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书海文学网 > 庶女明兰传(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

第90章

庶女明兰传(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 | 作者:关心则乱 | 更新时间:2017-10-10 10:42:05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顾廷烨笑的愈发厉害,趴在被褥间直闷闷发抖,明兰伏在锦绣被褥间,被他高大的躯体遮盖在阴影中,恼羞成怒的要去咬他,张牙舞爪的像只刚长出乳牙的小小兽,没有威胁性,倒惹人喜爱;闹了好半响,顾廷烨才算够,叫人进来服侍梳洗。

  崔妈妈早有准备,领着丹橘小桃先进去,拿宽大的袍子裹着明兰入隔间沐浴梳洗,才叫外头的丫鬟婆子捧着盆桶水帕等物鱼贯入内,一拨人服侍顾廷烨,一拨人服侍明兰。

  待明兰完事,穿好里裳还有中衣后出来,只见顾廷烨也是洗漱一新,正叫夏荷服侍着梳头结髻,待两人收拾的差不多了,一个管事模样的妈妈进来,从里屋找出那条白绫喜帕,看了看,微笑着把它收进雕花红漆描金的木匣子里去。

  头朝喜服需得隆重,明兰身着一件正红牡丹掐金锦绣华服,五凤朝阳金丝累珠衔红宝的大头钗,耳坠红珊滴珠嵌赤金流苏耳环,胸前垂挂着双鱼送吉赤金璎珞红宝福锁项圈,腕子上再套这十七八个龙凤金镯,这一身行头几乎把明兰压趴下,偏偏她昨夜奋战过度,浑身肌肉酸痛,一伸手是痛,一抬脚也是痛,崔妈妈心疼,想起明兰身上一片片的青红淤痕,看向顾廷烨的目光未免有些不善。

  顾廷烨也是一身猩红喜庆袍服,自双肩往下织锦绣纹的都是金丝蝙蝠团花,腰系一条松香色弹墨嵌玉腰带,正站在全身大镜前让夏竹整理衣角。

  明兰侧脸看去,忍不住赞一声:这样浓艳热烈的红色,如火如荼,总带有几分阴柔,偏他是个挺拔高大的男子,背直肩宽,生生撑开了气势,一股轩昂英气溢于身畔。

  顾廷烨从镜子里见明兰在看自己,便转身去瞧她,上下打量了一番,才微笑道:“你这样很好看。”明兰点点头,眼露淘气,脸上却很正经,低声道:“你这样也很好看。”

  顾廷烨故作凶恶瞪过去一眼,明兰捧着袖子可怜兮兮的赔笑,须臾之间,两人相视一笑,竟无半分拘束生疏,想来人世间果有倾盖如故之说。

  屋里众丫鬟婆子都低着头不言语,心中暗暗吃惊,盛府的暗想‘姑娘倒和姑爷自来熟’,顾府的暗道‘何曾见过二爷这般好脾气的模样’,更有几个长心眼的偷眼瞥了明兰几眼,想着,这般明艳娇媚的新夫人,想必二爷是极喜欢的。

  按照正常程序,新婚第一天的流程如下,先给直系的亲长磕头,然后认旁系亲戚,接着开宗祠入族谱,中间有空吃饭;因为宁远侯府情况特殊,明兰曾事先暗暗问过,顾廷烨只答了一句:“自是先拜父母。”

  这句话涵义太深刻,太模糊了,首先,他爹早挂了,其次,他妈挂的更早,再次,他现在的妈是后妈,风传继母子之间的关系还不很和睦。

  明兰十分纳闷,这种情况下,该怎样理解新领导的话中意呢。

  正胡思乱想着,门外忽来了一位身着暗褐色素纹锦缎褙子的管事妈妈,站在门旁掀帘子的丫鬟轻轻福了福:“向妈妈好。”

  向妈妈面孔白皙,眉目和善,进门朝顾廷烨和明兰福了福,微笑道:“二老爷,二夫人,太夫人说了,请先去宗祠祭拜老侯爷和白太夫人,她先去等着了。”

  顾廷烨笑着回道:“有劳妈妈了,我们这就去。”笑容很和煦,但没到眼睛。

  明兰忙叫丹橘拿红包塞给向妈妈,向妈妈满脸笑容的接过,然后恭敬的告退;大约是她对向妈妈笑的殷勤了些,引的顾廷烨淡淡的看了她一眼,随后一行人簇拥着向宗祠走去。

  所谓祠堂,就是摆放祖宗牌位并且让人祭奠的地方,古代是个论出身论祖先的时代,据说谁家的祖宗牌位越多,祖宗越风光,就表示谁家越源远流长,是世代名门。

  当初在宥阳祭祖时,明兰跪在下面闲极无聊,曾细数过盛家祖宗牌位,结果——哎!难怪以盛家的声望财势,在家乡依旧不敢充老大。

  听品兰八卦,传说盛老太公根本就是小乞丐出身,连自己姓甚名谁都不知道,一日听个兼职要饭的算命先生说书,言道:盛世即将至矣。一群饿的惨兮兮的小乞丐心中生起希冀,老太公这才咬牙活下来,后遂以‘盛’为姓,顺带给自己起了名字。不过,品兰的八卦十成里面倒有九成是虚构的,原因是她也不耐烦在祠堂长跪,幽怨之余便肚生诽谤。

  其实嘛,盛老太公虽是幼年丧亲,自小流浪乞讨,据说依稀还记得自己爹妈,但再往上的祖宗就死也记不起来了;他又没韦都统的胆量,敢叫老婆把祖宗三代一概编好了后上报朝廷听封,所以盛家祠堂的牌位实在挺寒酸的,加起来都不满一串葫芦娃。

  所以当明兰站在顾家祠堂里,一股莫名的自卑之意油然而生。

  幽深庄严的高柱大堂,坐北的整面墙都打铸成供桌祭台,八九寸高的阶梯状牌位格一层一层的往上垒,足有十七八层高,看着密密麻麻的牌位,明兰不由得一阵气短。

  秦太夫人已在祠堂了,她一见了顾廷烨和明兰,便微走几步,温雅而笑道:“昨日可累坏了吧,好了,赶紧来上香磕头吧。”

  丫鬟早在供桌前备好了蒲团和线香,明兰视线溜过去,只见最下排正中间有一块颇为簇新的,上书着‘先考顾公偃开之位’。明兰心里了然,在顾廷烨身旁亦步亦趋的跟着,恭敬的在蒲团上跪下,然后焚香祷告,最后将线香放入鼎炉,方才礼毕。明兰侧脸,只见顾廷烨定定的望着最下方靠右一块陈旧牌位,上书着‘先妣顾门白氏之位’,他眼神微微黯淡。

  明兰再一定神,只见顾老爹牌位旁放着两块略小些的牌位,一块是自己正经婆婆白氏的,还有一块更精致金辉些的上书着‘先妣顾门秦氏之位’;明兰忍不住看了旁边的秦太夫人一眼,心想,要是她也挂了,牌位上该怎么写?这年头牌位不流行刻女名,这岂不容易撞车?

  顾廷烨很快回过神来,转身朝太夫人道:“该给太夫人行礼了。”

  秦太夫人坐在侧边,神色感伤,拿帕子摁着眼角,轻轻摆手道:“不用了,不用了。”

  “礼不可废,太夫人切莫推辞。”顾廷烨声音很低,但态度很坚决,明兰很贤惠的嫁鸡随鸡,连忙叫丹橘把那两个蒲团到太夫人面前摆好,做出准备下跪的姿态。

  秦太夫人眼看推辞不去,便端坐着笑而受之,二人行完礼后,明兰还得了一对极通透的翡翠缕嵌金丝玉镯,外加一个沉甸甸的秋香色缀锦绣珠的葫芦形荷包。

  这个头磕的蛮值的。

  “去瞧瞧你大哥吧。”秦太夫人欣慰的望着二人,眼角泛着水光,“他这两年都没好过,年前起愈发病重了,如今连床都离不了;瞧见你成家立业了,他不定多高兴呢。”

  顾廷烨神色黯淡,似乎也颇为难过,轻声道:“这是自然。”

  随即,一行人前呼后拥往正院走去,一路上颇为安静,只闻秦太夫人偶尔唠叨几句顾大哥的病情,可她到底是长辈,不好说太多显得不稳重,说了几句也静了下来,明兰是新嫁来的小媳妇,不好太能说,只好闭着个河蚌嘴装腼腆;顾廷烨根本不想讲话,脸色黯淡,神色郁郁,明兰打赌,若问他,他一定张口就来:大哥病重,我心里难受。

  明兰侧眼旁观,这厮绝对口不对心。

  走了大约一盏茶功夫,明兰一行人终到了正院,刚走进二重院子,便闻到一股浓浓的汤药味,明兰随着太夫人后头跟入,来到一间大大的卧房里,青砖铺地,绒毯覆盖,一干装饰物件全无,从墙边的案几桌架到床前,全摆满了各式药罐药炉,连东侧的百宝阁上都摆满了瓶瓶罐罐,外头已是阳春三月,屋头却还生着旺旺的炉火。

  紫檀雕绘藤草鸟虫花样的床铺里躺着一个男子,床榻旁坐着邵夫人,她正暗暗垂泪,闻听脚步声,忙拭去面庞上的泪水,站起迎人。

  “煜儿,你二弟来瞧你了!”秦太夫人轻呼一声,见顾廷煜想坐起来,连忙上前把他按住,握着他的手轻轻拍着,一边轻声念叨,一边眼眶发红。

  尽管明兰对太夫人把自己省略的行为十分不满,也微笑着面庞上前,随着顾廷烨老实的躬身行礼:“见过大哥。见过大嫂。”

  邵夫人忙起来还礼,顾廷煜微微撑起身子,邵夫人帮他靠在枕头上,他对着顾廷烨点点头,然后朝明兰微笑道:“让弟媳见笑了,愚兄着实不中用。”

  明兰忙道:“岂敢,兄长养病要紧。”她抬眼间,大吃一惊,这顾廷煜虽病的奄奄一息,面色蜡黄,枯槁瘦弱的只剩下一把骨头了,眉眼却与秦太夫人很是相似,且更为秀美精致,明兰自来古代后所见人中,只有齐衡的相貌能与之一比。

  差别在于,齐衡形之俊朗,顾廷煜则多有阴柔,他说完话又低低的咳嗽了几声,苍白的脖颈上暴起几条病态的青筋,脸颊上泛出不正常的红晕。

  “我的儿,你且歇着罢。”秦太夫人似乎心都碎了,抚着顾廷煜的手背轻轻颤抖,这种母子间的情谊,似是完全真实关切。

  顾廷煜微笑着握着太夫人的手,眼睛只一个劲儿的看着顾廷烨,从他挺拔的身躯一直看到他充满生气的面庞,眼中流露出几分羡慕和阴霾,他喘了几口气后,才能开口:“你终肯来见我了,也罢,终归是天意,该腾位子的终得腾出来,一次是这样,两次也是这样。”

  顾廷烨也定定的看了兄长一会儿,然后一脸抚慰道:“大哥说的什么话,大哥不过是如今身子不利索些,待养好了身子,一切都会顺当的。”

  顾廷煜苦笑了一声:“你到底是长进了,也学会说这话了,看来这几年外头没白历练;也好,如今这府里也就你撑的住了。”

  顾廷烨低头不语,过了会儿,又微笑着劝慰了几句,颇有几分兄弟情深的意思,顾大哥说了几句就又开始咳嗽发烧,昏昏的睡过去,众人轻手轻脚的退了出来。

  太夫人神色忧郁,走时回头与邵夫人道:“你怕也还未用饭吧?叫丫头婆子看着煜哥儿罢,你先与我们一道用饭。”

  邵夫人推辞了几下,便跟着一道出去了,众人随行着朝东侧厢院走去,一脚跨进去,只见里头正摆放着一满桌的饭菜,一个年轻的妇人正忙碌的张罗着。

  这妇人生的一张芙蓉瓜子脸,身着一件玫瑰紫的遍地缠枝芙蓉花的锦缎褙子,斜堕马髻上插着一支金托底红宝石牡丹花样的珠钗,一副娇俏可亲的模样。她一见众人都来了,一双大眼睛弯弯笑起来,道:“娘,大嫂,二哥,二嫂,你们可来了,再不来,我若饿的狠了就自己个儿先吃了!”

  这话一说,邵夫人先是容色一喜,笑了出来,太夫人却依旧神色淡淡的,倒不似与邵夫人那般亲热,只道:“开席吧,大伙儿都饿了。”

  邵夫人拉过那妇人,与明兰介绍道:“这是你三弟妹,炜哥儿媳妇,娘家是承平伯朱家,她平日里最是热忱的,你以后日常若闷了,便去与她说话,她定是求之不得的。”

  咋一听见‘伟|哥’二字,明兰差点儿被口水呛死,然后才想到古代那玩意哪好像不叫这名字,估计是顾家三弟顾廷炜,秦太夫人的亲生子。

  明兰笑着点点头,忽然为难起来,论年纪,她比朱氏还小了好几岁,可论辈分,她却是二嫂,正想着怎么称呼时,那朱氏倒一点不在乎的挨过来,笑嘻嘻福了福,道:“二嫂好,请二嫂安。”

  明兰红着脸,只能道:“弟妹也安好。”然后从丹橘手里接过早备好的荷包递过去,朱氏神色自然随和,乐呵呵的接了荷包:“做小儿媳妇就是好,要是多几个哥哥嫂子就更好了!”

  众人一齐笑了起来,连太夫人也忍不住扯出几丝笑容。

  待摆好了饭,众人一一入席,明兰见邵夫人和朱氏都还立着,便也很自觉的站在一旁,打算服侍布菜,太夫人忙摇手道:“你们也坐下吃饭罢,别说新婚三日无大小,且我家也没有这般死硬的规矩,来,坐下罢。”然后又指着顾廷烨道,“你去外厢间吧,你三弟等着呢,你们哥儿俩多少日子不曾相聚了,这便好好聊聊,回头用过早饭,咱们再认亲。”

  顾廷烨躬身允诺,走到明兰身边,低声道:“我先过去了,你……好好吃饭。”虽面无表情,但关切之色溢于言表。

  太夫人转头吩咐丫鬟什么事,似未瞧见,只嘴角含笑,邵夫人微笑而视,心中一阵些微的酸涩艳羡,朱氏却不加掩饰的笑了出来,笑道:“二哥,咱们不会吃了二嫂的!”

  顾廷烨朝众女眷微一抱拳,含笑出门而去。

  明兰红着脸低头而站,有些手足无措——很好,很好,她现在已经能基本控制脸红了,什么时候能自如控制脸红的程度,她就算出师了。

  明兰轻抬眼睑,偷眼溜了一圈众女眷,从目前来看,一切都很正常,婆婆和蔼可亲,大嫂端庄贤惠,弟妹活泼亲和,亲戚间气氛十分和谐温馨,如果这一切都是真的话,那自己的运气着实不错。

  不过,自打被泥石流淹过之后,明兰明白了一件事,生活总是处处充满惊喜的,只是不知道宁远侯府会给自己什么惊喜了。

第106回 宁远侯府众生相.下

  圆圆的红木八角雕牡丹浮纹大桌上摆放了好些吃食,正中是一笼热气腾腾的小笼包,周围团团摆着红豆玉米面发糕,鹅脂酥炸豆沙麻团,四色葱香花卷,油炸麻花果子,还有枣泥山药糕,边上的小桌几上搁着甜咸两色粥点,金米南瓜粥和香菇鸡粥。

  明兰顿时食指大动,但她不断的提醒自己,这是在婆家,注意气质。

  太夫人率先入座,左右一瞧,笑问:“灿丫头呢?她嫂子们都到了,她还不出来?”

  侍立在一旁的向妈妈正在盛粥,转身答道:“七姑娘说,她与孙小姐和少爷一道吃了,回头再来拜见二夫人。”

  邵夫人在太夫人身旁坐下,面上似有淡淡的笑意:“这些日子多亏七妹妹了,有她陪着娴姐儿我便放心了。”

  朱氏已拉着明兰坐下,正轻声问她吃什么粥,闻听此言,便笑道:“我家妹妹脾气是最最好的,恭敬孝顺,又喜欢小孩子,将来不知哪个有福气的得了去!”

  太夫人轻斥道:“别胡说,叫你二嫂笑话了。”

  明兰接过香菇鸡粥,清香四溢,边笑道:“您说哪里的话,我在家中便听说七姑娘最是才气纵横,京中闺秀中那是数的上的;如今才知道,廷灿妹妹不单诗文才学好,还慈心友爱,真是难得之极。”这话不是瞎掰,一回连姐儿和墨兰吵嘴,连姐儿曾大声道‘我那宁远侯府的七堂妹比你诗文书画强多了’云云。

  太夫人面上一阵喜悦,连声道:“莫把她夸坏了!那丫头不懂事的很!”

  明兰微笑着低头用饭,咸鲜的粥点配着酥脆的麻花果子和麻团吃,满口生香。

  如果她记得不错,这位顾廷灿小姐比自己还大几个月,似顾家这种久居京中的有爵之家,府中的小姐都是早早说好亲事的,可她为什么会迄今还未有着落呢?若是为先帝守孝,而耽搁了一年倒也正常,可听口气似是连意向人家都没有。

  原因不外乎一个,就是原先瞧好的人家有了变动。不是人家瞧不上顾家,就是顾家瞧不上人家了;先帝驾崩新皇即位这两三年间,京中半数以上的显贵都受了牵连,有爵之家荣辱变动极大,这倒也不奇怪。

  食不言寝不语,后者顾廷烨做不到,前者他后妈倒做到了,众女眷用罢了饭,丫鬟们端着水盆盂盅帕子鱼贯进入,明兰略略洗漱过后,端茶浅啜。

  抬手,拈指,沾水,漱口,端茶,一整套动作温婉和煦,流水融畅,极是优雅漂亮,一旁的朱氏侧眼旁观,心中略略惊奇:这个四品文官家的庶女教养倒好,不论是显赫富贵的喧嚣排场,还是肃穆严正的礼数规制,她似乎丝毫不放在眼里,始终是不惊不惧,不慌不忙;站也笑意盈盈,坐也悠然自得。

  听闻盛家老太太原是金陵勇毅侯府嫡出大小姐出身,最是尊贵高傲,徐家现下是不行了,可当年却极盛的,想到这里,朱氏了然了,听说这位新夫人是自小养在老太太跟前的,难怪举止派头大是不凡。

  那边厢,明兰艰难的用三根手指托着茶碟,脸上还要一派含蓄微笑,心中暗道,孔嬷嬷当初到盛家授课时怕也没想到,她所教的内容四个女孩中倒有三个用上了。

  精英教育家就是不一样嘎,效率就是高!

  大约是吃饭用时长了些,向妈妈转头瞧了瞧滴漏时刻,轻轻禀道:“太夫人,时辰差不多了,怕是四老太爷他们都已等着了,索性我请七姑娘他们自过去罢,从他们用饭的地方过去,还更近些。”

  太夫人想了想,点头道:“也是。”她转头朝着明兰她们微笑,“喜事临门,咱们胃口都开了,居然吃了这许多功夫,咱们这就过去罢,总不好让大伙儿都等着。”

  明兰三个垂首恭立,纷纷应声,随着太夫人一道出去了。

  刚走出几步,只见顾廷烨和另一个年轻男子站在庭院处,待明兰等人走近一瞧,那男子眼畔生花,唇红齿白,生的与顾廷煜十分相像,却又多了几分明朗英气,他一见太夫人一行人,立刻躬身拱手,眉眼开朗:“母亲,我正与二哥说这园子呢,什么时候咱们也学靖宁侯家,栽上满满的槐树就好了。”

  太夫人瞧见小儿子不由得微笑起来,轻斥道:“你个不长进的,成日里只知道玩耍,也不知读书进武求个上进,没的叫你二哥笑话了!”

  顾廷炜伸出一条胳膊搭在顾廷烨肩上,眉花眼笑道:“母亲,我自小便是如此,二哥什么时候笑话过我?小时我爬树掏鸟窝下不来,又怕挨责罚,不敢叫您知道了,回回都是二哥偷着把我背下来!是吧,二哥?”

  顾廷烨微笑着看了他一眼:“你是当爹的人,也该学着些经济仕途了。”

  太夫人愈发笑容可掬:“由你多督导着这猴儿,我便也放心些了。”随即,她转头与明兰道,“这不长进的便是你三弟。”

  明兰微微挪动脚步,上前半步,低头垂目,轻道:“三弟。”

  顾廷炜肃容拱手:“二嫂。”

  两团人并作一团,朱氏很自觉的走到丈夫身旁,明兰木木的慢半拍反应,顾廷烨等了半天,只好自己走过去站到明兰身边,忍不住瞪了她一眼,却见她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一副懵懂状的眨呀眨的,庭院中清晨的雾气刚散去,染着她的纤长的睫毛略有湿漉,顾廷烨心中一软,低声询问:“可吃饱了?”

  明兰苦着脸轻轻摇头,神情悲愤。

  顾廷烨轻声:“回去再吃。”

  明兰立刻点头,一脸讨好,若她此刻有尾巴必定也拿出来摇上一摇。顾廷烨嘴角轻轻一弯,缓缓的把头回过去,一副正经模样。

  邵夫人扶着太夫人在前头走着,后头两对夫妻跟着,一行人绕过海棠垂花门,沿着东侧厢院前门的碎石幽径前行,不一会儿侧入正院,绕过一屏极其阔大高伟的万马奔腾大理石刻照壁,眼前便豁然开朗,只见一片极宽敞的甬道,正面前走五十余步,是一间十分广阔的敞亮大厅堂,一排十六扇明亮的朱红漆木大扇门俱已打开,上头上书匾额‘瑞萱堂’三个大楷,浑厚劲道,似有金石之气。

  明兰这才抬眼打量周围,只见触目尽是简约厚重之摆设,较之襄阳侯府的奢贵富丽,这里更有一番朴素高华的骄傲,端的是气派非常。

  众人走近,门口一个四十多岁的管事模样的人上前来垂首作揖,他面貌精悍,朗声道:“太夫人,侯夫人,二爷,二夫人,三爷,三夫人,快快请进,两位老太爷都已到了。”

  太夫人微微颔首,邵夫人侧头看了眼她,才转头道:“辛苦秦管事了,去通报一声罢。”

  秦管事应声进去。

  明兰站在顾廷烨身旁,忽然觉得他周身气息无端寒起来,忍不住偷眼看了看他,只见他神色淡然,眉头微微挑起一个上扬的弧度,明兰垂下眼睑,冷不防又见他袖口中的手已捏成拳头,指节微微发白,好在他今日猩红广袖十分翻飞阔大,遮住了许多。

庶女明兰传(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最新章节http://www.bookhai.com/shunvminglanchuan/,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农园医锦入我神籍无敌从剥夺开始我是崇祯帝我真是武者大佬一直剧透一直爽和谐游戏武仙传承系统第一重装绿茵锋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