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海文学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我成了表哥的白月光在线阅读 - 第一百四十二章 我只是不愿意承认

第一百四十二章 我只是不愿意承认

        天空一片蔚蓝,因刚下过雨,空气里弥漫着泥土和青草的清香。

        苏珩骑着马走在前头。

        马车里的宋昀盼时不时掀起帘子,朝窗外张望。

        不知道是不是近乡情怯的缘故,自打进了遥州地界,宋昀盼就变得不怎么爱说话了。

        “你是不是累了?”在宋昀盼不知是第几次掀起帘子的时候,苏珩终于忍不住出声问道,“要是累了,咱们就先在城里找间客栈住一宿,横竖也不差在这一日两日上……”

        宋昀盼摇摇头。

        她怎么可能累呢……这一路顾及着她的身子,一直走走停停,要说累也该是二表哥累,又要骑马赶路,又要忙前忙后地照顾她……

        宋昀盼咬了咬唇,好一会儿,才低声问,“咱们……咱们是不是今天就能到伯父家了?”

        当年宋昀盼的伯父输光了家产,连城里的宅子都变卖了,一大家子搬去了城郊一个叫刘家洼的地方。听说她伯父后来总算戒了赌,还用苏三老爷“赎”宋昀盼的钱买了房置了地,日子虽比不得从前宋昀盼父母还在的时候,但至少也勉强过得去。

        苏珩这么多天还是头一回听宋昀盼主动问起宋家的事……他下了马,随手把鞭子丢给后头的清风,径自进了马车。

        车厢里的白檀心领神会,忙起身去了外头。

        “你要是不想见他们咱们就不去。”苏珩一进来就开门见山道。

        宋昀盼呆呆看着他,好像被他的话吓着了,好半天才回过神,“那怎么能行呢?”她忙摇头道,“这些年我父母的坟都是大伯父大伯母他们在照望着,我如今好不容易回来了,又怎么能不去拜见他们?那样也太失礼了!就是舅舅知道了也不会答应的!”

        苏珩叹了口气,伸手摸了摸宋昀盼的头发,“我听说,他们对你并不好……”

        宋昀盼一愣,旋即反应过来……她垂下眼,摇摇头,“其实,其实也不是像你想的那样……我父亲死后,也多亏了他们照顾我……”

        苏珩冷笑了笑,“也就你这傻子这时了还替他们说话,我从没听说谁家用弟妹的嫁妆养一大家子的……姑父虽不在了,难道苏家其他男人也没了,就指着姑母的嫁妆度日?要他们真对你好也罢了,怎地我听说你那时还没灶台高呢,就要帮着张罗一家子的伙食……”

        他捧在手心里都怕摔了的小姑娘,就叫他们这么糟践……

        “那,那也是有原因的。”宋昀盼连忙道,“当时家里已经没钱请厨子了……两个堂哥是男子,堂妹年纪又小……这些事总不能让他们做。我是女孩子,所以,所以才……”

        在苏珩怒其不争的注视下,宋昀盼的声音越来越小,最后终于说不下去了。

        “你叫我说你什么好?”苏珩气得忍不住笑出来,“人家都已经那样欺负你了,你还给他们找理由……好,就算这些都说得通,那我问你,他们要把你卖了抵债的事呢?难道也是有苦衷的?”

        宋昀盼怔怔看着他,眼眶却渐渐红了……好一会儿,她僵硬地扯了扯唇角,努力想挤出一丝笑容,眼泪却毫无预警地涌出来眼眶,“你说得对……”她哽声笑道,“或许,我只是不愿意承认,自己是被他们丢弃了的事实。”

        她伸手擦去脸上的泪,故意用轻松的语气道,“我那时经常想……伯父伯母为什么不要我呢?是不是因为他们知道我把饼煎坏了,偷偷丢掉的事?还是发现我偷吃了二堂哥碗底下的红烧肉……”她笑着笑着,眼泪终是模糊了视野,“他们、他们可以打我啊……我都会改的!我会帮家里干很多活,我也可以出去打零工挣钱,他们为什么还是不愿意要我?为什么要把我卖了……就因为我是个扫把星,克死了父母,还克得伯父总输钱吗?可我,我也不想这样啊……”

        “够了!”苏珩一把把她抱进怀里,低声道,“昀盼,够了,别说了……”

        宋昀盼被他紧紧拥在怀里,那样坚实有力的心跳声,也让她慢慢平静下来。

        她也知道自己的情绪有些失控了……

        这些话她从没有跟任何人说过。

        刚来苏家度过无数个不能成眠的夜晚时,她也曾反反复复地在心里问自己:是不是她做的不够好,是不是她不是个乖孩子,所以大家都选择了丢下她。先是母亲,然后是父亲,伯父伯母……

        童年的经历在她心里留下的烙印太深,太重,以至于这么多年过去,她还是在惶恐,还是在谨小慎微,因为她不知道,自己一不小心,是不是又会像块破抹布一样被人丢弃……

        也不知过了多久,苏珩才听怀里的人哽咽问,“……你一定觉得我很没出息吧……”

        “没有。”他松开她,伸手拂开她叫泪水浸湿的碎发,柔声道,“你只是心肠太软了,什么时候都念着别人的好……如果换成是我,肯定这辈子都不会原谅他们。”

        宋昀盼摇摇头,回忆道,“也并非没有高兴的时候……伯父赢了钱,会买好看的花给我戴;还有二堂哥,我每回做错了事,被伯母责罚不许吃饭的时候,他总护着我,还偷偷藏了伯母给他的鸡蛋和点心留给我……”

        苏珩伸手抚着她的后背,久久没有言语。

        他还记得宋昀盼刚来他们家的时候,明明瘦瘦小小的一个人,却好像没有她不爱吃的东西。有时就算食物掉到地上了,她也能捡起来照吃不误……为了这事儿瑜姐儿她们经常背后笑话她,他虽然没有参与,却也觉得宋昀盼那样……有失大家闺秀的体面。

        可对于一个寄人篱下,连饭都吃不饱的小孩子来说,体面又算得了什么呢?

        苏珩深深为当年的自己感到不耻。

        “你要是担心别人说闲话,觉得你忘恩负义……”许久,苏珩才低低地开口道,“咱们就过去住两天,祭拜完姑父姑母马上就走……好不好?”

        宋昀盼靠在他怀里,精疲力尽地点点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