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海文学小说中文网 - 武侠小说 - 大唐连中三元,惊闻我父梦中斩龙在线阅读 - 184、白龙伸冤,归途,魔道异动

184、白龙伸冤,归途,魔道异动

        如来佛祖简单回了两句,观音、文殊、普贤脸色更是铁黑。

        观音、文殊、普贤乃阐教十二金仙之一,背叛阐教入佛门,才仅得到了菩萨至尊果位,这孙悟空、猪八戒、小白龙就取个经,就凌驾于菩萨果位之上了?

        这如何能忍?这心里如何能平衡?

        观音、文殊、普贤等七大菩萨目光又看向了金蝉子,出声道:“金蝉佛祖,贫僧等认为孙悟空、猪八戒、沙和尚、小白龙配不得如此高地位,佛祖敕封是否太过草率?太过任人唯亲了?”

        “说的好!”

        “本座就是要任人唯亲,汝等觉得如何?”陈江流目光冷视观音等菩萨。

        “……”观音、文殊、普贤遇到了如此强势的金蝉子,一下子就语噎了,任人唯亲竟丝毫不避讳!

        “汝等有不满,尽管去须弥告知圣人,若圣人不同意,本座立刻取消敕封。”

        观音、文殊、普贤脸色宛若猪肝,一言不发。

        圣人都敕封金蝉子为佛祖了,还会在意几个果位?去找圣人告状?自讨苦吃。

        “贫僧…贫僧等无异议!”观音、文殊、普贤几乎是咬着牙说的。

        “无异议便好!”

        气运玄之又玄,三界低级修士争夺灵宝、洞天等福缘,而到了大能级别,争抢的便是天地气运!

        气运加身,万法不侵!

        陈江流佛祖大气运加身,受益当为最大,孙悟空、猪八戒、沙和尚、小白龙气运加身,一跃超越了诸菩萨、金刚、罗汉、佛陀!

        大殿中,又陷入寂静。

        小白龙向前走了一步,跪倒在地,朝着陈江流行大礼,“师傅,弟子有冤!”

        “弟子有大冤!”

        陈江流端坐在金莲宝座上,点头,“有何冤屈,尽管说来,为师替你做主!”

        “师傅,弟子叔父泾河龙王,原本为那泾河水泽龙君,因庇护泾河水泽水灵才与人打赌,下雨时不过多下了几点,便被天庭斩首,龙魂镇压在幽冥阴山背后,受尽无数苦楚,永世不得超生……”

        “可怜叔父一生行云布雨,积攒福缘,却落得如此下场,不公啊,苍天不公,天庭不公!”小白龙大声哭诉,心底的压抑情绪,喷涌而出。

        殿下,观音、文殊、普贤听到小白龙伸冤,不禁暗暗对视了一眼,面色有些不安,自己等当年监斩泾河龙王时,却是动用了手段的。

        陈江流听着小白龙所言,会意点头,“天庭所做,确实不符天条!”

        陈江流目光看向了观音菩萨,正色问道:“观音,当年汝负责此事,有何解释?”

        观音压下了惶恐,淡定走上前,“佛祖,此事跟贫僧并无干系。”

        “当年是天庭宣判旨意,小僧不过是监斩罢了。”

        “而且,据贫僧所知,那泾河龙王的龙魂,并未在阴山背后。”

        “所以,不是小白龙撒谎,便是天庭自作主张收押了泾河龙王龙魂,跟贫僧无干系。”观音菩萨解释道。

        “不可能!”

        “叔父亲自托梦,他被斩后魂魄被抓到了阴山受苦。”小白龙大声道。

        观音看了一眼小白龙,随口道:“可能是你太想念泾河龙王,做的梦吧。”

        “我有证据,叔父入梦时给了我玉佩!”小白龙说着拿出了龙形玉佩,上面散发着泾河龙王的气息。

        “那贫僧就不知了,佛祖或可问天庭玉帝。”观音退后了一步,不再多言。

        陈江流面无表情,心底冷笑,“这会儿倒是把自己摘的干净。”

        “本座自然要问!”

        “金蝉子师兄,取经为吾佛门大计,佛法还未东传,希望师兄以佛门为重,先传下佛法,再查此事!”如来佛祖在一旁出声道。

        陈江流走下金莲宝座,扶起了小白龙,拍了拍小白龙肩膀,给其一个放心的眼神,“此事为师必定查个水落石出!”

        “弟子多谢师傅!”小白龙再度行大礼。

        “经文在哪?取经吧!”

        “迦叶,阿难,汝带金蝉佛祖去藏经阁。”

        “是,谨遵我佛如来法旨。”

        迦叶、阿难领着陈江流师徒五众去了藏经阁。

        迦叶、阿难贪恋凡俗之物,但面对陈江流却不敢表现一分,恭恭敬敬献上了真经文。

        三藏真经,谈天,说地,渡鬼。

        陈江流师徒五众取了真经文,出了大雷音寺,重返来时路。

        大殿中众佛皆是松了一口气,面对金蝉子这个流氓,还是有些压迫感的。

        经文已经送出,现在便只等金蝉子将其送回大唐,完成量劫,西方大兴,佛门大兴!

        来时,一路荆棘坎坷,归时却一路平坦,仿若有天地之力加持,一日可走出万里。

        西游接近尾声了,隐世不出的诸大能收回了视线,闭关修行。

        天庭撤去了星君四御,佛门也撤去了大部分监视。

        只待金蝉子回到大唐,回到大唐!

        就在诸天仙神撤回目光后。

        安平州,护国公府。

        魏叔玉下达了二级动员令,隐蔽起的不良人开始活跃起来,进行最后的扩张与消化。

        四大部洲的信息,源源不断的传入安平。

        尤其一地,隐秘了数千不良人。

        通天河!

        若魏叔玉猜的没错的话,游历于天地棋盘中的另一股诡异迷雾要现身了!

        劫气翻涌着,与之前相比,弱了一筹,但魏叔玉却从劫气中感知到了一丝不同寻常的凶煞暴戾,这并不属于洪荒!

        来自域外!

        日走万里,陈江流师徒五众终到了通天河!

        与此同时。

        域外,魔界。

        天魔宫。

        诡异魔气翻涌,数名真魔露出了振奋目光,“魔祖,取经人到通天河了!”

        天魔宫首座,隐于黑暗迷雾中的诡异情绪也有了变化,用着无比凝重认真的语气,开口道:“黑袍,汝去通天河!”

        底下,穿着黑袍的真魔浑身散发着混元金仙(三尸准圣不到亚圣)的气势,上前一步,恭敬狂热道:“黑袍谨遵魔祖法旨!”

        “魔祖大计,不可出半分差错,属下恳求魔祖让恶诛、计都协助属下……”黑袍请求道。

        天魔神恶诛,魔尊计都,魔祖罗睺座下真正的混元大罗!

        “准!”黑暗迷雾中声音诡异,散发着无上威严,丝毫不弱鸿钧道祖!

        ……

        通天河。

        陈江流师徒五众刚走至河边,准备动用神通术法渡河,便见着河底冒出一个黑头。

        一只大老鳖游出水面,亲切热情的喊道:“长老,圣僧,我来渡你们过河,我来渡你们过河。”

        陈江流对这个老鳖有印象,笑着点了点头,“好。”

        老鳖缓缓游近,其背上的龟壳花纹更加玄妙诡异,其腹部散发着阵阵黑气,饶是陈江流、孙悟空动用神通也看不到。

        陈江流师徒将经书放到了龟背上,老鳖浮水,驮着陈江流师徒五众朝河对岸游去。

        待游到中途,老鳖突然开口发问:“圣僧,如来佛祖怎么说?”

        陈江流神情一愣,“嗯?什么怎么说?”

        “就是老鳖我什么时候能脱劫而出,化形!”老鳖提醒道。

        “啊这……”陈江流脸上露出尴尬,在灵山时光顾着力喷众佛跟如来佛祖干架了,倒是将老鳖的委托忘得一干二净。

        老鳖见着陈江流脸上迟疑,声音也变得阴冷了,“怎么?圣僧没帮老鳖问?”

        “下次一定,可以不?”陈江流自知理亏,小声的问道。

        “啊哈哈哈,啊哈哈哈!”老鳖口中发出阴冷诡异的大笑,立刻开始胡乱摆动着身躯。

        “玛德,这老鳖怎么这么记仇?”陈江流领着众弟子,扛着经书就要起飞,脱离龟背。

        而这时,一股隐秘的黑气从河中涌了上来,将龟背上陈江流师徒五众死死压住。

        通天河,陈家村,一双两眼附在了村民为陈江流师徒打造的石像上,盯着通天河,暗暗道:“来了!”

        “不好!这老鳖有点能耐!”

        “咕噜咕噜!”

        陈江流师徒五众无论如何尝试,都逃脱不了龟背,随着经书一同沉入到了河底。

        九天云层上,仅有药师佛一人在保护,见着这一幕欲出手救金蝉子,却隐隐间被一股力量阻拦住。

        药师佛脸上大惊,“难不成…劫难不全?天道在补充劫难?”

        许久后。

        陈江流湿着身子,费了大劲爬上了岸,嘴里吐着沙子,“呸!呸!呸,下次别让贫僧遇到这老鳖,不然一定抓了炖汤!”

        孙悟空师兄弟几个托着经文爬上了岸,浑身同样湿透。

        陈江流师徒几个冥冥中被一股力量影响,认为掉进河里,湿了正常……忘记了有法力这回事。

        经文被水浸泡过,褶皱不堪。

        “咋办?晾晒呗。”

        陈江流师徒五众找了数个大岩石,一字排开,开始晾晒经文。

        而这时,一股隐秘至极的黑气吹来,经文自动翻页,某几页,轻轻的印在了岩石表面。

        经文是湿的,风怎能吹动?

        陈江流师徒几个晾晒了经文,早就去钓鱼霍霍去了,丝毫未察觉到这诡异的一幕。

        陈家村的石像上的灵眸,却将这一幕尽收眼底,“果然…果然他们是冲着经文来的!”

        “连药师都不能发现异象……”

        “接引、准提圣人或许也在监视着陈江流,但却也未发现异象…那只能说明,魔道出手的也是大能,至少达到了圣人级别!”

        魔道,有圣人级别的魔修,魏叔玉未丝毫意外!

        魔祖、道祖齐名,甚至鸿钧当年找了几个垫背的同阶修士,才战胜魔道……

        鸿钧门下有六位圣人,三千大能客,魔祖门下有圣人…丝毫不奇怪……

        令魏叔玉担忧的是魔道高手…能否真身降临三界洪荒,若能…局势将无比混乱,道魔再度掀起大战,惨烈是可以想象的!

        魏叔玉倾向于不能…魔道卷土重来时,能拿得出手的好似就无天…底下黑袍护法等一众也就一般般。

        “魔道会卷土重来,但却不能完全卷土重来,如此…便还在掌握当中!”

        魏叔玉撤去了紫眸灵视,消散天地。

        ……

        陈江流师徒五个吃饱喝足,回到岩石旁,经书已干了,便重新装好,朝大唐走去,一步百里,十步千里……

        药师佛的目光跟着金蝉子,并未在意通天河怪事,权以为天道在补充劫难。

        而待陈江流师徒五众走远后,原本晾晒经文的岩石上隐隐发出黑光,浮现出几页经文佛字……

        又一阵黑雾涌现,岩石消失了,无痕无迹的消失了。

        通天河水底。

        老鳖正在与黑袍人对话。

        “护法,老鳖的任务完成了吧?”

        黑袍护法满意点头,“完成的不错。”

        “那许诺给老鳖的三界水府元帅职位?”

        “会有的,但不是现在!”

        “那是什么时候?”

        “等到该到的时候!”

        黑袍说完抛出一朵黑色莲花,一个幽深的黑洞打开,强大的吸力将黑袍连同老鳖一同吸入。

        通天河底,旋涡过后,恢复了平静,无半分异常,或许仅有圣人亲临,才能发现残存的一缕黑气。

        这缕黑气被一只鱼精吞噬进了肚子,鱼精双眼通红,发了疯的乱撞,直至爆裂开来,再也无了痕迹。

        天魔宫。

        黑袍护法被三界天道压制成大罗金仙的修为恢复到了混元金仙,恭敬走上前,狂热道:“魔祖,经文已取来!”

        黑袍一挥手,岩石出现,上面拓印着几页关键的佛门经文。

        诡异黑暗迷雾缓缓散去,一穿着黑衣的中年男子缓缓走出,面容英俊,波澜不惊,已达返璞归真。

        魔道的缔造者,罗睺!

        罗睺将几页经文一览,缓缓闭上了双眸,周身魔道气息涌动,有无上恐怖威压。

        不知过了多久。

        罗睺缓缓睁开了双眸,幽黑的瞳孔精芒闪烁,自顾道:“鸿钧当年未说错,接引、准提的确有大毅力,大悟性,在魔道基础上开辟了八百旁门左道!”

        若洪荒三界修士听到眼前男子所言,定会惊骇无比。

        佛门…竟然从魔道的基础上开辟出来的?

        佛魔一念相通!

        一念成佛,一念成魔!

        “将经文送到黑暗之渊吧,混元金仙以上的魔修,暂回不了洪荒!”

        “先由他回洪荒,重建魔道根基后,便是吾罗睺重返洪荒之日!”

        罗睺说完,一挥手,悬立在天魔宫大殿上的十二品灭世黑莲漂浮到了岩石上。

        黑袍护法会意点头,将岩石连同十二品灭世黑莲一同送进了黑暗之渊。

        黑暗之渊。

        无边无际,无光无亮,压抑,凶戾到了极点。

        黑暗之渊中,静坐着一僧人。

        其身穿一袭白色僧衣,紧闭双眸,抵御着无穷无尽的暴戾与凶煞,白衣男子脑海中浮现一女子身影,额头上满是青筋暴起。

        “啊!”一声痛苦吼声后,身穿白衣的僧人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散披着黑发,穿着一身黑衣,目光阴冷的大僧。

        “苍天无眼,苍天不公,她…如此的好……”

        “要天何用?”

        “吾名无天!”

        /91/91977/2096922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