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书海文学网 > 庶女明兰传(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

第272章

庶女明兰传(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 | 作者:关心则乱 | 更新时间:2017-10-10 13:50:39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邵氏张大了嘴巴,结巴道:“我,我就说,怎么你的院子亮堂成那样……!”

  

  “若是冲人来的……哼,侯爷两兄弟不睦,闹过何止一回,半个京城都知道!无论宫里来捉拿的,还是咱们那好继婆母,都只会冲我们母子,与你们有什么相干!好罢,若非要进去……你那院子可是挨着湖建的!四面里倒有两面半是临水的,难不成贼人还能随身带筏子来夜袭?!统共只一处出口,易守难攻,我布置了多少护卫呀,屠老大早说了,除非冲进三倍数的贼人,否则绝进不去!”

  

  明兰双掌撑在桌上,气势逼人,吓得邵氏几欲钻桌下了。

  

  “老实跟你说,我心中最防备的,其实就是太夫人那头!反贼那头又不是她开的,能来捣乱的人数也有限,我怕的是明枪易躲,暗箭难防!这府里使唤着多少先前的老人呀,人心叵测,府里乱作一团时,婆子丫鬟们进进出出的,一根簪子一包药,一块石头一根刺,团哥儿才多大,能防得住么!可事发之前,这种诛心的话我能说么!”

  

  邵氏欲哭无泪,几乎要给明兰下跪了,她瘫软在桌上,哀求道:“弟妹,是我猪油蒙了心,有眼无珠,不识好歹,若,若真…我给团哥儿赔命罢…”

  

  “我不会叫大嫂子赔命的。”明兰冷冷道,“我素来喜欢娴姐儿,便是侯爷不喜,我也有心给她将来谋个好前程。可团哥儿若真叫你害死了,我觉着我会怎么想?”

  

  邵氏猛一个激灵,双手乱摆:“不,不…这不干娴姐儿的事…”她忽然万分感激蓉姐儿,若不是她抵死救弟,便是她们母女活了下来,怕以后日子也难过了。

  

  “好险呀,只差那么半步…”明兰目中流露深切的后怕,“若非蓉丫头刚烈果敢,团哥儿已送了一条小命了。此刻什么情形,真是不堪设想。”

  

  邵氏不敢往下想,不说明兰,便是顾廷烨的怒火就能将她们母女活烤成灰烬还富富有余了——她越想越怕,一时间手心背心俱是冷汗。

  

  明兰冷冷盯了她良久,方才道:“我今日这么说,不是为了你,是为了娴姐儿。”

  

  邵氏木头人般的抬起头,不明其意。

  

  “你偷去蔻香苑躲藏时,只想带娴姐儿一个吧?”明兰叹道,“娴姐儿是好孩子,那当口居然还记着蓉丫头,将她一并叫了去。”

  

  邵氏顿时泪盈出眶,仰头哭道:“我的好闺女!娘险些害了你,你却救了娘呀!”

  

  娴姐儿叫去了蓉丫头,蓉丫头救了团哥儿,间接又救了自己和母亲的处境——冥冥天意,果是善有善报!她心中忽升起万分虔诚,对天道神明,对因果循环。

  

  明兰推开门,临跨出去前,肃声道:“大嫂子放心,只要嫂嫂今后不再犯糊涂,我会把两个姑娘全当亲生闺女看待。”顿了顿,“我说话算话。”

  

  说完这话,她再不回头,扶着守在门外的夏竹,径直离去。

  

  当晚,用过饭后,绿枝来报邛妈妈递过来的消息——邵氏已将前因后果与娴姐儿说了,母女俩抱头痛哭了一阵,邵氏虽自责不已,却也放了心。

  

  次日一早,娴姐儿顶着红肿的眼睛来给明兰请安,不安的扭手挪脚,明兰怜惜的摸摸她的脑袋,叫她去跟蓉姐儿和团哥儿顽了。

  

  不过对着邵氏,她可没这么好脾气了。虽依旧礼数不缺,但神色肃穆冷淡,一句多余的也不多说,直把邵氏吓得唯诺服帖。

  

  明兰曾想过,倘若之前邵氏就畏惧自己如同畏惧太夫人,哪怕任姨娘再起劲撺掇,大约邵氏也不敢冲去团哥儿的藏身之处的罢——秋娘就是极好的例子。

  

  小人畏威不畏德,春风化雨不是对所有人都管用的。

  

  对这无奈的现实,明兰唏嘘不已。

  

作者有话要说:

表骂偶,表骂偶,没有别的理由,就是写不出来。

怎么想也觉得结尾不妥当,写不出来,就是写不出来。

不要乱猜别的理由,出版什么的绝对在网络之后——为了表示歉意,后面的几篇番外,偶会以免费形式贴出来的。

鞠躬,对不起。

真是写不出来呀,杀了我的头也写不出来。

  

  第219回 终结章. 中 【重头戏,比结局还要紧】

  

  吃过午饭,明兰坐着软轿将侯府四处巡了一遍。

  

  春季原是万物繁茂之时,庭院中本绚烂如锦缎般的花丛一夜寥落,多在黑夜中被夺命乱奔的脚步践踏成泥。光洁铺就的青石板虽已拿水冲洗多遍,却有几处依旧隐见暗红沉疴,蔻香苑尤甚,屋里屋外都死过人,几个胆小的丫鬟哭着不敢进去,明兰也不好强逼,筹算着给蓉姐儿挪地方另住,原处地段本就有些偏,索性翻了另作他用。

  

  最惨烈的还在另处。

  

  近半尺厚的朱漆大门缓缓摇开,带着渗人的金铁咯吱声,顺着向外延伸的青石台阶缓缓看下去,门外满地尽是斑驳血迹,粘着人皮毛发的滚油已冷却凝结成焦黑块状,纵是死尸和残肢已拾掇干净,仍旧是浓紫腥臭得骇人。

  

  地上丢着数根杯口粗的树干,也不知是贼人从哪家砍来的,门面上的黄铜大钉居然被撞落一大半,横七竖八的散落到处都是,门房的刘管事在旁喃喃着‘亏得当年没镀金拾齐后熔了还能用’云云。

  

  明兰想笑,但笑不出来。

  

  回到嘉禧居,闷闷的挨着炕褥,望着逐渐微黄泛金的天际出神。

  

  晚饭前,屠老大从外头回来,隔着帘子在廊下就给明兰跪下了,他脸色极难看,活像刚被戴了绿帽子,憋得慌却又说不出,“……那韩三果然不干净!俺管束不严,请夫人责罚。”

  

  他领着几个护卫去韩家一顿翻找,赫然寻出两张新过户的地契另黄金一百两——气得屠虎直想一股脑将人砍成肉酱。

  

  明兰微惊:“虎爷动手了?”韩三虽是投身来的,其家眷却都属良籍。

  

  “这倒不曾!”屠老大懊丧道,“只把人先看了起来,这当口不宜发落,回头再算账。”

  

  明兰疲惫的点点头:“这就好。该打该杀,等侯爷回来再拿主意。”

  

  像她这样崇尚和平懒散生活方式的人,却要被迫不断处理这类事,真是厌倦极了。又安抚了屠老大几句,反正这位卧底明显没成功,也不必过分懊恼,以后防微杜渐就是了。

  

  到了第三日上,戒严虽还未解,但气氛明显松动,好些心急难耐的人家已偷偷遣小厮互通消息了。最先来信的是英国公府,再次询问一切平安否,还道明兰若缺人手东西,无论是侍卫大夫还是伤药汤剂,尽管问她去要——张夫人还笑言,前夜英国公府白戒备了一夜,早先预备的物事一点儿没用着。

  

  明兰心中感动,难怪这几十年来,张夫人在京城贵眷圈中始终是数一数二的人物,观其行事,确有气魄。没过多久,这位有气魄人物的闺女也来了信;短短一封便笺却是笔迹暴躁,怒气连连。

  

  前日夜里国舅府也不太平,却实实在在是单纯的劫财——“愚姐徒耗光阴近廿载,自负张门虚名,薄有积威,应无有敢捋虎须之辈,实未料到竟有前夜之劫”!

  

  张氏真是长见识了,从没想到有朝一日,居然有蟊贼胆肥到敢欺上她的门来!郁闷了半天才想到,这家原来姓沈,不姓张。话说,哪怕她老子现下兵败的名头满天飞,英国公府方圆三里之内,依旧没有敢开业的扒手。

  

  信中道,没有内鬼招不来外贼,就其根底,却是邹家在外头招摇露财惹来的麻烦。

  

  “邹家在外头做了什么?”明兰问道。

  

  来报信的小厮说话也是一脸晦气:“…邹家那群黑心肝的,说国舅爷在外头重伤,若有个好歹,世子转眼就要袭位了,娘舅大石头,到时候,还不得事事请教着!夫死从子,看姓张的还挺得起来?唉,审问出来后,我们夫人也是气的不行…”

  

  酒肆胡言,却叫有心的地痞匪类留了心,着意灌酒结交一番后,套出了沈家内宅的虚实,当下,便趁京城变乱,黑夜中打着邹家的名号骗开沈府后门,摸进去后一番砍杀抢掠。

  

  亏得张氏早有戒备,闻讯后忙领着护卫们赶去杀贼,寻常蟊贼如何敌得过英国公府练出来的勇丁,未待几时,已是杀的杀,擒的擒。

  

  张氏积了一肚的窝囊气——话说那些准备原是为了更严肃更大型的政治迫害的好不好!

  

庶女明兰传(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最新章节http://www.bookhai.com/shunvminglanchuan/,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万能女婿巅峰兵王(秦锋冷凌)重生我的1999都市至尊龙皇修仙小村长美男天师联盟都市最佳女婿(女神的第一高手)天道编辑器蛮荒大纪透视狂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