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海文学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隐婚后偏执大佬步步沦陷在线阅读 - 第246章 孩子可能会保不住

第246章 孩子可能会保不住

        陆清越沉默了好一会儿,才道:“不用另选了,但是墓地的费用我回头转给你,这个钱你必须得收。”

        爸爸妈妈阴阳相隔了二十年,现在到了另一个世界,自然应该团聚在一起,平心而论,顾瑾言这件事其实做得很细心。

        但是他们既然已经分道扬镳了,她不可能白用他的钱,而且爸爸若是知道了,也肯定会生气的。

        男人没说收或者不收,只是道:“这件事回头再说。”

        她穿了件黑色的大衣,平底靴也是黑色的,脖子上围了一条深灰色的围巾,显得整个人更加的单薄纤细,但依旧纯净美丽。

        晚晚果然已经提前到了,还有钟叔一家,都劝她不要太伤心难过,身体要紧。

        顾瑾言接了个电话跟她说有事要离开一会儿,晚晚便跟她站在一起陪着她接待前来吊唁的人。

        令她十分意外的是,从前那些与爸爸交好,后来落井下石的那些“叔伯”们竟然都来了,甚至还有一些以前跟爸爸没什么深厚交情在陆家出事之后基本已经断绝了来往的,竟然也来了。

        不用想也知道这些人前来是看着谁的面子,毕竟谁都知道这场葬礼的负责人是顾钰。

        而顾钰在凉城基本就是顾瑾言的代言。

        来的人真情假意一目了然,但在这样的日子这样的场合,她都不会去计较,每一个前来吊唁的人,她都认认真真地鞠躬回礼。

        顾瑾言接近中午的时候才回来,听说她从早晨一直就那么站着没有休息,眉头顿时就拧了起来,立刻叫人搬来一把椅子让她坐下。

        本来身体就弱,又直直的站了好几个小时,她的脸色已经跟胸前的白话差不多一个颜色了,小腹也丝丝地有点坠痛。

        但陆清越还是倔强地摇了摇头:“这是必要的礼节,是对我爸和所有前来吊唁的宾客的尊重。”

        男人恨不得直接将她按在椅子上,但最后只是低声劝道:“那些人你没必要理会,而且你觉得你爸爸看到你怀着孕还一直这么站着不会心疼吗?”

        陆清越闻言抬头看向摆在正中间的遗照,黑白色的照片里爸爸的笑容依然那般温和慈祥,眼眶不由得酸酸疼疼心里也难受得喘不过气来。

        顾瑾言见她不言不语地又开始流泪,漆黑的眉毛几乎拧成了疙瘩,但是又拿她没办法,于是只好将何晚晚叫到一旁让她帮着劝一劝。

        何晚晚心里对他还很有意见,态度十分冷淡,但回头看了看消瘦的仿佛一阵风就能刮走的好友,抿了抿唇,还是走过去开口劝道:“清清,休息一下吧,你身体本来就不好,这样会受不了的。”

        “是啊,你若是把身体熬垮了,谁去帮你照顾你弟弟?”

        陆清越闻声转过脸,接着整个人都怔了怔:“盛欢?”

        盛欢同样穿着一身黑,身材虽然不算高挑却带着一股与生俱来的自信和英气:“清悦姐,逝者已逝,你要节哀。”

        她以为昨晚盛欢跟小哲一起坐着直升机回m国去了,没想到今天居然出现在这里。

        转头低声对何晚晚道:“晚晚,我有东西想让她带给小哲,你在这里帮我接待一下客人。”

        然后也没看站在一侧的男人,便带着盛欢去了隔壁专供家属休息的小房间,反手关上门,将一张银行卡递给对方:“这张卡你收着,小哲的医药费就在里面扣,密码我写在背面了。”

        然后又将另一张递过去:“这张卡麻烦你替我交给小哲。”

        那几栋房子钟浩已经都替她卖掉了,所有的钱都在这两张银行卡里,刚才钟浩过来悄悄交给她的。

        至于顾瑾言硬塞给她的那张卡,她没打算用。

        盛欢将两张卡接过去,挑眉问:“那你呢,真打算留在这里替那个男人生孩子?”

        陆清越垂下眼帘:“孩子留给他,会比留在我身边更好。”

        她自然也能养得起一个孩子,但是她还要照顾弟弟,前路未卜,相比之下,还是留在顾家,留在顾瑾言身边对孩子的成长和前途更加有利。

        对于她的说法盛欢没有发表意见,只是道:“既然你已经决定了我也就不多说什么了,但是如果你改变主意想带着孩子离开的话,随时跟我说。”

        她点点头:“好,盛欢,谢谢你。”

        盛欢笑了笑:“举手之劳而已,以你我的交情何必说这些,你保重身体,我就先走了。”

        “好,我送你出去。”

        两人边说边出了休息间,刚走了没几步陆清越突然弯下腰,用手捂住了小腹。

        盛欢脸色一变刚要说话,就被一只大手扒拉到一旁,接着一道高大的男人身影便越过她一把扶住了女人的手臂,沉声问:“你怎么了?”

        陆清越听到熟悉的男人声音抿唇站直了身体,脸色苍白地摇了摇头:“我没事,可能是刚才站得太久了腿有点抽筋,缓一会儿就好了,那些宾客都是冲着你来的,你去照应一下吧……”

        她话还没说完就被男人一言不发地打横抱了起来,返身回到休息室将她放到沙发上,才道:“那些人还没资格让我去照应,你坐这儿等一下,我叫个医生过来给你看看。”

        陆清越仰起脸叫住拿出手机准备拨号的男人:“顾瑾言,我爸爸葬礼,我腿抽个筋还要小题大做地把医生喊来,别人会怎么看我?”

        他淡淡地道:“在乎那些人看法做什么?”

        “你可以不在乎,但我在乎,我不能让别人在我爸的灵前议论纷纷,害他不得清净。”

        顾瑾言握着手机的手指一顿,随后收起了电话,低声道:“那你不许再站直,就坐在椅子上,我会安排人替你鞠躬回礼,你现在怀着孕身子不比常人,若是哪里不舒服一定要及时告诉我。”

        陆清越目光不动的看着眼前的男人,许是身在高位时间久了,他给人的感觉从来都是冷淡疏离难以接近,板着脸的时候总给人一种强烈的压迫感,但是此时他的脸上虽然没什么表情,但低沉温和的嗓音和专注的眼神却无端地透着一股难以言说的温柔。

        是不是不管什么样的男人,面对自己的孩子都会情不自禁地流露出一片慈父之心?

        可是她心中却隐隐有一种预感,这个孩子有可能会保不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