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海文学网 > 万古神帝 > 第四千五百九十一章 冥生之棺

第四千五百九十一章 冥生之棺

    不是好人,但也绝非小人!

    慕千澜的话,倒是十分诚恳,让聂天对他的看法,不由得改观不少。

    而且聂天有些好奇,慕千澜不止一次地说自己不是好人,虽然没有表现出明显的痛苦,但却能听出愧疚之意。

    他到底做了什么事情,竟有了这种心态。

    慕千澜现在不肯放人,聂天便暂时作罢。

    而且现在的烽天宗并不安全,让墨如曦等人出来,未必是好事情。

    接下来,慕千澜和聂天互相交流了一些武道和仙道的问题,各自受益。

    没过多久,慕瑾就回来了,同时带了一具尸体。

    “这具尸体,正是被黑衣人所杀,我赶到的时候,他还有一口气,但遗憾的是,没能活下来。”慕瑾指着地上的尸体,沉沉说道。

    “很好。”慕千澜笑了笑,但身体却是受伤很重,禁不住干咳起来。

    “你伤的很重?”慕瑾眉头皱了皱,冷冷问道。

    “没事。”慕千澜笑了笑,但脸色很是难看。

    “你先别动。”慕瑾目光凝紧,然后给慕千澜输入一股绵绵仙力。

    慕千澜并不拒绝,片刻之后,脸色稍稍好转了不少。

    “你的身体……”慕瑾深吸一口气,似乎察觉到什么,刚想开口说话,却被慕千澜摆手打断了。

    “没什么。”慕千澜淡淡一笑,也不去看慕瑾的反应,而是上前一步,盯着地上的尸体观察起来。

    慕瑾不知道慕千澜要做什么,便静静地在一旁看着,不敢打扰。

    但是接着,慕千澜却是指尖涌动一股仙力,凝成一道仙力之刃,直接向着尸体的脖颈处落下。

    “你做什么?”慕瑾见状,不由得脸色一变,低喝一声。

    “不用紧张,不过是一具尸体而已。”慕千澜却是一边说着,一边切下了尸体的头颅,说道:“用他的头颅找出凶手,我想他不会介意的。”

    慕瑾目光低沉,有些恼怒,但还是忍了。

    这个时候,慕千澜一手托着还在滴血的头颅,另一只手在头颅额心处,划下一道仙符。

    片刻之后,诡异一幕发生,那只头颅,竟然好似活了一般,睁开了双眼!

    “嗯?”慕瑾看到这一幕,不由得目光一颤,难掩惊讶之意。

    即便是她贵为烽天灵座,见过无数奇异之事,此时也不禁震惊。

    看来,这就是慕千澜以前所修炼的仙门禁术。

    当初,慕千澜有烽天第一天才之称,年纪轻轻就达到第五境仙尊,而且被内定为下一任审座。

    但可惜的是,慕千澜却私自修炼仙门禁术,最终被逐出烽天宗。

    长久以来,慕瑾一直无法理解,原本前途一片大好的慕千澜,为什么要修炼禁术?

    直到现在,她依旧没有想明白!

    接着,慕千澜掌心仙力涌动,在空中化作一团仙力漩涡,萦绕在头颅四周。

    顿时,仙力漩涡之中,开始出现画面,正是头颅主人临死之时所看到的一切。

    “你好好看看,他最后看到的画面是什么?”慕千澜点头看了慕瑾一眼,淡淡说道。

    慕瑾十分专注,目不转睛地盯着那团仙力漩涡。

    漩涡之上,一群黑衣人出现,身形极为迅捷,如鬼魅一般,在虚空中化作数道黑芒,然后便是一场屠杀。

    “看清楚了吗?”等到漩涡上的画面消失,慕千澜脸色微微泛白,问道。

    “我要再看一遍。”慕瑾黛眉紧蹙,冷冷说道。

    “好。”使用禁术,显然对慕千澜消耗极大,但他还是点了点头。

    第二次,慕瑾更为专注,但依旧没有发现什么异常。

    她只是看到,一群身形诡异的黑衣人,屠杀了一群烽天宗弟子。

    但这群黑衣人全都黑袍遮面,看不到任何有价值的线索。

    “再看!”慕瑾俏脸低沉,再次开口。

    慕千澜虽然脸色已经十分难看,但还是再次点头。

    接下来,慕瑾又连续看了三遍。

    到了最后一遍,慕千澜已是脸色惨白,显然坚持不住了。

    “灵座大人,如果实在看不出什么,就算了吧。”聂天有些看不过去了,忍不住说道。

    但慕瑾却好似发现了什么,陷入了沉思,许久都没有说话。

    “你发现什么了?”慕千澜见慕瑾久久不说话,不由得问道。

    “黑衣人杀人的手法,是用一种极为邪异的铁链。”慕瑾终于开口,说道:“我注意到,有一名黑衣人,他的手掌背部有一道仙符,好像是某种咒印。”

    “咒印?”慕千澜眉头皱了起来,问道:“什么样的咒印?”

    慕瑾美眸微微一颤,在手掌上画下了一个样式极为古怪的图案,看样子就像一个棺材,很是邪异。

    “嗯?”慕千澜看着慕瑾画出的咒印,似乎想到了什么,不由得沉吟起来。

    “你认识这个咒印?”慕瑾脸色一变,急急问道。

    慕千澜却是没有说话,一直在思考着。

    “如果我没有看错的话,这个咒印,应该叫冥生之棺!”许久之后,慕千澜才终于开口,沉沉说道。

    “冥生之棺?”慕瑾一脸疑惑,并不知道这是什么。“冥生之棺,是一种极为恐怖的邪咒。”慕千澜目光微凝,说道:“中了冥生之棺的人,体内会孕育一种名为冥生之棺的符咒,其灵魂被禁锢在冥生之棺中,但却能保持正常

    人的行动,只听从施咒人的命令。”

    “而且冥生之棺能极大地提升中咒之人的修为,不过却是以中咒者灵魂的湮灭为代价。”

    “更为重要的是,冥生之棺需要以一名三阴之童的灵魂为引,方能成咒。”

    “三阴之童?”聂天和慕瑾同时一愣,齐声疑问。

    “阴年阴月阴日出生的孩童,年龄不能超过六岁。”慕千澜眉头皱了一下,解释道。

    “这……”聂天不由得倒吸一口凉气,一时说不出话来。

    他没有想到,冥生之棺竟然如此阴邪,不仅禁锢人的灵魂,而且还有以孩童之魂为引。

    如此丧尽天良的手段,可见施咒者之凶狠残暴。

    “你怎么对冥生之棺这么熟悉?”而在这时,慕瑾却是脸色一沉,冷冷问道。慕千澜双瞳不由得一缩,虽然在极力保持镇定,但仍旧掩饰不住内心慌张,他定了定,终于说道:“因为,我曾经修炼过冥生之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