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海文学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我乃绝顶风华在线阅读 - 第751章 只想护你

第751章 只想护你

        金朝唯恐有变,立刻组织人上前,将妖舟和乌羽白团团围在中间。马蹄纷乱,人影交错,就算岳国的神箭手,也不能百发百中射准乌羽白和妖舟。

        太子站在城楼上,有心安排人杀掉乌羽白,却因不能十拿九稳,不敢下手,唯恐事情不成,反倒惹恼了缪族人,遭到大肆报复。

        季燃一步步走上城楼,来到太子身边,看着乌羽白一伸手,将妖舟提到马背上,然后用披风裹住她的身体。

        那般用心呵护,令人嫉妒得疯狂。

        金朝则是扯起六皇子,丢在了自己的马背上。

        缪族来时声势浩荡,而今又欢呼着绝尘而去。

        大地再次震动,却好似欢快的鼓点,满载喜悦。

        季燃的眼睛有些发红。

        太子看向季燃,冷笑道:“三弟,缪的大军压境,你还真是懂得利弊,从大局观出发,舍了一个女子,得了苟且太平。”

        季燃直接掐住太子的脖子,将拳头送上。

        太子也是会武功的,这会儿竟然没能挣脱开。

        于是,当着岳国兵将的面,太子被按在地上摩擦,颜面尽失不说,还……鼻青脸肿。

        二皇子见此,立刻偷偷开溜。他只希望,季燃的拳头再硬一下,直接将人打死才好。

        他不恨太子,但是更喜欢他那个位置。

        杨帆上前,与众将军一起按下季燃。

        季燃气喘吁吁,继续挣扎,犹如被激怒的野兽。

        太子上前,照着季燃的肚子就是四拳一脚,然后抓过别人手上的枪,狠狠打在了季燃的头上!

        结果,因余毒未清,将自己给打吐血了。

        太子咬牙切齿地说:“解药!”

        季燃干净利落地回了两个字:“吃屎!”

        太子怒不可遏,还要打季燃,却被他喷了一脸的血。

        太子直接吩咐道:“此岳国叛徒,私自放走临国六皇子。来人,将其捆在旗杆上,反思己过!”

        太子知道,季燃不敢真毒死他,但是心中惶恐,必然要使些手段,让他臣服。

        季燃一句话没说,只是眺望着妖舟消失的方向,血从他的额头缓缓滑落,染红了眼睛。

        他笑了,然后……身体倒地不起,整个人陷入到黑暗之中。

        太子派人剥掉季燃的外袍和任何一件配饰,然后将他从头摸到脚,却并未寻到解药。

        太子盛怒,命人将他捆绑后,又泼了一盆冷水,要逼他交出解药。

        季燃清醒后,却一言不发,只是看着皇城的方向,目光中露出几分决绝之色。

        将领和士兵们远远看着季燃,虽没有靠近,却产生了不一样的声音。

        有的人发出一声叹息,有的人则是眉头紧蹙,也有的人觉得大快人心……

        妖舟这边,跑出去一段距离后,妖舟说:“羽白,我们谈谈。”

        乌羽白多么聪明的一个人,当即知道妖舟这是话无好话,但……自己却无法避开。他在心里嘲讽自己的无法拒绝,行动上却没有满一点儿。他抬手,示意众人原地休息。

        金朝凑到近前,黑着脸,开口咆哮道:“妖舟你就是个浑身长白毛的鬼东西!偷偷跑了,都不言语一声?!不是说好了,要一起离开吗?你又扔下我?!”

        妖舟的脸皮抽了抽,哄道:“你看,你身材魁梧,比我高大威猛;声如洪钟,比我声音嘹亮。我哪敢扔了你?再说,想扔也扔不动啊。我这是事出有因,你消消气儿。”微微一顿,夸奖道,“今日两军阵前,我的小金朝真威风。”

        最后一句话,灭了金朝先前的火气,又勾起了另一种火气。什么叫小金朝?!他已经长成了顶天立地的男子汉好不好?!

        金朝还要说什么,却被妖舟打发掉:“我饿了,整点儿东西过来。要热乎的。”

        这是大事儿。

        金朝立刻调转马头,去生火烤肉。

        没肉怎么办?打猎呗!姑奶奶要吃,他还能怎么办?

        支开金朝后,妖舟和乌羽白下了马,并肩溜达着。

        两个人都没吭声,气氛有些尴尬。

        半晌,妖舟一笑,说:“知我逃了,气坏了吧?”

        乌羽白说:“怕我生气,所以画了那两个图案让我消气?”

        妖舟坦然承认道:“嗯。”

        乌羽白说:“你不想我发动战争,生灵涂炭。然,若想守护一方安定,武器必须攥在手里。”

        妖舟深吸一口气,笑道:“是啊。就像今日,在岳国太子的绝对权力下,我连挣扎都显得力不从心。”

        乌羽白攥住妖舟的手,看着她眼睛,认真地说:“曾经每次见你受伤,我都恨自己无能为力。而今多年隐忍,暗中筹划,我也终于有了自己的军队,可以重铸缪。从此,无人敢欺。让我实现承诺,一生护你无忧。”

        妖舟在乌羽白的眼中,看到了认真和执着,她却不敢轻易给予承诺:“我说过,过往不究。只是眼下,我与你之间,却缺少了令人怦然心动的感觉。羽白,谢谢你能为我而来。你已经实现了承诺。”

        乌羽白苦涩地一笑,说:“你仍旧不肯接受我。”

        妖舟说:“我给你的建议是,多看看周边的风景。你不是非我不可。”

        乌羽白问:“若是非你不可呢?”

        妖舟想起一个笑话,抽回自己的手,比比划划地说:“给你讲个笑话。”

        乌羽白感觉手心和心里都变得空落落的,但因朝思暮想的人就在眼前,他的灵魂仿佛滚上了三分糖霜。

        妖舟继续道:“一对儿小夫妻。女子看中了一套特别珍贵的头面。相公就问她,喜不喜欢。女子点头称是,心中狂跳不已。相公却说,喜欢就多看一会儿。但是别碰,碰坏了赔不起。”

        乌羽白说:“你不是头面。”

        妖舟撇嘴:“你应该笑得前仰后合。这样下一次,我还能给你讲笑话。”

        乌羽白这才见了笑模样。唇角上扬,如沐春风。

        妖舟说:“多笑笑,挺迷人的。”

        乌羽白的笑容又生动了三分。

        妖舟称赞道:“你今日冲冠一怒为红颜,定会青史留名的。借你光,我也赚了。”

        乌羽白说:“岳国将领之中,有我的眼线。”

        妖舟颇为诧异地扫了乌羽白一眼。他这个人,素来喜欢将所有秘密藏在心里。

        乌羽白主动解释道:“但凡我知,你皆可知。再不会瞒着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