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书海文学网 > 我的隐身战斗姬

第334章 我是谁?

我的隐身战斗姬 | 作者:皆破 | 更新时间:2020-05-23 09:19:03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山脊的边缘,一群山羊正在啃食野草和树皮,它们来自同一个群落,有高大威猛的公羊,也有带着幼崽的母羊,一边吃一边警戒地打量着四周。

  春夏之交是森林动物最为活跃的时节之一,无论是食草动物还是食肉猛兽,往往都已经产下了幼崽,哺育幼崽需要大量食物,猛兽们不会放过任何捕猎的机会。

  不过,如果有人看到这群山羊的头羊,一定会非常惊讶,因为头羊的样子与其他羊截然不同,包括其他公羊。

  首先,它的体型就比普通的公鹿大两圈,健硕的肌肉在黑色的毛皮下滚动,四只强壮的蹄子像是四口铁制的海碗,最令人惊讶的是它的羊角,长度简直像是两把军刀,长而微微弯曲,就像是京剧演员戴在头上的那种花翎,从角尖到末端,几乎有它的大半个身体那么长。

  羊角不仅长,而且极为锋利,如果靠近仔细观察,还会发现羊角上萦绕着淡淡的黑气,绿豆苍蝇围着这对奇异的羊角嗡嗡乱转。

  这只头羊凭借这对可怕的羊角战胜了一切挑战者,成为这群山羊的头领。普通的山羊之间为争夺地位或者配偶也会用羊角打架,彼此低头互撞,直到更勇猛的那只获胜,但失败者往往只会受到轻伤,很少在争斗中死亡,而跟这只头羊打过架的公羊无一例外全都死了,被这对可怕的犄角刺穿了头颅,甚至从头顶一直贯穿了整个身体。

  它活得比普通山羊更久,建立了一个比正常情况下更庞大的山羊群落,因为它有能力从野兽的爪牙下保护群体,总是能击败一切挑战者。不过,羊群里基本以母羊为主,公羊全都是它的血脉,稍微长大一些都被它赶出羊群自谋生路,只要是母羊全都被它留在群落里,不论是不是它的血脉,因为山羊这种动物以“yin”著称,并不在乎辈分。

  这对犄角杀死了上百只公羊,其中甚至包括它的儿子、孙子、曾孙子,它们长大后又返回羊群,企图挑战它,夺取羊群的领袖地位,最后无一例外是横尸于地。

  它不仅会毫不留情地杀死挑战者,还会用犄角剖开尸体,啃食骨头,不论是什么动物的尸体,不论是死了多久的尸体,因为骨头里含盐分较多,包括普通的食盐与矿物质盐,令它的犄角变得更长更坚固,这些东西光靠吃草和吃树皮很难维持它的需要。

  由于它的犄角总是沾着腐肉,久而久之,大量细菌在它的犄角上滋生,别说被这对羊角捅个对穿,就算只是划破伤口,也会因为细菌感染而引起败血病。

  当羊群们正在啃草的时候,站在一块大石头上眺望周围的它,突然闻到一股熟悉的味道,混杂着血腥味与肌肉组织初步腐坏的味道。

  山羊本来就擅长跳跃,它轻轻一跳,不费力地跳出十几米远,落到一堆乱石边,低头仔细嗅闻。

  乱石间卡着一条大腿,人类的大腿,还穿着鞋和裤子,没有身体的其他部位,伤口的横断面十分整齐,应该是飞机解体时被横飞的残骸碎片切断的。

  断面露出白森森的骨头,还流淌出它最喜欢的骨髓,它伸出舌头贪婪地舔舐着。

  森林的边缘地带,树和草丛后面躲着两个人影。

  “等等,你要干什么?”

  33号察觉凯瑟琳作势拔剑欲动,一把拉住她的胳膊。

  “当然是把那只羊杀掉。”凯瑟琳毫不迟疑地回答。

  “为什么?”33号问。

  “因为它在吃人!”凯瑟琳一副“这还用问”的表情。

  这已经是她们坠机后的第二天了,她们已经在森林里待了超过一整天的时间。

  坠机后,她们就决定向一条山脊前进,一是为了居高临下观察周围的地形,二是因为山脊上的树木不像森林里那么高大和茂密,到了山脊上更容易被救援人员发现。

  然而,看起来不太远的山脊,她们在森林里足足走了一天才算走到山脊脚下,她们不敢走得太快,更不敢跑,甚至尽量不说话,因为她们没水,走了一天也没找到水源,两个人的嘴唇都干得起了皮,再这么下去,没有在空难中摔死,怕是要在森林里渴死。

  她们喝的唯一的水,是昨晚睡觉的时候33号用割下的降落伞布和树叶收集的露水,但那点水太少了,勉强也就是润润喉咙。

  当然,森林里有不少动物,在必要情况下可以喝动物的血来维生,但33号一提到这个,就被凯瑟琳义正言辞地拒绝了,她说宁愿渴死也不肯喝血。

  33号没有这种道德洁癖……应该说是信仰洁癖,反正她打算如果今天再找不到水源,说什么也必须杀动物喝血了,否则她和凯瑟琳恐怕只能喝尿了,而且由于没有容器,只能喝对方的尿……相比之下,还是喝血不那么恶心。

  她琢磨着实在不行,只能找机会把凯瑟琳敲晕了,强行给她灌血。

  只要能登上山脊,应该可以看到附近哪里有河水、溪水或者湖泊。

  一路走来,她们数次听到直升机盘旋的声音,但是苦于无法联络,而且直升机并不是从她们头顶上飞过的,离得比较远,声音很快就消失了。

  当她们终于抵达山脊脚下,正好看到那群山羊,33号一开始很惊讶为何这群山羊的数量这么多,还猜测会不会是有人养的,当她们的视线上移,看到雄踞巨石之上的那只超凡山羊,心里就有谱了。

  如果只是普通的山羊也就罢了,凯瑟琳看到那只超凡黑山羊竟然在舔舐人类的尸体,顿时激起了她的怒火,当即就要拔剑斩杀它。

  山羊,对于基督教徒来说,本来就是邪恶与魔鬼的象征,这只超凡山羊更是令凯瑟琳加深了这一印象。

  33号劝阻道:“算了吧,它只是一只羊,分不出人类的尸体和其他动物的尸体有什么区别,反正对它来说都是一滩烂肉而已,省省力气还要爬山呢。”

  凯瑟琳固执己见,说道:“不行,它敢碰人类的尸体,当它遇到活人的时候,说不定也会对活人下手,这么邪恶的凶兽不能留着!”

  33号比较谨慎,她拿不准这只超凡山羊的实力,贸然动手既危险又没必要,白白浪费体力和体内的水分,还不如干脆稍微绕一下路。

  凯瑟琳的话虽然也有一定的道理,但这片森林是无人区,正好让它碰到活人的机率有多少呢?

  33号的想法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而凯瑟琳有时候莫名其妙的正义感爆棚,尤其是看到头上长着羊角的东西,两人理念不合。

  凯瑟琳甩脱33号的手,“你不愿意去就留在这里,等我杀了它再上山。”

  33号知道靠言语说不动她,除非她们俩先打一架,但又何必呢,33号不想杀它就是因为不想浪费体力,又何必为此再跟凯瑟琳打一架?既然如此,还不如干脆帮凯瑟琳杀了这只山羊,然后尽快赶路。

  “好吧,你等着,我先上。”

  33号叹了口气,身形刚一动,反而被凯瑟琳拉住了。

  “怎么?你改主意了……”

  33号以为凯瑟琳的榆木脑袋终于开窍了,乐得省事,但是她这句话还没说完,嘴巴就被凯瑟琳捂住了。

  凯瑟琳比划了个噤声的手势,神情古怪而紧张,视线直勾勾地盯着某种,眼睛瞪得老大,像是看到了什么极为匪夷所思的存在。

  33号循着她的视线看过去,眼睛也瞬间瞪圆了。

  迦梨?

  如果不是凯瑟琳提前捂住了她的嘴,她真的可能惊叫出声了。

  又有一个人影晃晃悠悠地出现在另一个方向,与黑山羊、33号她们两个共同构成了一个等边三角形。

  那人披头散发,头发和脸上全是干涸的血迹,从容貌上根本看不出她是谁,只能看出是一个女性。

  但是,她穿着红叶学院独特的病号服和病房软鞋,33号在受重伤之后也穿过一天的病号服,对病号服的样式再熟悉不过。

  整架航班上,只有迦梨穿着病号服和软鞋。

  如果排除红叶学院校医院里的某个病人在病没好的情况下就跑来二百公里外的森林里闲逛的可能性,这个人影的身份很可能就是迦梨,身高体型也很相符。

  但是为什么?

  迦梨为什么还活着?

  从飞机上跳伞之前,33号亲眼确认过,迦梨还是被束缚在精钢打造的轮椅里,当时货舱里只有她和迦梨两个人了,而飞机即将解体,难道说迦梨的身体强度已经强悍到能从坠机中存活下来的程度了?

  33号不能百分百肯定迦梨一定会摔死,但就算没有当场摔死,最多也摔得只剩一口气,苟延残喘一会儿就会因为伤势过重、失血过多而死,除非有路惟静那种等级的超凡者为她立即全力治疗,兴许才能从阎王爷手里保住一条命,而且伤势应该不会好得这么快。

  飞机上还有其他超凡者,其他超凡者正好是一位强大的医师,正好也从空难中幸存,正好落在迦梨旁边给她治伤……这么多巧合叠加在一起,才可以解释33号看到的事,而这么多巧合同时出现的机率无限接近于零。

  33号注意到,迦梨走路的姿势很怪,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伤势还没完全好的缘故,她走起来晃晃悠悠,摇头晃脑,脚步虚浮,仿佛随时可能被一根树枝绊倒,这绝不应该是迦梨这种等级的超凡者应有的状态。

  所以说这到底是不是迦梨?还是说某个幸存者或者当地人从迦梨的尸体上扒了她的衣服穿?

  33号的脑子里正在胡思乱想,就听凯瑟琳喃喃说道:“迦梨……被转化了……”

  什么?

  33号乍一听没明白,想了想才意识到,所谓的“转化”是那个意思。

  迦梨被转化成吸血鬼了?

  凯瑟琳一眼就看出来,这种走路的状态,与她在罗马尼亚森林里杀死的那些吸血鬼如出一辙,摇头晃脑是在寻找猎物,而一旦找到猎物,晃晃悠悠的步伐就会瞬间变得极为凌厉。

  33号终于理清了逻辑,因为莉莉丝有能力从坠机中存活下来,而她又找到了被摔得失去反抗能力的迦梨,把迦梨转化为吸血鬼。

  33号本以为世界上从此就没有迦梨这个人了,现在看到迦梨还活着,心里一阵冷笑,抽出两柄短刀,因为她还没来得及向迦梨报复,一直引以为憾,若不是因为这个,她也犯不着登上这架死亡航班。

  现在反而是凯瑟琳主张不要轻举妄动,因为凯瑟琳知道迦梨本来就很强,现在又被转化为吸血鬼,实力恐怕又上了一个档次,单以力量和速度而言,可能比以前的迦梨强上几倍。

  被转化为吸血鬼之后,对于战斗中的战术运用就会变得很差,几乎只会像行尸走肉一样蛮干,不过此消彼长之下,综合考虑,还是很难对付。

  最关键的是,这时候现身的话,说不定要遭到黑山羊与迦梨的两面夹击。

  凯瑟琳松开捂着33号嘴巴的那只手,两人伏低身体,更谨慎地隐藏在树后,各自只露出一对眼睛盯着迦梨,看她要干什么。

  迦梨没发现33号和凯瑟琳,她的虹膜变成了灰白色,视觉和听觉不及以前灵敏,嗅觉却似乎大为增强,她闻到了血肉的味道,循着味道找到了这里。

  她从重伤垂死的状态神奇地恢复后,依稀意识到自己似乎忘了什么东西、少了什么东西,但很快她的神智就被对血肉的渴望所支配。

  她不满足于啮齿动物体内带着土腥味的血肉,想得到更新鲜更美味的血肉,她不知道这样的血肉从哪里能找到,但直觉告诉她,只要找到人,就能找到她想要的血肉。

  迦梨循着人类血肉的味道找到此处,不过当她看到那只黑山羊时,她意识深处的某些东西似乎被唤醒了。

  在某个遥远的地方,某个古老的神庙前,每天都会有穿着白袍的祭司砍掉一只黑山羊的脑袋,置于托盘里放在某尊神像前,作为对……某位神的献祭。

  那个神……是谁来着?
我的隐身战斗姬最新章节http://www.bookhai.com/wodeyinshenzhandouji/,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我才是豪门(赵阳李安琪)我在万界复苏灵气我的召唤物可以学技能异兽开局吞噬亿万魔神最佳女婿洪荒之时辰为尊都市神豪林云顶级神豪林云菲菲林云菲菲是什么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