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书海文学网 > 庶女明兰传(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

第51章

庶女明兰传(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 | 作者:关心则乱 | 更新时间:2017-10-10 09:18:30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第54回 襄阳侯府一日游.下

  蜿蜿蜒蜒的曲径回廊一段接着一段,似乎永远也走不完,明兰心里闷的难受,索性跨出回廊,沿着零星散雪的石子路大步迈开,却始终甩不掉心里的郁气。

  快到中午了,日头渐高,晴雪初好,或近或远的种了许多梅树,梅花淡如浮烟的香气伴着冰雪的冷缓缓沁入明兰的鼻端,明兰深吸了一口气,冰凉清香溢满胸腔,觉得心里畅快了些,才慢慢放缓脚步。

  明兰低着头走路,忽闻一阵脚步,然后头顶响起一个极低沉的男声:“盛…六小姐?”

  明兰吓了一跳,猛然抬头,只见一个粗老的梅花树后转过一个男子,身着暗红色色流云蝙蝠暗纹直褂,边角以两指宽暗金色锦绒滚边,外头罩着一件酱色缎貂皮袍,他朝着走前几步,高大颀长的身材背光遮出整片巨大的阴影,明兰生生被罩在里头。

  明兰侧开几步,终于看清他的面孔,他约二十来岁,挺直的鼻翼在白皙的脸颊上遮出一小块暗影,眼睛眯成一线,线条格外秀长,却透着几分不耐和阴戾。

  明兰心头一动,她终于想起来了,试探道:“二…表叔?”盛家姊妹适才行礼时,是按着平宁郡主那一边来叫的。

  那男子点点头,沉声道:“你与余阁老家大小姐相熟?”表情带着几分不悦和愤懑,目光犹如钉子般,这句话语尾虽上扬,却不是问句。

  明兰心脏跳的厉害,强自按捺下不安,恭敬的福了福,道:“余老夫人与我祖母常一同礼佛,余大小姐也常来我家。”她可什么都没说。

  男子短促的冷笑两声:“余阁老好大的架子,既与大理段氏有婚约在先,何不早去信询问,非得等人家找上门来才‘记起’这婚事?”语气中充满了压抑的不平和愤怒。

  明兰低着头,飞快的思考,她知道与嫣然说亲的是宁远侯二公子顾廷烨,他虽声名狼藉在外,但在求娶嫣然之时倒实实在在规矩了一阵子,还上门诚恳表态过,结果努力了半天,还是没能娶成嫡长女,只给了个继室所出的次女。

  他本不是个好性子的,一口气活活憋到现在,估计怎么也想不明白,刚有些松动口气了,一觉睡醒人家就变卦了,还以迅雷之势嫁去了云南。

  “看来余阁老果是个重信之人!只是为何不早些说明,要知道顾某人也不是非她不可!”顾廷烨语带讽刺,一拳捶在梅花树上,粗壮的老枝干纷摇下一地花瓣。

  明兰后退几步,感受到他强自隐忍却将将勃发的怒气,心惊胆战的看着他青筋暴起的拳头,很无厘头的忽然想起中学课本里面《鲁提辖拳打郑关西》里的情景,小心肝颤了颤,心里盘算了下,知道在这个男人面前用糊弄连姐儿那些话是过不了关的。

  她沉默了一会儿,才抬起头来,简短道:“今年九月初,一女子,名曼娘,携一双稚龄儿女去过余府,余阁老吐血病倒,随后传出来与大理段氏的婚约。”

  其实没那么严重,余阁老吐出淤血后更活泛了。余家把这件事捂的十分严实,但后来余大人执意要结这门亲事,把次女许过去之前,余阁老是去过信的,但余大人置之不理,显然也没有抖出去,平白丢人现眼。

  顾廷烨面色骤变,声音陡然拔高了几个阶:“当真?!”

  明兰点点头,又忍不住退了几步,这哥们的气势委实有些吓人,想着他肯定会回去问,要是曼娘嘴皮子功夫了得,没准也能挽回,便又添上两句:“听说,那位段家的公子似有腿疾,若不是……,余阁老也不至如此。”

  阿米豆腐,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希望没有人知道她曾经在曼娘面前威风过一把。

  那顾廷烨低着头,脸色阴郁,似乎陷入沉思,明兰一看他如此,赶紧福了福,恭敬道:“二表叔,我这就过去了,您……慢慢赏梅罢。”

  说完,不待那人开口,明兰拔腿就走,又不敢跑步,只能轻提着裙子,尽量高频率的迈动自己的小短腿,刚才连姐儿怎么说的来着,戏台子搭在侯府的西边,明兰看了看日头,虽然她是路痴,但不是方向痴,赶紧往西边过去了。

  大约惊险之下,人类的潜力就出来了,明兰一路上居然没被弯弯绕绕的林木回廊给迷惑,只一路往西,然后看见人群渐多,她抓着一个丫鬟问路,便被安安全全的带去了戏台。

  只听的胡琴嗯呀,旦角儿婉转吟唱,显然戏已开场,明兰立刻往戏棚子里走去。

  说是戏棚子,其实便如一个大开着门窗的大堂,里头人头攒动,珠光宝气盈满一室,女客们早已入座,正中自然是平宁郡主和六王妃,然后两边开去,再一排排往下,摆放着许多长凳高椅,十几张海棠雕漆的如意方桌在其中,七八个着青蓝色锦纹褙子的丫鬟穿插,给女客们续茶或添上瓜果点心。

  明兰目光往人群中一转,只见王氏坐在右边第四桌,和一个着粉紫色妆花宽袖褙子的妇人挨着说话,墨兰与一群女孩子坐在一块儿;再往回看,看见连姐儿和如兰坐在左边第一排角落,那里最靠近戏台,却最远离正座中心,两个女孩一个捧着茶碗,一个捏着一把瓜子,正津津有味的看着戏台,一边看一边还说上几句。

  明兰轻手轻脚的挪过去,坐到她们俩旁边,故作无恙道:“哎呀,还是来迟了,这都开锣好一会儿了罢。”

  连姐儿正看的入神,头也不回道:“无妨,无妨,才刚刚唱了个头,正角儿还没出来呢。”

  如兰回头皱眉道:“洗个手怎么这般久?你洗到哪里去了?”

  明兰勉强笑道:“若我自己洗早洗好了,侯府规矩大,小丫头端水拿香胰子找干帕子,来回个没完,才耽搁了。”

  如兰冷哼了下,低声道:“就你事儿多,现在开始好好待着,不要乱跑,免得丢人……”

  话还没说完,忽听一声响亮的长长娇笑,越过整个大堂传过来,铁杆戏迷的连姐儿被打断了,不悦的回头道:“谁笑的这么大声?扈老板最后一句我都没听清!”

  大家纷纷转头,只见正座上,平宁郡主紧挨着嘉成县主,亲亲热热的说着话,好似一对母女,嘉成县主高高抬着下巴,顾盼间神色骄傲,宛如一只五彩凤凰,说笑无忌。

  连姐儿皱了皱眉,转回头继续看戏,如兰撅撅嘴,凑到明兰耳边道:“我瞧这县主也忒没规矩了,若是孔嬷嬷在,定是一番教训,这还皇家的呢?欸,听说六王妃是外戚家族出来的,原本她家是屠户……”

  明兰心里微笑,本朝明令,外戚子弟不得领实差,若入朝堂则不能超过四品,而尚公主的驸马,则只能封爵赏虚衔,所以一般公主都嫁入功勋享爵之家,或者世袭武将,反正这些人家的子弟也不紧着考科举,而真正的清流文官重臣则刚好相反,他们对公主避之唯恐不及,因为一旦娶了公主,就等于宣告他们政治生涯的结束。

  听盛老太太说,五十年前有两位公主,一个瞧上了那科的榜眼,一个瞧上了当朝首辅之子,那两个后生不但风度翩翩,且都家世清贵,连太后都动心了,可那两家人听到风声,不约而同的迅速动手,一家立刻冒出一个‘指腹为婚’的亲家,一家立刻传出儿子八字克妻;这婚事只得作罢,可明眼人谁瞧不出来。

  可见公主是一种华而不实的高级消费品,如同施华洛世奇的高档水晶摆设,看着漂亮,其实没什么用,皇家亲情淡薄,有几个皇帝会顾念自家姐妹,若不是同一母妃的话,搞不好连面都没怎么见过,那些勋贵之家娶了公主,不过是锦上添花,驸马不能纳妾,睡个通房也要战战兢兢,家中翁婆妯娌姑嫂还得看着脸色,客气的端着,累煞人也。

  这位嘉成县主最妙的地方就在于,作为六王爷唯一的女儿,如果一切顺遂的话,她弟弟小宗入继大宗后,她不必承担公主的种种忌讳,但却可以享受到公主所有实在好处;她的丈夫依然可以为官做宰,大权在握,便言官御史也没法子从礼法上明目张胆的攻击。

  难怪平宁郡主这般热情了。

  “啊!”如兰忽然轻呼道,拉着明兰,指向郡主那里,“元…齐家哥哥来了。”

  明兰看了眼连姐儿,见她没有注意自顾着看戏,便向如兰做了个噤声的动作,然后才看去,只见齐衡正在给六王妃见礼,六王妃十分亲热的拉着齐衡左看右看,上下打量,满脸堆笑着和平宁郡主说了几句话。

  明兰几乎可以给她们配音了,必然是在夸齐衡多么俊秀出挑。

  平宁郡主生性要强,因没有亲兄弟撑腰,便在妯娌叔伯之间总要争个高低,从小将齐衡管教的极严,似他这般的王孙公子,早就走马观花斗鸡养鸟,可齐衡却老老实实坐在书斋里,无论京城还是登州,一日来回的去读书,冬夏不改。

  齐衡自小俊秀白净,秉性老实孝顺,各家走动时不免有女眷探问,平宁郡主怕儿子迷花了眼,寻常连亲戚家的女孩子都不让他多接触,尤其谆谆教导儿子要谨防那些殷勤的姑娘,至于房里的丫鬟,郡主更是跟防贼一般,但凡有半分轻狂的,轻则打罚一顿,重则撵卖出去,甚至还有出了人命的。

  在登州时,齐衡就半玩笑道:“六妹妹怕是我说过话最多的女孩儿了。”

  如兰看着那边,轻轻咬着牙,讽刺道:“你瞧?嘉成县主可够热络的,和咱们家那个倒是一般;咦?不过,齐家哥哥怎么……,似乎身子不适?”

  明兰抬眼看去,不知平宁郡主说了什么,只见县主娇羞的挨着她不住巧笑,一双大眼睛却毫不闪避的看着齐衡,流露出思慕之色。

  可齐衡却一副恹恹的,有一句没一句的答话,脸色苍白,神情忧郁,顶棚装点的花朵隔着日光洒下斑驳,一朵朵淡暗的阴影落在他秀美如玉的面庞上,绚丽精致如同少女的花钿。

  明兰微微出神。

  小时候,他最喜欢捏她的小鬏,大些了,他又喜欢揪她的耳朵;明兰躲在寿安堂,他就早早晚晚去给盛老太太请安,趁人没瞧见就随手欺负她一把,明兰搬进了暮苍斋,他就拖着长柏遍寻了借口去找她,她贪生怕死,怕招惹麻烦,气他骗他讥讽他,可他还是回回来。

  她喜欢什么,但凡在长柏面前露过口风,过不几日便会藉着长柏的名义送过来,她一件件都退了回去,他还接着送,后来,连长柏也不帮他了……

  明兰随意瞥了过去,只见那边厢的他正微微抬眼,虚无的目光不知在看什么,隔着喧嚣人群,忽然对上了她的眼,明兰立刻躲开目光,不动神色的转头盯着戏台。

  齐衡只能看见明兰的侧影,小小的下颌柔和隽秀,他不敢停留目光,立刻转头开去,却觉得一股子热血直冲上他的头顶,那嘉成县主正和他说着什么,他一句都没听见,苍白的面孔倏地绯红,忽然站起身来,重重的给自己母亲和六王妃行了个礼,然后转身离去。

  嘉成县主似乎有些讪讪的,平宁郡主也有些尴尬,六王妃倒还镇定,郡主一边和六王妃说笑,一边赶忙吩咐人跟上去:“这几日为着寿宴,这傻小子定是累了,快,上去跟着,叫他好好歇息!”这句话声音格外响亮,似乎有意解释给在场所有偷偷窥视的女客们听。

  齐衡还没走几步,便是呼啦啦一大群人围拢上去,嘘寒问暖的,六王妃还特意把自己身边通医术的嬷嬷派了过去,让叫瞧瞧是不是妥当。

  明兰低头而坐,手心一片冰凉。

  ——他在人群中央,众星拱月;而她在冷僻角落,独自芬芳。

  大路朝天,各走一边罢。



第55回 儿媳的典范

  “大好的日子,你做什么发这么大脾气,衡儿也大了,你动不动把他屋里的人打上一顿,他面子上也不好过。”齐大人换过便服,歪在炕头与妻子说话。

  平宁郡主披着一件豆绿掐丝云锦褙子,端着一个玲珑汤茶盅碗喝着参汤,闻言沉下一张面孔:“这不长脸的东西,他外祖父做寿,他不帮着协理庶务,也可循着机缘多识得几个叔伯长辈。可他倒好,挖空了心思想这等鬼祟伎俩,哼,见人家不肯搭理他,便失魂落魄了一整天,适才送客时,他那脸色难看的,还道是讨债的呢。”

  齐大人也叹息道:“你也别气了,你已把春儿打发远远的,这事也没旁的人知道;哎……到底是读书人家,人家姑娘多有分寸;这事儿便没过了罢。”

  平宁郡主奇道:“那你叹什么气?”

  齐大人抬眼看着顶梁上的雕花云纹,幽幽道:“你我只此一子,他自小懂事听话,读书上进;他七八岁时,跟着令国公家的小公子出去斗蛐蛐,回来叫你捆起来狠打一顿,晚上我去瞧他,他却撑着身子在写先生给的功课。”

  平宁郡主沉默不语,齐大人又道:“衡儿自小不曾让我们操心,也从没要过什么,只此一次,他不曾遂你的心意。说起来,几年前我就瞧出他对盛兄的小闺女十分上心,我那时也不点破,只想着他没见过什么姑娘,长些小孩儿的痴心思也有的,便过几年就好了。哎,可如今,我瞧着他是真喜欢那姑娘……”

  平宁郡主脸色变了几变,扯动嘴角笑道:“都说严父慈母,咱家倒是掉了个个,我是狠心的娘,你是慈悲的爹;可你愿意叫儿子讨个五品官的庶女做儿媳妇?”

  齐大人不言语了,平宁郡主侧眼窥下丈夫的脸色,见他垂着眼睑,便又缓缓道:“你那侄子虽说病弱,可如今到底还是好端端的,我也不能为了自己儿子能继爵位便咒着他早死,可这样一来,咱们就得为衡哥儿将来着想呀!我早去宫里探过口风了,圣上还是意属三王爷,唯独忧愁三王无嗣。如今六王妃的举动也是宫里看着的,圣上什么也没说,这不就是默许了么?那嘉成县主我瞧着模样脾气都还不错,这般好的亲事哪里去找。”

  齐大人再次叹气,论口才他从来不是这郡主老婆的对手:“只盼衡儿也能转过弯儿来。”

  平宁郡主看着丈夫慈善的面容,想起适才儿子跪在自己跟前哭着苦苦哀求的模样,也有些心软,夫妻俩对坐一会儿,只闻得平宁郡主用汤匙搅动盅碗清脆的瓷器碰撞声,过了一会儿,平宁郡主面色松动,缓和下口气道:“我也心疼儿子,若……他真喜欢,不如待县主过门后,咱们去求了来给衡哥儿做个偏房吧?不过是个庶女,也当得了……”

  话还没说完,齐大人似是被口水呛着了,咳嗽起来,他连连摆手道:“别别别,你切莫动这个心思!…盛兄自己不说,他家大哥儿眼瞅着是有前程的,才在圣上面前奏对了两次,却已叫圣上褒奖了一回。盛兄是个有心计的,你瞧瞧他为一儿一女结的亲事,一边搭上了权爵,一边搭上了清流,他岂肯随意将女儿许人做妾?以后在官场上还见我不见?且他便与我提过,他家小闺女自小是养在老太太身边的,他家老太太是个什么人你比我更清楚。”

  平宁郡主犹自不服气:“不过是个庶女,有什么了不得?”

  齐大人白了妻子一眼:“我再说一句罢,你这几日别被人捧了几句就飘飘然了,若盛兄真打算叫女儿与人做妾,又何必非衡哥儿不可,京城里,藩地上,有多少王公贵胄,他若真能舍下老脸送出女儿,没准还能混个侧妃!”

  平宁郡主想起今日见到明兰时的情景,连自己也忍不住多看两眼,这般品貌混个侧妃怕也不难,想着想着忽然轻笑了一声,齐大人奇道:“怎么了?”

  平宁郡主轻轻放下碗盅,笑道:“我笑你们父子俩一个样,适才衡儿求到我跟前来,好话赌咒说了一箩筐,我被他夹缠不过,当时也说不如纳明兰为妾,他当时就慌了手脚,连连说不可,说明兰是个刚烈性子,当着一地的碎瓷片差点就要跪下来。”

  齐大人鼻子里哼了一声:“那是自然,盛家老太太当年何等决绝。”

  郡主也叹道:“说起来她家三姊妹里,倒是那孩子最上眼,乖巧懂事,品貌出众,瞧着她乖乖顺顺孝顺祖母嫡母的模样,我也喜欢;可惜了,没缘分。”

  又过了会儿,齐大人忽想起一事,转头问妻子道:“如此,你便属意六王那边了,那小荣妃打算怎么办?她长兄可来探过好几次口风了。”

  提起这事儿,平宁郡主直气的身子发抖,腕子上一对嵌宝石的凤纹金镯碰在一起叮咚作响:“呸!祖宗八代都是泥瓦匠的奴才,不过仗着年纪轻颜色好,哄的圣上开心,那一家子何等粗俗不堪,也敢来肖想咱家!做她的春秋大梦去!如今圣上渐老了,她又没生出个一男半女,她的好日子掰着手指也数的出来!”

  齐大人沉吟一会儿,截声道:“如此也好,不过你不可回的太绝,索性将这事儿推到六王妃那儿去,你故作为难之状,叫那两家自己争去;这样既不得罪人,也可叫六王妃知道咱们不是上赶着的,好歹拿些架子出来,没的将来衡儿在县主面前抬不起头来;衡儿与盛家闺女的事儿,你且捂严实了。”

  平宁郡主笑道:“都听您的。”

  ……

  那日从襄阳侯府回家后,明兰当夜便睡在了寿安堂,把齐衡的事儿原原本本说了一遍,顺带表明心迹,盛老太太搂着小孙女什么都没说,只长长的叹气,祖孙俩睁着眼睛躺着睡了,夜深人静,明兰半睡半醒之间,忽听老太太轻轻道:“你是个聪明的孩子,知道前头是死胡同,便不会再走这条路了。”

  困倦疲惫一下子涌上来,明兰觉得眼角湿湿的,把头挨在祖母胳膊上,让衣料吸走所有的软弱和犹豫,她对自己说,等这一觉醒过来,她要依旧好好生活,开开心心的。

  腊月初二,王氏便请了天衣阁的师傅来给儿女们量身段,长柏眼皮子也没抬一下的挑了几个乌漆抹黑的颜色,长枫照例挑出最贵最飘逸的几块料子,长栋只敢捡着那不起眼的,待裁衣师傅到了三姊妹处……

  “这都什么时候了,连丫鬟小厮都穿上新冬衣了,咱们这会儿才做新衣裳。”墨兰随意翻检着衣料,语意若有所指。

  如兰警觉性奇强,立刻道:“你又不是一年只做一回新衣裳,四季常服什么时候少了的,刚搬来京城,母亲忙了些才耽搁的。”

  墨兰捂嘴轻笑道:“哟,我又没说什么,妹妹急什么;……不过呀,照我说,母亲这般劳累,何不请人协理家务,她自己轻省,又不耽误事儿,岂不更好?”

  这阵子王氏忙的脚不沾地,应酬拜会筹备婚事,家务不免有所疏漏,林姨娘趁机向盛紘要求分担些,盛紘觉得可行,但王氏死活不肯。

  如兰知道墨兰的打算,冷笑道:“你还是少算计些罢,安生的做你的小姐,太太平平的母亲便谢天谢地了。”墨兰一脸担忧状:“妹妹此言差异,我不过是担忧太太身子罢了,做儿女忧心家事,何谓‘算计’?六妹妹,你说呢?”

  枪口一转,又绕回明兰身上了,如兰也瞪大一双眼睛看向明兰;明兰头疼之极,三国演义就是这个点不好,无论那两个发生什么,总少不了她。

  明兰按着太阳穴,叹息道:“天衣阁货好,针线精致,是全京城首屈一指的,因生意红火,每年年底做新衣裳的都在九十月份便订下了的,咱们来京城的晚,如今能做上,已是万幸。丫鬟小厮的新衣都是针线上赶出来的,也是太太心细,想着大哥哥成亲,叫咱们好在新嫂嫂面前鲜亮些,这才不肯屈就了寻常针线吧。”

  墨兰立刻沉下一张脸:“又不止这一件事儿,难不成事事都这般匆忙?六妹妹怎么不想想以后?”明兰微笑道:“以后?以后便有新嫂嫂了呗。”

  墨兰暗咬银牙,全府都夸六姑娘是个和气的,极少与人置气,可她若认真起来,自己却从来拿不住她一句话柄。

  如兰听的眉开眼笑,拉着明兰的手道:“妹妹说的对,来来来,我这边料子多,你来挑!”

  婚期将近,海家的嫁妆流水价的抬进盛府,家具包括床桌椅屏,一色泛着好看的红光,衣料足足有几十大箱子,还有各式摆设装点,还有陪嫁过来的几百亩田地和不知多少家店铺,明兰只看的目瞪口呆。

  “…古人说的十里红妆,便是把姑娘一辈子要用的银钱衣裳都备齐了,什么恭桶脸盆,便是那寿衣都是有的;老太太当年便是如此。”房妈妈红光满面,说的与有荣焉。

  明兰结巴道:“要这么多嫁妆呀?有这个必要么?”

  房妈妈猛力点头:“姑娘做了媳妇便要矮三寸,若嫁妆丰厚,便可挺直了腰杆,因她的吃喝嚼用都是自家的,可不是仰仗夫家养活的。”

  明兰掰着指头算了算,道:“这些东西别说养活一个嫂嫂,便是大哥哥外加几个小妾也能一道养活了;都说海家是清流,嗯,如此看来,清流的清和清贫的清,不是同一个字呀。”

  房妈妈脸皮抽搐了几下。

庶女明兰传(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最新章节http://www.bookhai.com/shunvminglanchuan/,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诸朝争霸万界之剧透群废土修真的日常超神大掌教万界神帝重生之我要上头条楼兰刀客你惹不起的赘婿无敌从满级属性开始豪婿((超级女婿)韩三千苏迎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