本事高,尚仪局的素以姑姑就是最好的例子。调理过人,伺候过承恩公的丧事,除了有点脸盲,别的她无所不能。 大内混日子,吃点亏没什么。吃亏是福

透骨

分类:都市小说
作者:尤四姐
最新章节:第28章

良宴有不凡的出身, 曾经活得太过肆意张狂, 南钦的出现是他醉生梦死里唯一的救赎。 可是即便同床共枕, 即使面对面时嘴唇相距不过两公分, 心的距离依然那么远…初春惨淡的日光透过二楼的方格彩绘玻璃照进来,斜斜打在土耳其

寂寞宫花红

分类:都市小说
作者:尤四姐
最新章节:第116章 无情燕子

寂寞宫花红番外,锦书谁寄 可怜如花似玉女,生于末世帝王家。 国破家亡烽烟起,飘零沦落梦天涯。 她在天时,他为地。 他做上时,她居下。 永远的差别,轮回着贵贱与高低。 重重的阻隔,割不断爱慕与相思。 她,小荷才露尖尖角…… 犹

锁金瓯

分类:都市小说
作者:尤四姐

锁金瓯番外,2014年由江苏凤凰文艺出版社出版发行的小说作品,作者为尤四姐。原名为《为夫之道》。慕容琤道:“你选婿怎么那么多要求?胖的不要,老的不要,那你到底要什么样的?” 她很认真地考虑了下,“要看合不合眼缘,太年轻的处

潜鳞

分类:都市小说
作者:尤四姐
最新章节:第38章

潜鳞结局,潜鳞出书版番外,南海之外有潮城,城中绰约多鲛人。 一场意外使我痛失一鳞, 守城龙君赠我龙鳞, 从此眉间心上,念念不忘。南海之外有潮城,城中绰约多鲛人。未成年鲛人夷波在一次意外中失去一鳞,南海大神道九川援手相帮,

幸毋相忘

分类:都市小说
作者:尤四姐
最新章节:第104章

战火纷飞,幸毋相忘小说,他刀口舔血,机关算尽 三年归来仍是晨光暮色中坚毅不拔的翩翩佳公子 他道,“对旁人狠辣又如何!我只这一颗心,只为你一人,不过倾尽我所有,唯死方休罢了。” 她低头浅笑,“既如此,得意也罢失意也罢,春君便陪

浮图塔出书版

分类:都市小说
作者:尤四姐
最新章节:第5章 宫楼闭

隆化年间,权倾朝野的掌印太监肖铎与福王策划宫变,助其登上帝位。本应殉葬的才人步音楼因皇帝看中,被肖铎所救,后被安置在肖府,两人朝夕相处,渐生情愫,但碍于身份,只得将感情深藏。 肖铎下江南督办与外邦的绸缎交易,音楼随其南

渡亡经

分类:都市小说
作者:尤四姐
最新章节:第57章

失忆的莲灯被王阿菩刨挖出墓坑的时候十三岁,十五岁那年得知自己的身世,去长安,遇见了据说一百八十岁的国师。国师是个矫情的美人,美人背后有一副不为人知的面孔。 本文从敦煌写到长安,歌尽盛世与沧桑,值得一看。“魑魅做得

临渊

分类:都市小说
作者:尤四姐

经典巨献,网络原名《渡亡经》。 国师临渊,寿同金石,不老不死。 在世人眼中,他是神明一般的存在,凛然不可轻犯。 在莲灯眼中,他娇气、不讲理、臭美、怕疼,还晕血……但是因为长得好看,以上缺点也都可以忽略不计了。驼铃铛铛,在

半城繁华

分类:都市小说
作者:尤四姐
最新章节:第111章

半城繁华是由尤四姐写的一部古代言情小说(已完结)。讲述主角大婚在即,新郎却意外身亡。母亲怜惜,她被悄然送去长安避难,却不想邂逅一段混乱悲凉的感情。他的手指几乎掐进她肉里去,“你到底要我怎么样?我真恨,为什么要再见到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