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书海文学网 > 庶女明兰传(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

第19章

庶女明兰传(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 | 作者:关心则乱 | 更新时间:2017-10-10 02:05:35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盛紘冷声道:“墨儿将来若是高攀了亲事,为了盛家脸面,我自会破例添置,不过若是亲家平常,难不成我还让墨儿的嫁妆和嫁入伯爵府的华儿比肩?还有如儿明儿,她们也是我的亲骨肉!至于枫哥儿,男子汉大丈夫存于世间,本当自立,读书考举出仕,将来自己立起门户,难不成一味靠祖萌?当日我大伯父几乎将家产折腾光了,大哥如今的家业大多是自己挣来的!我虽不才,但有今日也不是全依仗老太爷的!”

  

  林姨娘抹着眼睛,心中暗恨,自孔嬷嬷来后,盛紘已大不如以前宠爱她顺着她,她一直屈意承欢,柔顺服侍着,今天她本想趁着盛紘高兴,说服他再多置些产业在自己名下,将来自己一双儿女也好不落于人后,可不料盛紘似早有准备,说起来一套一套的,滴水不进,她不由得心中暗暗发慌。

  

  盛紘看林姨娘神色惶恐,形状楚楚可怜,自觉放缓了语气:“我如何不疼爱枫哥儿和墨姐儿,可终究长幼嫡庶放在那里,我若乱了规矩,不但惹人笑话,兴许还闹出家祸来。”

  

  盛紘忽又觉得自己太软了,想起孔嬷嬷最后那几句话,立刻当场用上,他疾言厉色道:“你也要管好自己,就是你整日作这般想头,才闹的墨姐儿与姐妹们出头争风,若是将来枫哥儿也如此不悌,我立刻发落了你!”

  

  说着立刻披衣起身下床,自己整理形容,不管林姨娘在后头如何呼喊,径直了往门外走,只最后回头说了一句:“好好教养儿女,将来自有你的好日子,能给我都给你了,其它的你也莫再惦记了!”

  林姨娘惊怒交加,她受宠惯了,一时拉不下脸面去求盛紘,只咬碎一口银牙。

  

  盛紘一边朝外走,一边叹气,孔嬷嬷长年混迹内宅,对这些家族的底细最是清楚,她说过的那几家败落被夺爵的公侯伯府他都知道,甚至有些还认识。家祸往往都由子孙不肖起,子孙不肖又由家教混账而来,真是落架的凤凰不如鸡,那些落魄家族举家食粥的潦倒,他在京城看的触目惊心。他也亲眼见过大伯父如何宠妾灭妻,偌大家产几乎穷尽,若不是有自己嫡母的撑腰和盛维的自己打拼,那一房早就败落潦倒了,林林总总,前前后后,盛紘一想起来就心惊肉跳。

  

  外头冷风一吹,盛紘定了定神,又觉得自己太多虑了,毕竟如今长柏和长枫都勤勉好学,如何与那些斗鸡走狗玩鸟赏花的纨绔们去比。当初盛紘由亡父的故交世叔领着一一拜访认人时,好生羡慕那些世代簪缨的清贵世家,那种家族端的是门风严谨,子孙出息,数代不衰,就是有爵位的人家也不敢轻视了去,也不知将来盛家有没有这般福气了。

  

  盛紘长叹一声,做一个有理想有抱负的官老爷,容易么?

  

  ……

  

  华兰出嫁时,王氏不止给了大笔嫁妆,还把府里勤快老实的丫鬟婆子挑了不少一齐陪送了过去,盛老太太原就想整顿府内,索性趁这机会重新安排使唤人手;本来王氏很抵触这次人员调动,但是一听说要删减林栖阁的人手,立刻就举双手赞成了。

  

  按照封建等级理论,姨娘的丫鬟婆子应该比太太少,以前是盛紘偏心,可如今盛紘回头是岸了,于是林栖阁就要裁剪编制,林姨娘不是没闹过,说那些人手都是给长枫和墨兰使唤的,于是王氏立刻反唇:“那柏哥儿和如姐儿又怎说?”

  

  解释公式如下:王氏+长柏+如兰=林姨娘+长枫+墨兰;但是,王氏应该>林姨娘,那么就是说,长柏+如兰<长枫+墨兰;于是,盛老太太很不悦道:滑天下之大稽,这如何使得!

  林姨娘眼看着多年布置的人手,被裁去了不少,心头恨的如火烧,可却也不敢反抗,在老太太面前,她说不通道理;在盛紘面前,她也‘感动’不了他的‘真情’;在王氏面前,她又比不过身份,末了,她只能闷在自己院里,阴沉着一张脸,砸掉了一整套茶具。

  

  和林姨娘一样遭遇人员调换的还有六姑娘明兰,面对添人这样的好事,六姑娘很不上道,她听见要加人的第一反应是:“做什么要添人?崔妈妈,丹橘,还有小桃,三个服侍我一个,我用人够了,其他事情也有人做呀。”

  

  明兰这么想很正常,她所来的地方正在闹经济危机,全世界范围内裁员中,属于把女人当男人使,把男人当牲口使,可以用两个的,决不用两个半;盛老太太用一种恨铁不成钢的表情看了明兰足足一盏茶的功夫,长叹一声,到佛堂里去念了两遍清心咒,克制自己不去捏死心爱的小孙女,而房妈妈则很体贴的给六姑娘扫盲。

  

  当年盛老太太在勇毅候府当大小姐的时候,有自己独立的院子不说,身边有管事妈妈三个,一等丫鬟五个,二等丫鬟八个,三等丫鬟八个,还有五六个跑腿使唤的小幺儿,其针线浆洗洒扫的使唤婆子若干,若干大约等于十个。

  

  明兰掰着指头数,越数嘴巴张的越大:“那,那,那不是有三十多个人服侍祖母一个?”

  房妈妈抚了抚身上一件半新的栗色小竖领对襟褙子,细棉夹绸的刻丝六团花刺绣的十分精致,大是骄傲道:“那是自然,过世的老候爷就这么一个闺女,自是无所不用其极的金尊玉贵,老太太当时在整个京城的淑女里也是数的上的。”

  

  明兰想了想,立刻问:“那现在勇毅候府也是如此吗?我曾听祖母说,勇毅候府这一辈有三个姐姐。”

  房妈妈的老脸有些撑不住,支吾着道:“……那倒没有,如今的勇毅候…和当初的有些不大一样了。”她心里暗叹,这六姑娘总是能很精确的抓住要点。

  明兰展眉笑道:“妈妈不要皱眉,祖母那时只有一个,现在候府有三个姐姐,自然不能一般排场了。”

  

  “姑娘说的是,正是这个理。”房妈妈的老脸总算找了些回来,笑出一脸暖暖的皱纹,道:“如今咱家老爷官居六品,是为知州,自不能与候府的排场一般,没什么一二三等的,不过府中姑娘也得有匹配的上身份的做派,之前姑娘还小,身边只有丹橘小桃两个也还罢了,现姑娘一天天大了,总不好还跟那小户人家一般寒酸,说出去倒叫外头笑话咱么家了,再说四姑娘和五姑娘都是这样的;当然也不可逾越了,不然叫言官参个奢靡徒费也是祸事。”

  

  房妈妈拉拉杂杂说了一大堆,明兰点头如捣蒜,第二天外头的管事婆子领着十来个小女孩来到寿安堂,高矮胖瘦不一,都立在堂中,王氏在一旁笑吟吟的坐着,拉着明兰道:“你自己瞧着,喜欢哪一个就挑出来。”

  

  明兰转头去看,和那些女孩的目光微微相触,那些小女孩如同兔子般立刻缩回眼睛,也有几个大胆的朝明兰讨好微笑,明兰心里有些不适感,好像小时候在路摊边挑东西似的,仿佛这些小女孩并不是独立的人,只不过是小金鱼小乌龟一般的小玩意。

  

  女孩们的目光不论大胆还是瑟缩,都露出渴望的神色,经过房妈妈教育,明兰知道对这些女孩而言,一经挑中立刻可进入内宅,脱离做粗活穿布衣的仆役生活,运气好的将来还能有机会更上一层楼。明兰扪心自问,安逸舒适的生活与人格的尊严自由,哪种更重要?

  

  明兰正在思考深刻的人生问题,盛老太太瞄了她一眼,房妈妈见了转而对王氏道:“六姑娘年纪小,都没见过几个人,如何挑的?还是老太太来吧。”

  盛老太太颔首同意。

  

  老太太显然是挑人的老手,她细致的询问领人来的管事婆子:哪些是外头买的?哪些是家生子?以前都在哪里做活?老子娘在哪里?有什么特长?领来的女孩子已经剔除了有碍瞻观的和不健康的,最后盛老太太挑出了四个女孩。

  

  王氏忙道:“这么少,岂不委屈了六丫头,老太太再多挑几个罢,若是这几个不合心意,咱么再买几个也使得。”明兰低着头想,其实如兰的丫鬟超编了吧。

  

  盛老太太瞥了王氏一眼,道:“多大的脑袋戴多大的帽子,老爷立事不易,省些银钱也好,省些外头的言语也好,咱么内宅的女人更得体贴男人。”

  

  王氏面色尴尬,诺诺的应声,心里决定,回头把墨兰那边的丫鬟给一起‘体贴’了。

  

第20回 如兰的不平

  那四个小丫鬟都在十岁下,两个比明兰小,两个比明兰大,芳名分别是:二丫,招弟,小花和妞子,盛老太太笑着让明兰给她们重新起名,这个明兰有经验,小桃的名字就是她起的,这四个干脆就叫‘李子,荔枝,枇杷,桂圆’好了,一色的果蔬多整齐呀。

  

  正要开口,一旁的丹橘轻轻咳嗽了一声,笑道:“四姑娘身边的两个姐姐,名字叫做露种和云栽,听说是书上来的,怪道又好听又文气呢。”

  站在丹橘旁边的小桃用目光表示对自己的名字的抑郁,盛老太太和房妈妈也似笑非笑的以表情调侃明兰,害的她乱不爽一把的,不就是唐诗嘛,谁不会呀?

  

  大窘之余,明兰立刻翻了本诗集出来,三下两下找出一首,高蟾好吧,有李白厉害吗?人是诗仙好不好!明兰气势万千的站在当中,指着那个小个子的女孩:“你叫燕草。”指着那个细瘦的:“你叫碧丝。”指着那个温柔腼腆的:“你叫秦桑。”最后那个爽利大胆的叫绿枝。

  

  丹橘最是体贴,立刻上前凑趣:“姑娘起的好名字,好听又好看,且她们四个是绿的,我和小桃是红的,谢谢姑娘了,这般抬举咱们这两个笨的。”

  说着还拉了小桃一起给明兰福了福,明兰多少找回些自尊,小桃也很高兴,跟着一起捧场:“是呀,我和丹橘姐姐可以吃,她们不能吃呢。”

  明兰……

  

  盛老太太顿时笑倒在榻上,乐呵呵的看着小孩们胡闹,四个刚来的女孩掖捂着嘴轻笑,房妈妈微笑着坐在小杌子上,心里适意的想:来了这六姑娘,这寿安堂如今可真好。

  

  盛老太太日渐开朗,兴许是心里舒坦了,身体也好多了,盛紘十分高兴,直说当初要个孩子养是对了,老太太都有力气管家务了,盛府内的人员变动差不多时,长柏送亲回来了,因为盛维和长梧还要留在京城办事,所以长柏自己先回家,同船来的还有一位瘦骨嶙峋的老先生——庄儒。

  

  盛紘几年前就开始邀请庄先生来府里开课授徒,前前后后礼物送去好几车,陈恳的书信写了一打有余,奈何庄先生教学质量有口皆碑,学生成材率高,导致生意很好,一直不得空。几个月前庄先生过七十整寿,席上乐过了头多喝两杯,不幸染上风寒,足足在床上躺了一个多月,大夫建议去气候湿润的地方调理调理,江南太远,登州正好。

  

  庄先生摸摸自己没剩下多少斤两的老骨头,觉得还是老命要紧,于是应了盛紘的邀请,随来京城的长柏一起回来。一起来的还有一位中气十足的师娘,他们的女儿早年就远嫁晋中,儿子则在南边一个县当典吏还是主簿也弄不清,盛紘特意辟出府内西侧的一个小园子,连日整修好给庄先生老夫妇住。

  

  老两口随行仆人不过三两,辎重箱笼却有二三十个,个个沉甸甸的,明兰听过八卦小桃的汇报后,感叹道:看来古代家教业也很赚钱呀。

  请庄先生,盛紘本来为的是两个大儿子的学业,但经过孔嬷嬷的深刻教育后,他觉得好的师资力量就不要浪费,于是恭敬和庄先生商量一番后,又加了一笔束脩,把三个女孩和最小的栋哥儿也算上,当做旁听生。

  

  开学前一天,盛紘和王氏把儿女们叫到跟前叮嘱,先是长柏和长枫,盛紘照例从经世济民讲起,以光宗耀祖收尾,中间点缀两句忠君爱国之类的,两个大男孩低头称是。

  “庄先生学问极好,虽年纪大了些,却是出名的才思敏捷,教书育人十几年,于科举应试之道最是明白,你们要好好求教,不可懈怠!不许仗着自己有些许功名才名,就招摇傲气,教我知道了,立即打断你们的骨头!”

  

  这是盛紘的结束语,训斥的疾言厉色,按照儒家学派的理论,当父亲的不可以给儿子有好脸色看,最好一天按三顿来打,不过对于终将变成人家人的女儿们倒还可和气些,盛紘转向三个女儿时,脸色好看多了:

  “虽说女孩子家无需学出满腹经纶来,但为人处世,明理是第一要紧的,多懂些道理也是好的,免得将来出去一副小家子气被人笑话,我与庄先生说好了,以后你们三个上午就去家塾上学,下午讲八股文章和应试章法时便不用去了。”

  

  盛紘说这番话时,王氏脸色有些绿,她自己并不识字,至于什么湿呀干的,更是一窍不通,新婚时还好,但日子长了,盛紘不免有些郁闷,他自诩风流儒雅,所以当他对着月亮长叹‘月有阴晴圆缺’时,就算不指望妻子立刻对出‘人有悲欢离合’来,也希望她能明白丈夫是在感叹人世无常,而不是牛头不对马嘴的说什么‘今天不是十五月亮当然不圆了’!

  

  时间久了,王氏自然知道自己在这方面的煞风景,于是后来她就积极主张女儿读书,华兰还好,可是如兰十足像她的性子,别的倒还机灵,偏只痛恨书本,被日日逼着方学了几个字,根本不能和整天吟诗作赋的墨兰比,想到这里,王氏神色一敛,道:

  “你们父亲说的对,不是要你们学诗词歌赋这些子虚浮东西,而是学些道理才是正经,将来掌家管事也有一番气派!”墨兰头更低了,如兰松了口气。

  

  盛紘觉的王氏说的也没什么不对,便没有说话,忽想起一事,道:“以后上学,你们三个不要挂那副大金锁。”转而对王氏道:“他们这般读书人素来觉得金银乃阿堵之物,大哥送的那三副金锁尤其光耀金灿,出去会客还成,见先生不免招摇。”

  王氏点头,道:“那便不戴了。”想了想,又对女孩们道:“你们姊妹三个一同见人,不好各自打扮,前日老太太不是打了三副璎珞金项圈么?你们把各自的玉锁挂上,都说玉乃石中君子,庄先生必然喜欢。”

  

  盛紘很满意:“太太说的对,这样便很好;…可是,明儿有玉么?”说着看向明兰,目光有些歉然。

  王氏笑道:“明丫头在我跟前日子短,我也疏忽了,还是老太太周到,特意从自己的屋里翻出一块上好的玉料,送了翠宝斋请当家师傅亲手雕成了,我瞧着极好,玉色温厚,质地润泽,手工又精细又漂亮,瞧着比四丫头五丫头的还好,我说到底是老太太,拿出手来的东西就是一般的好!”

  

  明兰低着头,暗叹:女人啊女人,说话不暗藏些玄机你会死啊?

  这玄机藏的并不深,大家都听懂了,男孩们还好,如兰立刻射过来两道探视线,低着头的墨兰也抬头看向她,盛紘知道王氏的意思,不动神色道:“你是嫡母,丫头们的事原就该你多操心些,如今还要老太太补救你的疏忽,真是不该。”眼看着王氏咬着嘴唇眼光不服,盛紘又加了句:“也罢,反正明丫头养在老太太处,也只好多烦劳些了。”

庶女明兰传(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最新章节http://www.bookhai.com/shunvminglanchuan/,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赵氏虎子祖宗在上木叶的恶霸忍猫孤单又灿烂的巨星医巫法则诸天之从国漫开始我只想做个平凡小妖妖魔app(我家网络会变身)横推三千世界精灵之黑暗虫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