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书海文学网 > 庶女明兰传(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

第225章

庶女明兰传(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 | 作者:关心则乱 | 更新时间:2017-10-10 13:23:07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王氏也想到了这点,思量了片刻,有气无力道:“就说家里遭了贼,是里外勾结,不但失了贵重物件,还惊病了老太太,这才请姑奶奶帮着查找失物呢。”

  

  明兰表示满意:“这样说很好。”家里出了内贼,的确不是光彩事,如此要求下人集体封口,不许议论,也不算十分突兀。

  

  “那……内贼是谁呢?如今人都撤了,总得有个说法呀。”王氏如学生见了师长般,询问的十分客气——她如今怕明兰的很。

  

  “当然是钱妈妈。”明兰不假思索,“不但窃取财物,还偷听主子说话。正好一并发落了。”

  

  说起钱妈妈,王氏疑了下,小心的看着明兰:“这老货的确该杀,可…到底在府里几十年了,不如…饶她一条性命?罚她苦役罢。”总归朝夕相伴了几十年,她见钱妈妈和刘昆家的两个,比见儿女和丈夫的时间都多,真要人死,她又心软。

  

  明兰正要走出去,闻言就停步在门口,转头来看王氏,脸上露出很怪异的神情。

  王氏被她看的浑身发毛,讪讪道:“若你觉着不妥,就当我没说。”

  

  明兰静静盯着她,缓缓道:“小时候我曾问老太太,太太心胸狭窄,又自私糊涂,您当初干嘛挑她做儿媳?老太太说,太太纵有千般不是,却有一个好处。她是个心软的,没那歹毒阴狠的肚肠,纵是给她把刀子,她也想不到取人性命上去。”

  

  后面半句还有,当年的事,王氏想反正卫姨娘结实好生养,就让林姨娘兴风作浪,卫姨娘吃了苦头,或没保住孩子,将来两人必然斗成死敌,她好从中取利。

  

  待卫姨娘真死了,王氏也稍稍内疚了一阵(她认为自己责任极小),每回盛府去庙里捐长明灯,她总也老实的给卫姨娘多出一笔银子。

  

  “老太太还说,只可惜太太性子轻信,容易叫人撺掇。有康姨妈这种心地邪恶之人在旁,她总也不放心。将来太太明白了,不和康姨妈来往了,她就放手都交给你,也叫太太摆摆做婆婆的款儿,一家人舒舒坦坦过日子。”

  

  说完这话,明兰心头一阵酸涩,眼眶发热,难过的摇摇头,走了出去。

  

  王氏怔怔的坐在那里,心乱如麻。她怎么会落到这个地步?

  

  小时候住在小镇上,虽非大富大贵,但叔叔婶婶待自己如珠似宝,便要天上的星星,叔叔也装模作样的去搬梯子,逗的自己哈哈大笑。冬天夜里她怕寒,婶婶怕汤婆子烫着她,每夜把她的小手小脚捂在自己胸腹上睡。

  直到十岁出头,父母才接了自己回家。家里那么气派,来往的客人非富则贵,还有个几乎不认识的姐姐,那么美丽,气质那么高贵,学识又渊博,她不禁自惭形秽。

  其实她一直很想念那个山清水秀的小镇,还有疼爱自己的叔叔婶婶,爹娘也很疼自己,但总是很忙。身边的妈妈对她说:“你叔婶只是买卖人,你爹是皇上器重的大臣,你娘是是能进出皇宫的诰命夫人。你是要回下九流做商户人家的姐儿呢,还是做官宦高门的千金?”

  从那时起,她努力端起架子,学着姐姐的样子,决心做个让人人高看的大家闺秀。

  这两年也不知怎么了。刘昆家的劝,华兰劝,儿子儿媳劝,那些好好的话,自己一句也听不入耳,反倒是康姨妈说些不三不四酸不溜秋的,自己却爱听的很。

  渐渐的,她满肚子都是怨气,越来越觉得全天人都对不住自己,时时想着要找人出气,就跟入了魔似的。

  想起和善慈爱的叔叔婶婶,那么好的人,若叫他们知道自己现在变成这样,该有多么伤心呀;她还可以去找女儿倾诉求助,可若叫她知道母亲做出这种事,华兰会用什么眼光来看自己?还有长柏……她有什么脸去见儿子呀。

  怎么就落到这个田地呢?王氏悲从中来,伏在桌上放声痛哭。

第195回 世间道 之 魍魉

  盛府占地虽不足百亩,然人口更少,自三个女儿出嫁,长子外放,统共盛紘夫妇和数个姨娘所居的正院,长枫夫妇所居院落,及寿安堂一处,三个婴孩均附居亲长。

  便是因长栋年齿渐长,盛紘将墨兰原先所居小院拨给了他(要动如兰和明兰的院子,得看老太太和王氏脸色),空落房屋依旧许多。是以明兰欲寻个人迹少至的僻静地方做审问之用,倒是不难。

  

  康姨妈被两个婆子叉着拖行了好一段路,头昏眼花间到了一处排屋,依稀记得这儿原是堆放杂物的。两个婆子提着她转了几个弯,然后缩在屋里一处小槅间。康王氏直恨不得破口大骂,痛打这两个婆子一顿,可下颚脱臼半身酸软,既喊不出也挣脱不出。正满心怨毒之际,只听一阵响动,她抬头一看,只见她的死对头步履悠然的进了屋来。

  

  小桃端了把杌子放在空地上,明兰缓缓坐下,几个彪形大汉拖着四个仆妇从外头进来,并押着她们并排跪在明兰跟前。这些仆妇衣衫凌乱,手上脸上颇有几处伤痕,显是之前挣扎过,当前一个口气泼辣的婆子被制住了手脚,愤愤嚷道:“我们是康家的人,姑奶奶不知什么意思,便是我家太太不和,也没的道理拿我们出气……”

  屠虎啪的一记耳光扇过去,吼道:“叫你说话才许开口!”

  

  那婆子面孔立刻肿起半边高,嘴里咯了一声,吐出半口血,其中还杂了几枚牙齿,她眼泪都出来了,旁边三个仆妇噤若寒蝉,缩着不敢挣扎。

  明兰抬头道:“有劳屠二爷了。”这个下马威甚好,他果懂审问诀窍。

  屠虎沉色一抱拳。

  

  明兰转回头,直截了当道:“我家老太太病了,是你们太太下的毒。今日请几位来,便是说说这事。”

  这四人一齐面色大变,两个惊的真些,两个惊的假些,眼珠转了几圈,在里头小隔间的康姨妈也是面色大变,这四个仆妇俱是她的心腹,其中两个的确知道下毒之事,另外两个想来也影影绰绰能摸到些梗概。

  

  四人面面相觑了半响,一个面目和善的婆子受到同伴的眼色鼓励,便强笑着:“我的佛祖,亲家姑奶奶别是弄错了罢。这么天大的事,我们太太怎么会……”

  屠虎又是一个重重的耳光下去,那婆子立时满口是血,捂着脸呜呜低泣。屋里门窗都关的严实,只透了几束光线进来,幽暗中,映的屠虎一张脸犹若鬼怪般可怖,只听他冷冷道:“听不懂么?叫你说话,才许开口。”

  四个妇人吓白了脸,身子抖如筛糠,再无人敢随意开口。

  

  明兰心如铁石,半点不为所动:“盛家将要与你们太太对质,是以麻烦众位了。但凡与此事有关的,一针一线也好,都请说出来。回头我重重有赏。”

  四人一片安静,过了半响,一个年轻媳妇子慢慢挺起腰杆——至今为止四人中最镇定的,她傲然道:“太太待我们恩重如山粉身难报!你要我们贪图银子诬陷太太,却是万万不能!”

  明兰轻轻鼓掌,笑道:“好好,好一个忠仆!”然后提高声音,“来人,带上来。”

  

  两个侍卫提着半死不活的钱妈妈进了来,随手摔在地上,四个仆妇一齐去看,只见钱妈妈两手各有几个指头血肉模糊,顿时心头扑扑乱跳。

  屠虎指着钱妈妈道:“拔了四片指甲,什么都说了。”

  明兰冷声道:“盛家叫人欺负到头上来了,我老实说一句,你们太太是别想再回去了……”听到这句话,里面的康姨妈重重一惊。

  

  “你们倘若肯好好说了,我叫你们全须全尾的回去,另有银子赠赏,也算压惊。倘若不然……”明兰语调一变,转头道,“屠二爷,别弄太粗手,拎出去不好看。”

  屠虎咧嘴大笑:“夫人放心,不伤皮肉,俺也有的是法子叫她们死不成活不了。”

  四个仆妇怕的瘫软。

  

  ——这时,外头忽传来个低低的男声:“夫人,我等回来了。”

  明兰认出是屠龙的声音,赶紧让人开门,只见屠龙另几个侍卫扛着三个不住扭动的麻袋进来。他们将麻袋往地上重重一掼,然后弯腰去解捆在袋口的绳索,慢慢露出麻袋里面的人,屋里众人去看,只见这三个人俱被捆的结实,嘴里塞了布头。

  

  那年轻媳妇子惊呼:“祁管事!祁二管事…宋管事…”

  明兰笑道:“屠爷好身手,这么快就回来了。”

  屠龙指着那个宋管事道:“我打听了两句,这厮在康家太太跟前,也是数一数二的红人,索性一道捉了回来。”

  

  按着明兰的吩咐,刘昆家的前去行诈,直接去门房寻祁妈妈的两个儿子,只说王氏已昏死过去,盛家如今乱作一团,康姨妈可信的人手不够使唤,特叫她来叫祁家兄弟去帮忙。

  盛家丰厚殷实,混乱之际,随意揩一把油也是美差,众人俱是心动,刘昆家的却道康姨妈只要最信得过的,加上屠龙几个假扮盛家家丁做戏扮假,便哄了他们相信。

  祁家兄弟并这个宋管事刚出了门口,就叫一口麻袋当头罩下,然后运上马车。

  

  明兰指着这三个人,对她们四个道:“你们不说,他们也定然会说。”当下便有两个婆子相互看了眼,面色转闪不定。

  “成了,你们去忙罢。”明兰神色淡淡的,又转头对屠龙道,“一日可够了?”

  屠龙瞥了眼缩在地上的几个人,笑道:“三两个时辰就得了,管保他们什么都吐出来!”

  

  明兰指着适才那傲气的年轻媳妇子,对屠虎道:“这个忠马车。

  

  明兰指着这三个人,对她们四个道:“你们不说,他们也定然会说。”当下便有两个婆子相互看了眼,面色转闪不定。

  “成了,你们去忙罢。”明兰神色淡淡的,又转头对屠龙道,“一日可够了?”

  屠龙瞥了眼缩在地上的几个人,笑道:“三两个时辰就得了,管保他们什么都吐出来!”

  

  明兰指着适才那傲气的年轻媳妇子,对屠虎道:“这个忠心的,就请二爷亲自动手罢。”越是忠心,大约知道的越多。

  屠虎哈哈一笑,一把提起那媳妇子:“为着自己个儿的黑心肝,毒害良善老人,我呸,贪官污吏的狗腿子还忠心呢!成!我倒要瞧瞧,是我老屠的手段硬,还是她的骨头硬!”

  

  那媳妇子面如死灰,满面痛楚,死死的咬着嘴唇。地上几人都是惊惧交加,有个媳妇已是两眼一翻,吓晕过去,然后侍卫们陆陆续续将人拖出门去。

  待人走干净,康姨妈才被那两个婆子从小隔间里拉出来。一个婆子伸手将康姨妈的下颚托上去,另一个帮着活血松动几下,明兰起身笑吟吟的看着。

  

  康姨妈倚着椅子,半张脸都疼麻了,半响才嘶哑道:“好,我算是小瞧你了!没想到盛家门里还有你这么号人物?这回算我栽了!”她做梦也想不到,明明是上门来验收胜利果实的,却成了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

  明兰恨她入骨,掌心里抠着指甲:“早在姨妈送表妹来侯府那会子,就该想到了。”

  

  康王氏气的浑身发抖,心中又恨又悔,恨的是此人如此难缠,悔的是自己为何不多小心些。其实她也不是没料过若叫人察觉后会如何,不过她算着时间,应先是王氏受疑,再是牵连到自己,接着一通质问扯皮……怎么也该至少一两日才发作起来。

  不曾想方短短一夜,这死丫头下手如此之快,布置如此周全,迅雷不及掩耳,处处抢先,绑票诓骗,无所不为——实在胆大包天之极,打她个措手不及。

  这哪是闺阁深门的大家小姐,分明是办案老辣的陈吏!哪个会想到?!

  

庶女明兰传(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最新章节http://www.bookhai.com/shunvminglanchuan/,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诸朝争霸万界之剧透群废土修真的日常超神大掌教万界神帝重生之我要上头条楼兰刀客你惹不起的赘婿无敌从满级属性开始豪婿((超级女婿)韩三千苏迎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