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海文学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二次脱轨在线阅读 - 第358章 谈恋爱那会儿吵架

第358章 谈恋爱那会儿吵架

        回去的路上,陆恩熙一句话都没说。

        林修晨好几次想出声打破车内的沉寂,又找不到合适的话题,只好管住嘴不添乱。

        司薄年则始终平静的像一尊雕塑。

        陆恩熙望着窗外匀速离去的风景,回想和哥哥说的话。

        在司薄年面前,她不想露出真实的情绪,宁可用冷漠的外壳包裹里面易碎的心。

        开到岔道口,林修晨不得不打破安静,“总裁,咱们去哪儿?”

        往左是陆恩熙租房的地方,往右是帝尊。

        林修晨不敢贸然做决定。

        陆恩熙道,“你在前面路边放我下来,我打车回去,不要耽误送司少回家。”

        司薄年笼罩在路灯下忽明忽暗的脸上,眉头一拧,“先去澜湾。”

        既然三个人默契的沉默被打破,陆恩熙也不好再次闭口不言,迟疑一下道,“这次的事谢谢你。”

        司薄年沉声道,“没事。”

        陆恩熙想了下,“我哥最后那句话,你可以当做没听见。”

        司薄年狭长眼眸看向她,“怎么?不乐意?”

        陆恩熙道,“我哥应该是误会了我们的关系,但我心里清楚,所以司少你放心,我不会影响你的生活,你也不用在我这里花费太多时间。”

        这是,拒绝?

        司薄年轻呵一声,不再回答。

        路不长,十几分钟后车子开到澜湾大门,林修晨径直开到单元门外。

        陆恩熙自己推开车门,“路上注意安全。”

        车子调头往回开,林修晨清楚地察觉到总裁情绪不佳,低声道,“总裁,少奶奶刚送走她哥,心里应该很难过,女人嘛,难过的时候说的话,有时候不能当真。”

        司薄年长指揉着眉心,“没听到她说什么?急着跟我撇清关系,不想沾我的光。”

        林修晨忙道,“少奶奶大概是不想不明不白的吧……”

        毕竟单纯从陆恩赐的那句话来理解,好像准备把妹妹给司薄年当成……额……情|人,以少奶奶的性格,能同意吗?能乐意吗?

        司薄年道,“她是压根不想跟我绑在一起。”

        林修晨也不知道该怎么打圆场了,听少奶奶的语气,好像就是这么个意思。

        “对了总裁,明天下去少奶奶的车就可以开走了,到时候您抽空陪她去提?”

        司薄年道,“她不乐意看到我,我何必过去找不痛快?”

        这……

        不是您在主动追人家吗?

        陆恩熙洗漱完,坐在电脑前整理几分钟情绪,然后投入工作中。

        晚上十二点,她把手头的资料做好归纳,给唐贺发邮件。

        刚发过去两分钟,唐贺的电话打过来,“这么晚了还不睡觉?”

        陆恩熙没太在意时间,一看电脑才发现都凌晨了,“副主任不是让我尽快配合工作吗?我把白天落下的资料整理完了,你明天起床再看,有错漏的地方我修改。”

        “改个屁!我问你,这两天干什么去了?”

        “私事。”

        “私事?你在满月堡待了一整天,和谁的私事?”

        陆恩熙脑海中瞬间亮起报警的红灯,唐贺知道她在满月堡?那么他看到哥哥了吗?

        “你跟踪我?”

        “还用跟踪?司薄年的车牌号谁不认识?”

        她从司薄年的车上出来,被唐贺的人看到了?

        只要他没看到哥哥,其他的陆恩熙都不在乎,淡然道,“有点事。”

        唐贺嘴巴差点打滑,离异夫妻去酒店,能办什么事,但他忍了忍没说,“我给你发个位置,明天下午见长征的代表。”

        “好。”

        次日,陆恩熙去律所,进办公室就看到鲜艳欲滴的玫瑰花束。

        刺眼的鲜红色让她想到司薄年说的话。

        她可以背着哥哥拒绝司薄年,但这件事却不能继续了。

        以司薄年的脾气,昨晚的事已经触及了他的逆鳞,但凡再来个不顺心的,他很可能一怒之下翻脸。

        陆恩熙整理玫瑰,放进垃圾桶。

        几十朵殷红的花朵满满地簇拥着,要从里面溢出来。

        随后,陆恩熙给何居正发了个微信。

        【何律师,谢谢你,但是以后不要麻烦了。】

        她想,不必戳破这层窗户纸,何居正自然明白。

        等了几分钟,何居正没回。

        午饭时,何居正的消息终于发来。

        【我在法院,刚忙完。不用谢,有空过去打球。】

        陆恩熙松了口气,又觉得很不好意思,白白拿何居正当了这么久的“避雷针”,说实话很不厚道。

        起码得请他吃顿饭:【好啊,改天请你吃饭。】

        这边。

        何居正看着对话框,若有所思。

        这是第二次,陆恩熙不想再让他送花。

        上次他迂回的表达了自己的心意,得到了她的默许。

        这次呢?

        她有了喜欢的人?

        不想再浪费他的精力?

        还是在暗示他,他们没有发展下去的可能?

        不管哪一种可能,都有些伤痛。

        “想什么呢一动不动。”

        听到声音,何居正收起手机,“没什么,判决书下来了,我回律所。”

        何劲松也是刚从庭审下来,还穿着制服,拍拍他的肩膀道,“你还想骗我?刚才你的眼神,就跟当年和小凝谈恋爱那会儿吵架时一样,是不是感情受挫了?”

        何居正笑道,“看来想骗过您这位火眼金睛的老司法不容易。”

        何劲松道,“谁啊?难道是陆恩熙?”

        “是她。”

        何劲松扒着他的肩膀往外走,两人同时拾级而下,“你要是真喜欢她,就正式展开追求,不要闷在心里,你不说,她怎么能知道?”

        何居正道,“她心里有别人。”

        “哦?”何劲松脚步稍停,“这样……那确实不适合强行介入,不过她既然有喜欢的人,为什么没在一起?肯定有原因啊,要是能找到症结所在……”

        何居正打断他,“她值得更好的人生,而不是嫁给我当继母,如果她对我没那个心思,我不会强求。”

        ……

        陆恩熙忙了大半天,下午三点接到4s店的电话,让她去提车。

        “陆小姐,手续都办妥了,您可以直接开走。”

        “谢谢,我下班就去。”

        即将拥有人生第一辆自己赚钱买的车,心里多少有点小激动。

        “师父……”

        张梦瑶黑着脸,小牙咯吱咯吱响。

        陆恩熙收拾下班的东西,看她鼓成小松鼠的两腮,笑道,“怎么了?谁惹你生气了。”

        张梦瑶关上门,哗啦落下百叶窗,气呼呼道,“师父,有件事我必须跟你说说。”

        “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