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书海文学网 > 庶女明兰传(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

第159章

庶女明兰传(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 | 作者:关心则乱 | 更新时间:2017-10-10 12:26:58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到底是自己女儿,王氏口气虽很冲,却也允许了,当下便一阵风似的走了,柳氏默声不语的跟在后头。明兰看的目瞪口呆,这么火爆,该不会是更年期到了吧。

  

  直到人都走了,明兰才赶紧把华兰拉进里屋,舒泰的坐好,上香茗茶点。

  

  华兰瞅着明兰的肚子,笑道:“瞧你这般红光满面,我就放心了,老太太总忧心你瘦的皮包骨呢。”明兰忧愁的抚着自己的肚子:“可别胖的太厉害才好,回头收不回去了。”华兰笑骂:“你个臭美的,这会儿还想着好看呢。”

  

  姐妹来互问长短了几句,明兰便按捺不住好奇,紧着问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呀?太太怎么气成这样。”

  

  华兰喝了口茶,叹息道:“别提了,这阵子娘处处碰壁。先是五妹生了个闺女,她成日担心五妹在夫家受委屈,三不差五的跑去文家气指颐使一番。要说头两回是好的,那文家老太居然说丫头片子哪那么金贵,要两个奶娘伺候着,又不使她银子,要她来废话!”

  

  明兰连连点头,十分捧场,华兰又道,“唉……可说到底,五妹妹是要在文家过日子的,说两句就好,娘也太…”她艰难的挑了个词汇,“去太多次了,每回都要敲打文老太一番…”明兰微微皱眉:“这不好吧。日子长了,五姐夫就是脾气再好,也难免不高兴呀。”

  

  “谁说不是?!”华兰狠狠咬了口喷香温热的小米软糕,“老太太觉着不对了,赶紧将娘叫了去训了两句,娘就委屈的什么似的。唉,接着是三弟成亲,爹老觉着娘没有用心办,几次当着管事的面叫娘下不来台。”明兰忙道:“爹也是太多心了,太太怎会如此呢!”当着人家的亲生女儿,就算是真的也不能说呀。

  

  谁知华兰竟十分公正:“也不是爹空穴来风。娘心绪不佳,难免将气出在旁的事上了。”

  

  明兰默默的,没有接话,华兰接着道:“再接着新弟妹进门了。要说这弟妹呢,也是不错,从新婚第二日起,就老实的给娘站规矩。娘的脾气不好,有时说话有些难听,弟妹也忍了下来,没半句回嘴的。连着两日,叫她端着水盆站在门口服侍,她也一声不吭的照做了,院子里风冷,叫她站就站,叫她跪就跪,唉……娘也真是,这里里外外瞧着,都只会说弟妹贤良孝顺,反是娘做婆婆的,太刻薄寡恩,无有慈爱之心。”

  

  接下来的,明兰想也不用想,定是有人出手了,“爹,还是老太太?”

  

  “是爹。”华兰抿了抿嘴唇,“爹和柳大人素来交好的,当初打过包票绝不会亏待小儿媳的。如今娘却这般折腾人家闺女……这不是打爹的嘴么!爹忍了好几日,娘最近活脱跟我婆婆一个样儿,火气厉害的紧,两人大吵了一架,连旁的事也抖出来了,娘还克扣了弟妹院里人的吃穿用度,唉……我赶着去劝都不顶用。”

  

  明兰半响无语,小小叹了口气,“那后来呢?”

  

  “爹和老太太商量了,以后弟妹院里的事就由她自己说了算,吃穿用度直接朝总账上支领,不必过娘那儿。本想连站规矩都免了的,还是弟妹自己坚持,每日上午去娘那儿服侍。”

  

  华兰语气发涩,也不知是同情生母还是怒其不争,“因这几日娘气着,原不肯带弟妹来看你的,我便自告奋勇领了这差事,谁知老太太却生了气,说哪有叫出嫁的姑奶奶领着新媳妇出门的,又不是盛家没人了,叫娘非来不可。这不,她又跟老太太置气了!”

  

  明兰这次连叹气都省下了,王女士人生最大的悲剧,就是不论敌友两方,段数都比她高,敌方级别高,导致常能轻易取胜,友方水平太强,导致往往看不起她,不愿跟她沟通交流。

  

  “我这儿有几丸清心丸……”

  

  不料华兰摆手道:“没用,你当爹没叫娘吃汤药么。娘三吃五不迟的,一时也不见效。”作为亲生母女,她也受不了王氏如今的脾气,实在暴躁的吓人。

  

  “那怎么办?”明兰担忧的是老太太,可别被气着了才好。

  

  华兰无可奈何的叹着:“有什么法子,我问过大夫了,只盼着这阵子快些过去,再好好吃药,说些高兴的事与娘,想来能好的罢。”

  

  “能有什么高兴的事儿呀。”明兰忧心道。

  

  “还能有什么,不就是林姨娘在庄子里三番五次的折腾,吃了几次苦头后终于累了,如今吃斋念佛,人都老得不成样儿了;还有,就是四妹妹至今未有身孕吧。”

  

  明兰的八卦之心顿时熊熊点燃了,她如今的社交圈子另有一份,已久未听到墨兰的消息了,不用说自己妈的暴躁脾气,华兰也打点精神开讲了。

  

  “……姑母不是与永昌侯夫人交好么,文缨想着那是我妹子,便听来常说与我听。”

  

  墨兰至今无孕,也不能全怪她,事出有因。

  

  万春舸颇有手段,那年虽产下一女,梁晗却依旧宠爱,并于几个月后又有身孕。墨兰只能故技重施,并加大力度,端出一脸贤惠,各种滋补食材不要钱似的流过去。待春舸临盆那日,因滋补的太好了,胎儿过大,她嘶叫痛苦了两日两夜,也没生下来,待胎儿落地时早已憋死了。梁府大奶奶疑心是墨兰使的坏,便狠狠闹了一番,可怎么查都查不出错来,一干滋补之物俱是上品,连太医也说吃食无有问题。

  

  大奶奶只好无可奈何的作罢,可这番却叫梁二奶奶逮住了把柄。梁府庶出大房和嫡出二房斗争久矣,墨兰眼明手快,敏锐的抓住了机会,哭到梁晗面前要休书,说自己对春舸姨娘一片真心,天日可表,却叫人无端怀疑,莫名泼了一盆脏水,她也不想活了,为了不连累夫家,一拿了休书她就寻死去。

  

  梁晗虽对春舸情意颇深,但对结发妻子也十分敬重爱护,见她自进门以来,言行无半分过错,生的文雅秀美,又善解人意,当下也对大嫂不甚满意了,连带着以为是春舸在向娘家表姐抱怨。这事最后闹到了永昌侯面前,梁侯爷狠狠训斥了庶长媳一番,并有处罚,想着墨兰贤惠,又见盛家日渐有势,便叫梁侯夫人着力安抚一番。

  

  至此一战,梁府嫡出一脉大获全胜。梁二奶奶便对墨兰亲近起来,梁夫人也神态和蔼了许多,作为奖励,她亲自对梁晗表示,应该先生个嫡子,这之前,通房妾室当服避孕汤药。

  

  “这不是蛮好的吗?”明兰疑惑道,她就知道以墨兰的心计能耐,一般不会混太差。

  

  华兰白了她一眼,继续讲故事。

  

  打蛇不死。还没等墨兰缓过气来,春舸已调整心态,努力休养身子,打扮停当,以雷霆万钧之势再度杀入争宠大军。好处是,她生产时受了大罪,容色已远不复当年盛况,且很可能,不易再孕了;坏处是,她居然改走柔弱路线,一时惹得梁晗怜惜不已。

  

  墨兰口含一片人参,强作欢笑,以经年老鸨也莫及的架势,频频给自己丈夫介绍美娇娘。梁晗也不是什么意志坚定之人,再心系初恋挚爱,也免不了被花花草草迷糊了眼,今日小红,明日小翠,后日阿黄,好一派风流,春舸姨娘碎了一地芳心,也只好退而居其次。

  

  墨兰手段了得,可伤敌一千,自损八百。她虽成功了分淡了春舸的宠爱的,可也弄出一屋子莺莺燕燕,让夫婿罕有功夫留在自己屋里,遂至今未能怀孕。

  

  在明兰看来,墨兰的战略方针十分正确,男人什么最可怕,莫过于动了真感情,只要没动真感情,上头有礼法家规压着,那些丫头通房不过是过眼云烟,玩腻了,宠过了,也就抛诸脑后了,墨兰这个正房夫人总不至于有危险。可春舸不但是梁晗心爱女子,还是出身不错的贵妾,真是双重麻烦,枪口先对准她,总是没错。

  

  “好在梁府子嗣众多,想来四姐姐一时无有身孕,也不妨事的。”

  

  华兰撇了下嘴,怅然道:“也就这几年吧,总不会七年八年的等下去的。唉,若不是林姨娘当初……算了,到底是自家姐妹,如今瞧她在梁府争斗,我瞧着也不是滋味。”

  

  明兰听着点点头,过了一会儿缓缓歪过头,盯着华兰微微笑。根据她对华兰的了解,她虽有时爱幸灾乐祸,爱盛气凌人,自我了些,但骨子里实是个正派端正的人。她当初恨墨兰跟什么似的,如今居然会怜悯同情她了,一定有问题!

  

  华兰叫她看的发麻,斥道:“小丫头看什么呢!”

  

  明兰故意拉长了调子,慢吞吞道:“妹妹最近闲来无事,看了两本麻衣相书。今日观姐姐面色,印堂发红,两颊带光,面有云瘴,想是有好事了罢。…说吧说吧,也叫妹妹高兴下。”

  

  华兰听她一通胡扯,却忍不住嘴角弯翘起来,满面春风,整个人丰腴娇艳,透出一股子成熟妩媚来,她嘴角含笑:“叫你个鬼灵精说中了,最近是有好事。先呀,是我们家张姨娘有身孕了。”

  

  明兰一脸茫然:“姐夫又纳姨娘了?”这有什么好高兴的。

  

  “你个没记性的,是我公爹的姨娘!”华兰几乎吼了出来。

  

  明兰被吼得耳鼓膜发震,随即恍然大悟,“那伯母,哦,姐姐的婆母,那……”

  

  华兰抑制不住开心,死命咬着嘴唇:“我婆婆闹得厉害,可这事不一样了,她能欺负儿媳妇,却不能对有娠的妾室下手!头一个公爹就不放过她,随即族里的老伯娘,老叔祖母,还有一大群婶子见天儿的来,有的骂,有的训,有的劝。如今我那婆婆呀,自顾不暇了,整日和大嫂算计着呢……”袁家家产不多,要分薄大房的家产,袁家大爷夫妇果然坐不住了。

  

  明兰也很坏心的乐了一会儿,又疑惑了:“就这个,就把姐姐高兴成这样?”

  

  “不止。”华兰大为得意,面犯桃色,“是你姐夫。”她顿了顿,努力缓了兴奋,才道,“你姐夫在京郊看上了一处庄子,地方好,水土也旺,便想买下来。”

  

  明兰抚掌:“置产是好事。”

  

  “好事是好事,可惜咱们银子不够。”

  

  华兰说着没钱的话,神色却很缠绵,只听她低声道:“年前你姐夫到口外办事,驯了匹极神骏的马回来,他喜欢的跟性命一般,谁都不让摸一下。可这回,他咬牙将那匹马给卖了,回家又凑了些,买下那处庄子。我当时也纳了闷了,怎么你姐夫转了性,谁知他将那田地契书交到我手上,说他应承过的,要把我的嫁妆一样一样补回来!原来他私底下到处探查合适的田庄,已是好些日子了!”她眼中发光,手指微微颤抖,兴奋喜悦之情几欲涌出来。

  

  明兰轻轻啊了一声,随即大声赞道:“姐夫真乃一诺千金!”

  

庶女明兰传(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最新章节http://www.bookhai.com/shunvminglanchuan/,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赵氏虎子祖宗在上木叶的恶霸忍猫孤单又灿烂的巨星医巫法则诸天之从国漫开始我只想做个平凡小妖妖魔app(我家网络会变身)横推三千世界精灵之黑暗虫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