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书海文学网 > 庶女明兰传(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

第29章

庶女明兰传(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 | 作者:关心则乱 | 更新时间:2017-10-10 06:37:15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明兰笑道:“你们仔细想想,九儿的娘是谁?银杏又是什么出身?”

  “丫头出身呀。”小桃跳下炕,把翠微推上炕坐,翠微推辞了下,然后挨着炕沿坐下。

  

  九儿便是那刘昆家的小女儿,在家很受疼爱,本该进葳蕤轩给如兰做贴身丫头,但如兰脾气不好,九儿也性子娇,一个弄不好,罚了九儿她心疼,得罪了如兰王氏不快,墨兰那里是千万不可送的,便只剩下一个明兰。

  

  丹橘走过来,拉着小桃一起坐在下首的小杌子上:“房妈妈常说太太身边的刘妈妈是个明事理的,想她不过是给九儿找个平顺的地儿,不会打发女儿做那阴私之事;倒是那银杏,在府里是没根基的,非得做点儿事才好在太太面前报功。”

  

  翠微看着丹橘颇为赞赏,心想到底是六姑娘的心腹,忽的那边明兰说了一句:“可怜天下慈母心,九儿有这么一个娘,也是有福气的。”

  

  丹橘到底年纪小,还一脑门子在纠结银杏的处理问题,翠微却十五岁了,脸微微发红,立刻想到:刘妈妈若是想攀高枝,便应将女儿送到大少爷身边去,可她却送到六姑娘处,便是不想让女儿做小,待到九儿大了,好好寻个正头人家,风风光光把她从暮仓斋抬出去。

  

  明兰看着翠微若有所思的脸,再看看姐妹般的丹橘,忽然间明白了银杏的奋斗,有些怅然道:“女子在这世上活着不容易,大家相处一场,将来我也会尽力给你们找个好着落,便如老太太待翠微一般。”

  

  翠微立刻红了脸,丹橘却板着脸,瞪了明兰一眼:“还主子呢,这般拿自己丫头打趣,翠微姐姐是已订了亲的,回头姑娘多赏些嫁妆才是真的,也不枉翠微姐姐从寿安堂来给姑娘助力!”说着便乜斜着眼睛去看翠微,意味调侃。

  

  翠微听着前半句还好,连连点头,觉得丹橘孺子可教,结果听到后半句,也是来打趣自己的,便恨声道:“姑娘,我别的嫁妆也不要了,便把这个小蹄子给了我家小弟做媳妇吧!”

  

  丹橘大怒,扑上来便要挠人,翠微躲到明兰身后,明兰立刻遭了池鱼之殃,大家互相揉搓着,笑做一团。

  

作者有话要说:

看种田文大家要平静,一天看一章,顺顺当当,心平气和的嘛。

我原本是想写短一些的,可每次写着写着就收不住了,担心写太长,努力精简呢。

32

32、第32回 生存环境恶化报告



  

  王氏知道寿安堂又送去了个大丫鬟后,沉思了许久,冷笑道:“老太太看的可真紧。”

  刘昆家的连忙劝道:“太太千万别犯糊涂,老太太这是在给您打招呼呢;还是那句话,老太太可明白着呢,您要是一碗水端平了,她也不会亏待四姑娘的,瞧瞧她多疼大小姐,隔三差五的往京城去信打听,到底是自己孙女,不过是可怜卫姨娘去的早罢了;太太何苦为个丫头,又和老太太不快呢?如今柏哥儿争气才是最要紧的。”

  王氏捏着帕子,面色沉沉,道:“安几个丫头过去也好,总不能什么都蒙在鼓里,该知道的也要知道,点到即止就是了。”

  

  这事儿还没完,这天下午又有两个女孩被送到暮仓斋,刘昆家的亲自领过来,并苦笑道,这是林姨娘与盛紘央告的,没的自己妹妹使唤的人不够,做哥哥却呼奴唤婢的自己舒坦,于是从长枫房里拨出两个最好的给六姑娘送过来。

  盛紘看了那两个丫头,果然知书识礼,针线模样都很拔尖,当时便十分感动,狠狠表扬了一番林姨娘识大体和长枫手足情深。大约是受到表扬后十分鼓舞,长枫连续几日闭门读书。

  

  看着那两个柔美的女孩,可儿和媚儿,十三四岁的年纪,一个娇俏,一个冷艳,窈窕妩媚,风致宛然,暮仓斋众人一片安静,没见过世面的小桃摸着自己的肉饼脸,呆呆的看着,下巴都快掉下来了,丹橘木木的去看明兰,银杏和九儿面面相觑,翠微还算镇定,笑着拉着她们的手说话。明兰几乎要仰天长叹,真是道高一尺魔高一丈;遂赶紧向外宣布:暮仓斋地方小,虽人未满编,但已满仓,请大家放心,尽够使唤了。

  

  明兰看着那两个漂亮女孩,想起三哥长枫的秉性,几乎想问一句:您二位,那个…黄花依旧否?——刚动了下念头,也觉得自己太邪恶了。

  如此一来,暮仓斋便热闹了。

  

  九儿有个当管事的娘,便也生了一副爱揽事的脾气,随便大事小情都喜欢横插一杠子,刚进暮苍斋没几天,便全不把自己当外人,一看见几个小丫头斗嘴吵架,翠微还没发话,她便扯着小丫头骂了起来,口口声声要让她娘把她们撵出内宅,小丫头们被吓哭一片,丹橘不悦,觉得九儿太逾越了些。

  明兰苦笑:“不论黑猫白猫,能抓耗子的就是好猫。”九儿到底把小丫头们震住了不是。

  

  银杏倒很低调,手脚也勤快,就是好打听,还爱翻东西,动不动往明兰身边凑,满嘴都是奉承,丹橘费了姥姥劲儿才把她隔开;翠微训斥了她好几次:“你懂不懂规矩,才来几天就往姑娘内屋闯,姑娘的物件也是你能碰的?!打扫院子的活儿也别做了,先从针线上做起,别整日两眼乱瞟瞎打听!”

  银杏唯唯诺诺的应着,一转身我行我素,小桃只好负责盯梢;明兰安慰自己:好歹这是进步意义的麻烦,另两个才要命。

  

  一次天气暖和,几个丫头在明兰屋里收拾东西出去晒,只听一声脆响,媚儿把一个青花笔洗给打翻了,碎在地上一片,明兰忍不住心疼到:“小心些,若不成便放下罢,叫丹橘小桃弄。”谁知那媚儿杏眼一吊,低头犟声道:“不过是个笔洗罢了,我在三爷屋里贵重的物件不知打翻过多少,也没见三爷说一句的,都说姑娘脾气好,没想到……”

  明兰当时就僵在那里,作为一个穿越女她并没有很严重的等级思想,可就算是在现代,打翻了室友或朋友的东西也该说声对不起吧;面前这个如花似玉的小美人,横眉冷眼的倔强模样,好像还要明兰来哄她似的。

  

  明兰生生顿在那里,也不知说什么好,一旁的小桃气不过,叉腰道:“你好大的架子!姑娘还没说你呢,你倒先编派上姑娘了!打坏了东西还有理了?!这笔洗与与那几样是一套的,是前年南边的维大老爷送姑娘的生辰贺礼,打坏了一个,这文房四宝便残了!你念着三爷那儿好,来暮仓斋做什么,觉得委屈赶紧回去吧!咱们这儿庙小,容不下你这尊大佛!”

  媚儿当时便哭着出去了,据说在屋里足足哭了两个时辰,还得翠微去劝才好起来。

  

  这还算好,媚儿心高气傲脾气坏,总算还在尽丫鬟的本份,那可儿却一副文学女青年的大小姐做派,日日躲在屋里捧着本诗集伤春悲秋,派给她的活儿也不做,便是勉强拿起了针线,动了两针又放下了,掉一片叶子她要哭半天,听见雁鸣她还要写两句‘杜鹃啼血’风格的悲情诗。回回看见她,她不是正在酝酿泪水就是脸上已经挂满泪珠,翠微提醒她不要整日哭哭啼啼的触主人家的晦气,她当晚便顶着冷风在园子里哭了一夜,然后病了一场。

  

  秦桑温柔,燕草爽利,使尽浑身解数才逗她一笑,她三天不吃药两日不吃饭的,要人哄着陪着,绿枝气不过要收拾她,被丹橘拦住了,后来一打听,她原是获了罪的官宦小姐。

  

  “那又怎么样?她以前便是只凤凰,如今到底是个丫头,便该尽丫头的本份,咱们府买了她来难不成是做小姐的?这可好,咱们都成了伺候她的了!”绿枝给媚儿看了一天的药炉子,尤在愤愤。

  “她以前也是被伺候着的小姐,做了丫鬟难免有些心绪不平了。”丹橘接过药罐,细细过滤药渣,心生怜悯道。

  碧丝细声细气道:“她和我们是一同进府的,这丫鬟都当几年了,还摆小姐谱呢;不过是仗着能诗会画的作怪罢了!哼,这屋里谁又不识得几个字了。” 碧丝是个杯具,她漂亮识字,综合素质比其他三个兰都强。

  

  墨兰如兰虽水火不容,但挑丫头时审美却出奇的一致,不要容貌才华盖过自己的,碧丝PASS了;长枫倒是喜欢漂亮美眉,可惜名额有限,便挑了更漂亮更有才华的,碧丝又被PASS了,最后来到了明兰身边。

  

  燕草端着茶壶灌水,她哄可儿哄的精疲力竭,让秦桑先顶着,回头再去换人,灌下半壶水后,燕草勉力道:“也是我们姑娘性子太好了,一个两个都敢给姑娘脸子瞧,这要是房妈妈在,早就吃板子了!”旁边几个小丫鬟听了,顿时怀念起房妈妈的严厉来,唏嘘不已。

  “都是叫三少爷给惯坏了,却让咱们姑娘吃苦头!”最后绿枝总结陈词。

  

  丹橘被众姐妹派去明兰处转达群众意见,末了,也委婉道:“姑娘,这么着可不行,下头几个好容易叫房妈妈调|教的规矩些,没的全败坏了。”

  明兰为难道:“她们是太太和三哥哥的人,总不好下他们的面子!我知道媚儿累着你们了,可……她父母亲人都不在了,难免委屈冤枉!”

  

  “冤枉——?!”翠微奇怪的看着明兰,“姑娘在说什么呢?我听我爹说,媚儿那丫头的爹就是咱登州近边的一个县令,最是贪婪,盘剥无厌,这才叫罢官下狱,家产充公,家眷发卖。”她老子是外庄管事,家里添的丫鬟小厮都是他经手的。

  “会不会她父亲是冤枉的呢!”明兰想起影视剧里那些受冤枉的忠臣良将的家人。

  

  翠微失笑:“我的小姐哟,官员犯事罢官的多了,累及家眷的十宗里面也没有一宗的,没入教坊司的更是百里无一,哪那么多冤枉的!媚儿她爹的事不少人都知道,确实个贪官无疑,素日挥霍无度,抄没了家产还不够抵的,便累及了家眷。”

  明兰还不死心:“男人犯了过错,妻女何辜?”

  

  小桃刚好进屋,她最近防银杏跟防贼似的,累的脑门发胀,正听见这两句,没好气道:“姑娘,贪官家眷身上的绫罗绸缎,口中的山珍海味,都是民脂民膏;有多少被她爹弄的家破人亡的小民百姓,走投无路卖儿卖女,就不兴她父债女偿!能进咱们府还是她的造化呢。”

  明兰讪讪的不说话了,不能怪她,电视剧都是这么演的嘛;抱怨归抱怨,明兰息事宁人,想着慢慢教化,那几个不省心的总能被潜移默化的,谁知教育计划没有变化快。

  

  这一天早上长柏哥哥来暮苍斋视察,明兰答应给他做的棉鞋终于交货,于是他顺便来收账,明兰亲去迎接,长柏刚走进门口没几步,就看见一个冷艳小美女持着笤帚在扫地,长柏觉得她眼生,便多看了几眼,谁知她扬高了脖子,冷冷的哼了一声,神色高傲明艳,长柏立刻皱眉,对着明兰道:“怎的下人这般没规矩?你也不管制些!”

  媚儿羞愤的放下笤帚就进屋了,明兰很尴尬。

  

  走了几步到了庭院里,只见一个柔弱如柳絮的娇柔少女倚着一根廊柱,轻轻吟着诗,长柏一听,竟然是‘青青子衿悠悠我心’,再次皱眉对丹橘训斥道:“丫鬟们识字懂事也就罢了,怎么还教这个?女子无才便是德,何况个丫鬟!”

  可儿脸色惨白,蹒跚着回了屋,明兰很抑郁,呵呵干笑两声!

  

  走进屋里坐下,明兰还没和长柏说上两句,银杏便抢过丹橘的差事,一会儿端茶一会儿上点心,站在一旁一个劲儿的抿嘴微笑,一双妙目不住的往长柏身上招呼,小桃扯她也不走,长柏神色不虞,把茶杯往桌子上重重一顿,沉声道:“六妹妹该好好管制院里的丫头了!”

  说完,抄起新鞋子扭头就走;明兰差点吐血!

  

  刚吃完午饭,闭门读书的长枫出来散步,散着散着就散到了暮苍斋,明兰虽与他不甚相熟,但也热情款待他进屋吃茶,长枫明显魂不守舍,一看见媚儿,便立刻起身,迭声问:“媚儿,你近来可好?”媚儿恨声道:“被撵了出来,也不见得会死!三爷不必挂心。”长枫颤声道:“…你,你受委屈了!”

  

  这时可儿轻弱的如飘絮便一步三颤的来了,长枫目光都湿润了:“可儿,你,你瘦了!”可儿再也忍不住,珠泪断了线似的往下掉:“三爷~~~,我当这辈子也见不着你了……”

  长枫过去挽住她,可儿立刻放声大哭,长枫不住的安慰,暮苍斋内哭声震天。

  

  翠微丹橘几个看的目瞪口呆,连银杏九儿也傻眼了,站在那里不知如何是好,然后,转过目光,一起去明兰,示意该怎么办?明兰无语,暗伤不已。

  本以为够衰了,没想到压轴戏在后头。

  

  齐大人在年前向皇帝递了折子,皇帝大人便准了齐家三口回京过年,庄先生便宣布放了短暂的寒假,走之前预先送了份乔迁之礼来,是个洋漆架子悬的羊脂白玉比目鱼磬,旁边还悬着一个玲珑的白玉小锤,这么大块的羊脂白玉真是通透晶莹,明兰不敢放到正堂上招眼,只放在卧室的书桌上。

  谁知这一日,墨兰和如兰一齐来串门子,本来如兰已经坐上炕床吃茶了,但墨兰坚持要参观明兰的新宅子,拉着如兰径直走进了明兰的卧室,明兰当时就觉得不妙了,只听墨兰指着那个白玉罄娇声道:“…这就是元若哥哥送你的那个贺礼吧!”

  

  如兰定住了眼珠,盯着那个磬足有半响,然后看着明兰再半响,那眼神让明兰背心一阵冷汗,墨兰在一旁抿嘴而笑:“六妹妹真是好福气,让元若哥哥这般惦记,姐姐我搬入葳蕤轩时可没见他送乔迁之礼呀;元若哥哥对妹妹如此厚爱,不知是什么缘故呀?”

  明兰茫然的睁着大大的眼睛,呆呆道:“…对呀?这是什么缘故,五姐姐你知道吗?”说着便一脸无知的去看如兰,如兰看着墨兰一脸幸灾乐祸,肚里一股无名火冒起,再看看明兰,两害相权取其轻,便大声道:“这还不简单,齐家哥哥在寿安堂时常与六丫头一处吃饭,当她是小妹妹呢,母亲说了,咱家与齐家有亲,都是自家兄妹!”

  

  越说越大声,如兰都被自己说服了,一边说一边看着一团孩子气的明兰,都觉得自己解释的很通,明兰拍手笑道:“五姐姐你一说我就全明白了,你好聪明哟!”

庶女明兰传(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最新章节http://www.bookhai.com/shunvminglanchuan/,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农园医锦入我神籍无敌从剥夺开始我是崇祯帝我真是武者大佬一直剧透一直爽和谐游戏武仙传承系统第一重装绿茵锋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