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书海文学网 > 庶女明兰传(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

第227章

庶女明兰传(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 | 作者:关心则乱 | 更新时间:2017-10-10 13:23:07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王老夫人指着女儿骂道:“出嫁前我是如何教你的,孝乃天地立身之本,为人子媳的,持家理事或相夫教子,在这个孝字前都得退一射之地。你倒好,行此禽兽不如之事,我们王家的脸都叫你丢尽了!”

  

  王氏大哭道:“娘,女儿确是错的厉害!给爹娘兄嫂丢人了,娘,您要打要骂都成,只求能宽宥了我!”

  

  王老夫人心酸的厉害,抱着女儿哭道:“我的儿,你怎么这么糊涂!我宽宥你容易,可姑爷家怎么说得过去?!”她又抬头对盛紘道:“好姑爷,她害了亲家老太太,实是罪过大了,你预备如何处置此事?”

  

  因小女儿的提醒,盛紘多留了个心眼,此时越听越疑惑:“岳母…言下之意,全是柏哥儿娘…”他踌躇不前,转头去看明兰。

  

  明兰肚里大骂这个便宜爹拈轻怕重,索性直言道:“老夫人明鉴,前日我家老太太好端端的,忽然病倒不醒,我等原以为只是天热骤病,谁知经太医细细诊断,竟是中毒。”

  

  她与王家本来进水不犯河水,可进门至今,王老夫人只一个劲儿的说自己女儿如何如何,没半句问到祖母安危,可见此行目的,索性直截了当说出来好了。

  

  王老夫人面带惭色:“我已知晓了,王家真是万万无脸见亲家。”说着,又重重打了王氏背上几下,骂道:“都是你这糊涂的,怎么这般不知事!”

  

  这次连王氏也听出不对劲了,挂着泪水诧异道:“娘…你…?”她们母女从一见面就激动万分,一个说一个骂,然后抱头痛哭,也没把事情说清楚。

  

  明兰嘴角噙笑:“看来老夫人以为,我祖母之事全是太太所为了?”

  

  王老夫人听出这话有异,再看女儿女婿神情或惊或怒,心中疑惑,便转头去看康晋身边的那个老妪——不是说,王氏对婆母心生怨愤,所以下了些致病之物么。

  

  见此情形,盛紘和明兰已确定一半,父女迅速对视一眼。

  

  那老妪丝毫不慌,轻轻推了康晋一下,呆呆静立的康晋恍若骤醒,连忙朝盛紘拱手道:“姨父容禀,我娘已一日一夜未归,家中心急如焚,可否先请我娘出来一见?”

  

  盛紘心中恼怒,沉声道:“明兰,先将人带出来!”

  

  明兰走到门边,遥见绿枝已等在院门口,远远的挥了挥手,然后自回到屋里。

  

  绿枝后头跟着两个婆子,中间挟着康姨妈迅速走来,进到屋里,众人只见康姨妈一身姜黄薄绸夏衣,身上头上倒无不妥,只腮帮子发红,明兰知道这是刚扯去塞嘴的巾子所致。

  

  王氏看着姐姐身上自己的衣裳,闷声不响;她想起刘昆家的来回报康姨妈被绑坐了一日一夜,身上屎尿便溺,臭不可闻,着实狠狠吃了番羞辱痛苦,心中对明兰更畏惧几分。

  

  康姨妈受了一番罪,本来神情萎靡,一见母亲兄长和儿子,顿时精神一振,用力挣开两个婆子,跌跌撞撞的扑到王老夫人腿前,嚎啕大哭:“娘呀,你总算来了!女儿可被折磨的狠了,盛家…呜呜…他们欺人太甚,女儿真恨不得死了的好!”

  

  康晋也跪到母亲身边,母子俩一顿痛哭;明兰扯扯嘴角,挥手叫那两个婆子先下去。

  

  盛紘看见她就有气,原本自家好好的,父子儿女共同奔在繁荣盛家的道路上,今日会闹到这般不可开交,全是这个毒妇的缘故,如今还有脸和母亲儿子哭。当下冷笑道:“我母亲尚在挣扎病榻,大姨姐可千万活好了!”

  

  王老夫人缓缓拭泪,这个小女婿素来谦和孝顺,今日口气这般,恐怕内中另有隐情,正犹豫间,康晋身旁的老妪哀哀哭道:“我可怜的姑娘,自小到大何曾这般委屈过!”

  

  受了这个提醒,王老妇人沉下面孔:“不知我这女儿有什么不妥的,做大姨子的,莫名叫扣在妹子夫家,这事着实旷古未闻!”

  

  盛紘被当头骂了一通,正欲辩驳,明兰抢先一步,看着那老妪,微笑道:“这位便是祁妈妈罢。果是姨妈身边第一得力之人。不单妈妈能干,妈妈的两个儿子也极得姨妈重用。”

  

  王老夫人脸色不悦,康姨妈满心仇恨,赶紧大骂道:“长辈说话,有你什么事?!随意插嘴,小妇养的,果是没有规矩!”

  

  盛紘一听‘小妇养的’四字,心头怒火万丈,冷冷道:“连个外家奴才都能插嘴,我女儿在自己家倒不能说话了?也不知这是哪来的规矩?!”

  

  王老夫人被不轻不重的连带了一下,强自忍住,同时拦着大女儿不让再说。

  

  祁妈妈心中大震,心道儿子果然被盛家捉去,这下麻烦大了。

  

  她抬头看着明兰:“看来老婆子那两个不成器的儿子也在亲家姑奶奶手里了。真不晓得,一家人有什么事不能好好说,姑奶奶非要行那下作手段,当街掠人,禁锢嫡亲姨母,说出去,真不敢叫人相信这是是书香门第的盛家作为。”

  

  好厉害的口齿,三下五去二就把重点引向手段问题,绕过了事发根源。

  

  明兰丝毫不以为忤,微笑道:“这点子手段与那下毒之人相比,还是小巫见大巫了。何况,用些非常手段,也是为了几家人的脸面。真像祁妈妈所言,都摊开来好好说,恐怕王康盛三家,以后都别出去见人了……王家尤甚。”

  

  王舅父始终皱着眉头,闻言问道:“此话怎讲?”

  

  明兰冷笑两声,从袖中取出厚厚一叠纸,先取头两张叫刘昆家的交给王老夫人,同时娓娓道:“大约两个多月前,康府的祁二管事经掮客尤大引路,识得了城西一个偏僻道观里的老道。这名老道最擅长的便是炼制各种下作的丸药汤剂,平素专给那窑子青楼供货。”

  

  从□,迷幻药,避孕药,堕胎药,甚至伪作处子的凝红丸,货品齐全,种类繁多,更兼服务周到,质量上乘,生意甚是红火。

  

  明兰指着王老夫人手中的纸道:“这是那掮客尤大和祁二管事的供词画押。”

  

  王老夫人年纪虽大,但眼睛耳朵都还很灵光,供词上写的十分清楚,王舅父夫妇也凑过去看了,王舅母侧脸看了祁妈妈一眼,不掩鄙夷之色。

  

  祁妈妈脸色难看之至,强嘴道:“这不争气的东西……”

  

  王氏大喝一声,骂道:“你给我闭嘴,怎么做奴才的!让主子把话说完!”她再糊涂,这会儿也明白过来了,只希望明兰加把劲,把康姨妈的罪钉死了,否则自己便得当替罪羊!

  

  她边骂边瞪着自己姐姐,康姨妈别过脸去不看她。

  

  明兰接着道:“此后大半个月,祁二管事常与那老道吃酒套交情,终有一日祁大管事亲自出马,叫那老道制一种毒药,既不能叫银针试出来,又是快。那老道一开始不肯,被劝说些日子后终于答应,献上个土方,以上百斤出芽银杏炼出极浓的芽汁。只消吃下少许,片刻即可致命。”

  

  她又将手中纸张拿最上头两三张,让刘昆家的递过去,“这是那老道的供词画押。”

  

  王老夫人看着供词,手指开始微微发抖,王舅父方看了几眼,就心有不忍的连连摇头,康晋凝视母亲不敢置信。

  

  “祁大管事付过两百两定金,那老道就立刻动手。因要购入大批生芽银杏,零散农户不能供足,老道就寻了四家偏远的小生药铺子,将其陈年废置的存货一购而空。”

  

  明兰再拿过去几张花花绿绿的纸,“这是从那四家铺子出货单上抄来的,还有当时经手掌柜的证言。短短七八日,那老道共买了一百十二斤生芽银杏。”

  

  “老道日夜赶工,终炼得三瓶毒药,祁大管事再付八百两银子,那老道交付两瓶,自己偷留了一瓶。”明兰朝绿枝做了个手势,绿枝小心翼翼的取出一个小小的白瓷瓶,这次却是交给盛紘,“我已请太医看了,这瓶中的毒药与老太太点心中的毒是一样的。”

  

  盛紘看着这小瓶子,脸色铁青。

  

  “康姨妈得了这两瓶毒药,又过了好些日子,到了前日清早,我家太太未如往常那般使人去买老太太爱吃的点心,反而康府一个叫金六的小厮去聚芳斋买了第一炉出来的芙蓉莲子酥。约一个多时辰后,祁大管事亲自护送善全家的将点心送来盛府,交在太太手上。”

  

  明兰把手上最后几张纸递了过去,“这是祁大管事和那媳妇子的供词画押。”看着王老夫人等人读那供词时,她还补了一句,“那善全家的,原是姨妈的贴身大丫鬟。”

  

  话说到这里,已十分清楚明白了。

  

  康姨妈脸色惨白发青,不敢去看母亲兄嫂的脸色,只半依在袖子里轻声抽泣,盛紘愤而去瞪妻子,王氏羞愧的低头哭泣,不住喃喃道:“我真不知那是毒药呀……”

  

  明兰跟绿枝吩咐几句,绿枝连忙走出门去,不过片刻,两个侍卫押着个遍体鳞伤的人进来,康姨妈一看,几欲昏厥过去。

  

  那人跪在地上,哭叫的震天价响,冲祁妈妈道:“娘,娘,快救救我罢!咱们熬不过去了,大哥不知还活没活着,快救我一条命罢!”

  

庶女明兰传(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最新章节http://www.bookhai.com/shunvminglanchuan/,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农园医锦入我神籍无敌从剥夺开始我是崇祯帝我真是武者大佬一直剧透一直爽和谐游戏武仙传承系统第一重装绿茵锋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