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书海文学网 > 庶女明兰传(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

第237章

庶女明兰传(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 | 作者:关心则乱 | 更新时间:2017-10-10 13:29:26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王舅母拉平袖子,目中含冰:“元儿这种媳妇,白贴我金山银山也不要,可恨母亲偏心,我只能受着。本想她年纪还小,好好□也就是了,谁知……哼哼,她进门后没大没小,不恭不敬,我不过训斥她几句,她就回娘家告状。你是怎么跟她说的?”

  康王氏想起那件隐秘,不由得满头大汗。

  

  王舅母冷声道:“你对元儿说,母亲年纪大管不动事了,佑哥儿父子又都老实,只要我一死,到时不但没人管束她,整个王家也都攥在手里了!你还给了元儿好些好东西罢。哼哼,可惜你女儿只学了你的歹毒,却没学到你的心计,轻易信了身边人,叫我套了个清楚。”

  她忽然昂声道:“人不犯我,我不犯人。元儿无处向我下手,我却有的是机会。我使人去青楼寻了一味上好汤药,给元儿服了。她这辈子休想生儿育女!”

  

  康王氏尖叫一声,伸出十个尖尖手指向她扑去,可惜脚步踉跄,叫王舅母一把推开,重重摔在地上,康王氏只能哭道:“那都是我的主意!你若不忿,大可朝母亲告状,狠狠罚我们母女便是,何必朝个孩子下手!”

  

  王舅母嘲笑道:“告了又如何?娘素来偏心你,这回盛氏倾全家之力,才把你送进来,姑姑本事大,我可不敢轻忽。”

  “我要把你这毒妇行径告诉母亲!”

  

  王舅母笑道:“下回慎戒司开门,须等到明年正月;那会儿,全家早随你哥哥赴外任去了。你哥哥虽不能留京,不过倒谋了个好去处,是山温水暖的江南,正好养病,如无意外,又是两任吧。”

  她压低声音,满眼微笑,“这回母亲叫你气的不轻,大夫说情形不好,陈年旧疾都泛上来了。你说,七八年后,她老人家还在么?或说,那会儿她还发作得动么?”

  

  一阵冰冷蔓延至康姨妈的心头,坐在地上,只如一只无能为力的困兽——王老夫人的身子她很清楚,早已沉疴多年;正因恐母亲时日不长,她才想尽快多做些事,免得将来无人可护持时,寸步难行。谁知这回踢到铁板——都怪那盛家丫头,不依不饶,非要彻查到底。

  

  王舅母拾起她的手,啧啧道:“姑姑这双手保养的极好,这把年纪了,还跟小姑娘似的,嫩白细滑。唉,以后却要劈柴,浣衣,做粗活,待长了冻疮,老茧……啧啧,真可惜了。”

  她直起身来,缓缓走到门边,“允儿是个心善的孩子,也有福气,想来盛家不会太为难她。至于元儿嘛……她行事横冲直撞,招摇跋扈,倒像是犯了疯病,我会找个院子给她好好养病。姑姑放心,只要我活着,一定叫她好吃好喝的过日子。”

  

  一脚踏出门外,身后传来康王氏的嚎啕大哭,夹杂着许多刻毒咒骂,那个中年女官幽灵般的靠近过来,低声道:“太太不必烦扰,虽说惯例是每年可见亲人两回,可规矩都是人定的。到了日子,报个有恙不能出来,也就是了。”

  权贵人家的把戏多了,她每年也能进账不少。

  

  王舅母微笑:“如此劳烦姐姐了。每年供奉我会送来,还有些薄礼姐姐可千万别嫌弃呀。”

  只要熬到王老夫人过世,就算康晋和允儿知道了也不打紧,更何况自己早把证据痕迹抹了个干净,康王氏无凭无据,未必有人相信她的疯言疯语。

  

  多年委曲求全,今日雪耻,王舅母真是说不出的开心。

  想到终于摆脱了这个魔咒般阴魂不散的祸害,丈夫再也不用低声下气去求情善后,自己也不用每年省出银两来供她挥霍,便是盛夏滚烫的日头直照在脸上,也不以为意——还有儿子,这回她要好好挑选,出身低些也不打紧,只要品行端正,为人贤惠。

  

  走到外头,康家是早不见人影,盛家也回去了,又因婆母骤病,丈夫先护着回了家,王舅母就坐另一辆马车,想了想,却不直接回府,而是绕到了盛府。

  进府后,她寻了王氏,好生一番安慰劝抚,王氏正又害怕又憋屈,两眼泪汪汪的道谢:“我知道嫂子对我好,只可恨我自己嫡亲姐姐却来害我。”

  

  王舅母叹口气,这位小姑子虽说脾气不好,但那些年也没为难过她,只是强头掘脑的不讨人喜欢,倒是她女儿如兰,听说如今愈发稳重了。唉,当初讨了如兰也不错,偏叫那可恶的毁了儿子姻缘。

  王氏擤了把鼻涕,犹自哭道,“我那狠心的孽障,叫我这两日就启程,还说什么……早去早回,早早积满十年!”

  

  那死小子真是铁石心肠,还写了个字幅送来,上书‘x年八月二十五’——这是他规定自己启程的日子——叫她挂到家庙的墙上,时时看着,好心里有数。那臭小子还一脸大方道,十年后的八月,她可以提前半月回来,正好全家过中秋。

  呜呜呜,这是人说的话嘛!

  

  总算海氏暗中告诉她,只要老太太气消了,心软了,由她开口,说不定王氏可早几年回来。还送来她亲手订的空白本子,雪白的绢纸上,用笔直纤细的墨线划好了格子,叫婆母这几年多识些字,好好练习书法,用心抄几本经书送给老太太,以表忏悔之意。

  呜呜,还是儿媳好,又孝顺,又体贴,可惜自己现下实在没脸见她。

  

  还不止,慧姐儿自小是王氏带着的,每日都要搂着祖母入睡,三日前长柏把女儿从她屋里带走,小孙女揪着她的衣裳哭的跟泪人似的,死活不愿离开,最后叫一个指头一个指头掰开了带走——王氏哭的肝肠寸断,心都要碎了,这时她才痛彻心扉的悔恨起来。

  青天在上,她不该起歹心,不该有恶念,现在菩萨在罚她了。

  

  王舅母劝慰好王氏,又叫婆子引着去了寿安堂。

  拜见过盛老太太,只见她气色渐转,半倚在床头跟全哥儿说话,海氏抱着才几个月的小儿子在旁笑着凑趣,长柏却在一旁训斥妹子,声音太低,听不甚清。

  

  王舅母真心诚意的说了好些祝愿康复的话,因不知盛老太太此时是否知情,半句没点到下毒之事,盛老太太满脸笑容,好声好气的跟她拉家常。长柏兄妹和海氏也起身行礼,互道平安,见盛家人对自己和善依旧,王舅母方放下心来,又说得几句,她才告辞。

  

  因海氏抱着孩子,长柏就扯着明兰送客,站在门廊下,见王舅母走远,长柏转过头来又要开口,明兰抱着脑袋哀求:“哥,你别数落我了!我已给爹磕头赔罪了,你还要如何?”

  

  长柏板着面孔:“言为心声,你说这句‘还要如何’就是心中不服。圣人云……”

  “求你了,哥,我真知错了。我不该一意孤行要把事情闹大,不该任性妄为软禁姨母,更不该胆大包天去捉人……”

  

  “不对,这些你都没错。”长柏道,“若是我,也会这么做。”

  明兰一脸错愕:“那……我哪里错了?”

  

  长柏一个爆栗敲在明兰脑门上,训道:“你不该仗着夫家权势顶撞父亲,叫父亲下不来台。父亲再不对也是长辈,你开口要挟,闭口讥讽,岂是为人子女之道?父亲并非不明理之人,你好好与他分析利弊,道明个中厉害,自然父女同心,一齐应对。这么点事,就哭天抢地的要死要活的,平日的机巧哪去了?只有闲聪明的能耐。”

  

  明兰被训的一头脸的灰土,还半句辩驳不出,嘟囔道:“我哪有哥哥聪明。姨母下毒,可以从朝堂说到内宅,从眼下说到几十年后……”

  长柏眼睛一瞪,又要一个爆栗敲下去,明兰脖子一缩,忙道:“我这不认错了嘛。又哭又端茶的,爹爹都不怪我了!”其实盛紘是就着台阶,下了算了。

  

  正说着,明兰忽觉一阵恶心,捂嘴欲吐,半道上又没吐出来。此时,兄妹二人已回到屋里,只见林太医正给老太太请脉。

  

  长柏继续训话:“我的话很恶心么?”认错态度极其不端正。

  明兰摇头摆手,还是海氏瞧出些不对劲来,关怀道:“妹妹这几日脸色不好,现下林太医也在,索性叫瞧瞧。”

  

  盛老太太满心担忧,忙叫明兰坐下。

  林太医笑呵呵的搭下三根手指,未几,他脸上露出古怪神情,瞥了眼明兰,继续静心号脉,盛老太太见太医迟迟不开口,急道:“怎么了,怎么了?”

  林太医微笑着起身,拱手道:“恭喜老太太,夫人这是有喜了。”

  

  屋内一片安静,长柏看看自己适才敲爆栗的两根手指,海氏看看明兰平坦的肚皮,全哥儿看看熟睡如小猪的弟弟,明兰坐在窗边的太师椅上,毫无自觉的傻傻微笑:“多久了?”

  

  “两个月多了。”林太医苦笑,没见过这么生猛的孕妇,“脉象平整有力,夫人不必担忧,只是近日有些操劳,好好休憩阵子就好了。”又吩咐了几句,然后躬身退出屋内。

  

  盛老太太木然坐在床上,默了很久很久;忽然暴怒,拍着床沿骂道:“你赶紧给我滚回去!今日就回!”转头对房妈妈道,“去给她收拾东西,连姑爷的一起!你亲自送她回侯府,交到崔妈妈手里,不许出差错了!”

  又狠狠捶了个软枕头,指着明兰道:“你个不省心的小冤家,两口子一道在我这骗吃骗喝,再敢多耽搁半刻,仔细我打断你的腿!”

  

  见祖母真的发怒了,明兰抱头鼠窜,老老实实跟着房妈妈走了,海氏笑着拉全哥儿跟了出去,屋里只剩祖孙二人,外加炕上一个睡熟了不知何时睡醒了也不会知事的小小婴儿。

  “这可恶的冤家!”盛老太太忍了许久。

  

  长柏含笑看着祖母,过了会儿,他忽的跪下:“如无意外,孙儿这回当会续任。待祖母病好了,就跟孙儿一道过去罢。”

  盛老太太沉吟不语,长柏轻轻道:“祖母全都知道了罢。”盛老太太苦笑道:“房妈妈瞒不住我。唉,人心叵测,谁料我这把年纪了,还有如此奇遇。”

  

  长柏仰头道:“祖母,跟孙儿到任上去罢。那儿虽不如京城繁华,但民风淳朴,山清水秀,景致别有一番风情。祖母不是老想到处走走么,就跟孙儿去罢。”

  盛老太太叹道:“惦记着到处走走的,不是我,是孔嬷嬷。她身子不好,早早去了,我总想替她圆了这个心愿。”

  

  “这不是正好么。”长柏道,“我和您孙媳定会好好孝敬您的。”

  看着孙子清明洞彻的眼睛,盛老太太暗叹一声。

  她明白他的心意,自己素来是眼里不揉沙的性子,此次盛紘的那些小心思,实在让她很不舒服,与其相见要做母慈子孝的戏,不如索性避开,数年后再见,也就淡忘了。

  

  “只怕说出去,名声不好听。”父子相连,盛紘的名声不好,长柏也难免受牵连。

  “祖母不必忧心,就说那儿有位名医,孙子请您去寻医的。”

  盛老太太失笑:“当心吹破了牛皮,真有人去你那儿寻名医。”

  长柏笑道:“那就说,那名医云游四海,替祖母瞧好了病后,又走了。”

  

  老太太摇头而笑,忽觉心胸开阔,往事也不那么可鄙可恨了。

  

  门外的汗牛听的满头大汗:完了完了,今日大少爷貌似又在内宅说了很多话呢。

  

庶女明兰传(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最新章节http://www.bookhai.com/shunvminglanchuan/,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赵氏虎子祖宗在上木叶的恶霸忍猫孤单又灿烂的巨星医巫法则诸天之从国漫开始我只想做个平凡小妖妖魔app(我家网络会变身)横推三千世界精灵之黑暗虫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