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书海文学网 > 龙族5悼亡者的归来

第134章 但为君故(38)

龙族5悼亡者的归来 | 作者:江南 | 更新时间:2019-02-27 09:31:53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极光来了,就像海潮那样冲我们的船头扑了过来,天啊那是天堂的门!”

  “我们航行在琉璃之上,船切割海面形成伤口,天空和海的边界是汇合在一起的,我自己的语言无法描述这个画面。”

  “我觉得我是航行至此的亚瑟王,死亡都不能追逐我来此。”

  接下来的几页笔记不见了,是被人一把扯去的,锯齿般的裂口说明了撕扯时的仓促。

  “我曾到过神的地方,见证人类的渺小,我曾触摸神的身躯,但不请求他的原谅,我偷走了他的心脏,这是我为人类所犯的罪行。那雇主是魔鬼,想要打开神国的门,可神苏醒之日,就是人类的末日!”

  这段话是写在笔记本末页上的。前面都是学者的精准描述,到了这里就成了癫狂的梦呓,字迹却不是狂乱潦草的,而是一笔一划精确得像是印刷体,就像中世纪的僧侣们抄经那样。

  恺撒扭头看向酒德麻衣,酒德麻衣退后两步,甩了甩长发,双手叉腰,“在这里动手?还是出去打?”

  根据这个她自己找到的笔记本,她委实是个幕后黑手,那支探险队并非意外地找到了“英灵殿”,而是根据雇主的指引,一步步地登上了那座岛,只不过在最后的一刻他们没有遵照雇主的要求行动,而是“偷走了神的心脏”。

  联想到雪所说那个冒着血水的铁箱子,里面装的应该就是那颗心脏,至此他们得到了可以互相印证的信息。

  那边芬格尔也把手伸向屁股后面,看起来是要摸武器,也不知道他的枪口会对准谁。

  大厅里的温度一时间像是降到了零度。

  但恺撒只是看了她一眼,又收回了目光,“不,不是你。”

  “我就是他们的雇主,我付的钱,下的委托,不是我还能是谁?”酒德麻衣反而愣住了。

  “他们有两个雇主。”恺撒低声说,“你付了钱,并不代表别人不会付双倍的价格。不仅如此,那个雇主还来过这里。即使他们携带了贫铀子弹,也不可能摧毁整个蛇群,应该是在他们即将全军覆没的时候雇主或者雇主派来的援军赶到。想想钉死那条蛇的鱼叉,那不是人类能做到的事。换作你也一样做不到。”

  酒德麻衣的脸色变了变,转头去看芬格尔,发现这家伙其实并没有摸出什么武器来,而是若有所思地抓着屁股。

  “而且那个雇主的援军就只有一个人。”恺撒又说。

  “怎么知道的?”酒德麻衣问。

  “那些蛇身上的创口都是一样的,”恺撒低声说,“那人用的是一支极长极锋利的矛。”

  他们解剖巨蛇的时候,恺撒特别留意了蛇身上的创口,固然有贫铀弹头留下的密集弹孔,但致命伤都不是子弹造成的,而是长矛般的东西贯穿了巨蛇的身躯。

  世上究竟有什么样锋利的长矛能够贯穿如此多巨蛇的鳞甲而不磨损,恺撒能想到的只有他曾在影像中见过的那支……奥丁的矛!

  “冰,那个援军用的武器是冰质的,”酒德麻衣摇头,“矛之类的东西,刺进去拔出来,造成的是两次创伤,但这些蛇身上的创口只有刺进去的痕迹。那个人是用某种冰棱制的东西刺了进去,就留在里面了,反正这里最不缺的就是冰,他有不限量的武器供应。”

  恺撒沉思片刻,微微点头。

  酒德麻衣的推断固然奇特,但能用一柄鱼叉钉死巨蛇的人,未必不能用冰质的武器做到同样的事,只要那支冰矛足够快,就像超高压水流切开钢铁。

  这份能力即使逊色于利维坦那种神话般的存在,也绝对凌驾于他们三人之上。

  三个人又都沉默起来,恺撒和酒德麻衣的推断虽然重要,但并无助于解决他们眼下的难题。科考站的空间并不大,他们反复搜索了几轮,一来找不到那台重要的长波发射器,二来也没找到酒德麻衣所谓“探险队的遗产”。那位神秘的雇主如果救下了探险队,是绝对不可能留下那口箱子等着酒德麻衣来收获的。何况根据雪的说法,探险队在半途就把箱子丢进大海里去了。

  英灵殿中并不是英灵们的酒宴,而是躺着神的身躯,人类偷走了他的心脏,防止他再度苏醒,这些神秘的词句交织起来,就像是一首诡异的预言诗。

  “休息四个小时,”恺撒看了一眼腕表,“我们得恢复一下体力,趁着这里还有取暖设备。”

  “闻着这股臭味儿我可真睡不着。”芬格尔说。

  此刻的大厅仿佛超大型的凶杀现场,蛇血横流,被剖开肚子的蛇尸横七竖八,芬格尔说臭,但用腥味和血腥味形容更为准确。

  “关闭其他取暖管道,只留一间最小的房间。”恺撒说,“这样还能降低油料的消耗,我们不知得在这里呆多久,剩下的油料要节省着用。”

  科考站里封存的油料原本是充足的,但他们必须加热整个大厅好让那些冻得石头般硬的蛇尸化冻,油料消耗得很迅速。

  他看向酒德麻衣,“如果女士介意的话,我们可以留两间。”

  “我对跟年轻男孩同住一间可是非常乐在其中的呢。”酒德麻衣露出大灰狼般灿烂的微笑,不过那也是娇艳如海棠的大灰狼。

  科考站的灯光全部熄灭,原本它就像是这炼狱中的最后一点星火,此刻寒冰的炼狱重新陷入了绝对的黑暗。

  发电机组以最低的功率运转,产生的所有热量仅供最小的那间屋子。这应该是低阶士兵的宿舍,比YAMAL号上最小的船舱还小一半,宿舍里只有两张略大于肩宽的双层小床,小床之间的间距极小,尽管和酒德麻衣分睡两张小床的上层,偶尔翻身相对的时候,恺撒还是有同床共枕的怪异感。酒德麻衣倒是睡得坦然,连忍刀都是随便丢在床脚,芬格尔更是一沾枕头都打起鼾来。

  想来他们这个组合也真是怪异,分明站在完全不同的立场,却莫名其妙地坚守着各自的信诺。

  休息的建议是恺撒提的,反而是恺撒难以入睡。倒不是思考这个波诡云谲的北极圈里到底会发生些什么事,而是身为加图索家的继承人,他一直都觉得自己应该是事情的主导者和问题的解决者,然而眼下他根本就成了一个陪跑的。神、利维坦、蛇群、还有那个投掷鱼叉和冰矛就能灭杀群蛇的神秘雇主,在北极圈里组成了一个人外有人山外有山的力量体系,而他只是个闯入这个力量体系的孩子,能够信任的居然只剩下这两个看起来完全不可靠的临时盟友。

  可能他一直都是个孩子,就像梦里母亲期待的那样。

  他可以选择一辈子都当一个孩子,泡泡妞玩玩船,照样能坐上家主的位置。不知为何有种奇怪的感觉,长老们对他并不存有那么多的期待,他的功课不必优秀,素质也不必出色,缺什么加图索家就给他补什么,金手指随便开。可素来奉行精英文化的加图索家为什么要把一个孩子捧成家主呢?因为他是庞贝唯一的儿子?因为老人对子孙无条件的爱?

  说起来庞贝好像就是这么过的一生,从来不对谁负责,从来不为谁付出,没心没肺,过得也挺好。

  话说如果庞贝处在眼下他的处境,会怎么行动呢?恺撒忽然想试试用老爹的思路解决问题,不过很快他就打消了这个念头,庞贝肯定会先把芬格尔捆起来堵上嘴,然后自己滚到酒德麻衣的床上去,绝地求生这种事庞贝永远会放在求爱之后。恺撒想到这里心里微微一动,与其说庞贝是个好色之徒,倒不如说他对活命这件事并无特别大的追求。他所谓的活着只是在当下,一杯美酒,一个美人,哪管明天地球爆炸。

  他释放了镰鼬,脑海中的世界里,无数冰白色的飞鸟从他的身体里飞了出去,徘徊在黑夜和寒风里。

  在他小的时候,这种方法总是能让他快速地入睡,仿佛整个人融入了自然的节奏里,风声和溪水声对他来说是世界的风景。

  他猛地坐了起来,伸手握住酒德麻衣的手腕。酒德麻衣醒了,一把抄起脚边的忍刀,无声无息地落地,落地就化为一团蒙蒙的黑雾。恺撒的眼睛里明显透着警戒的意思。芬格尔还在死睡,却被她一脚踹醒,还被丢了一把冲锋枪在脸上。

  “怎么了怎么了?”芬格尔紧张地抹抹脸。

  立刻他的脸色就变了,不用恺撒解释他也明白了,因为那种鳞片摩擦冰面的声音越来越清晰了。当然不是外面那些巨蛇死而复活了,而是成群的巨蛇正向着科考站聚集过来。

  他们犯了一个严重的错误,先入为主地认为巨蛇这种体型庞大的动物进食完毕就要休眠,看到科考站里遍地死蛇又会本能地觉得这不会是巨蛇的巢穴。

  可如果巨蛇并不需要休眠呢?

  你钻进了山洞没有找到狗熊,并不能说明这肯定不是熊洞,也可能是熊吃饱了在山里散步,散完步它还是要回家睡觉的。

  “多少条?”芬格尔压低了声音。

  “多于五十少于一百,心跳声太多,数不过来。”恺撒轻声说。

  “先生们我得说一句,我们在这间科考站里唯一一间有温度的房间里,而我们都知道这些家伙是对温度很敏感。”酒德麻衣苦笑。

  坑边闲话:

  一边写新章节一边修订,改到雪的出场了,变动颇大。这几天身体渐渐恢复,写书的速度会逐步地提上来,之前落下的功课慢慢补上。天气转暖,准备开始骑车上班了,今年的计划要在春天的时候去骑一次北京北边的百里画廊,坚持每天五十个钻石俯卧撑,尽量按时作息,保持体能,写更多的书。
龙族5悼亡者的归来最新章节http://www.bookhai.com/longzu5/,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赵氏虎子祖宗在上木叶的恶霸忍猫孤单又灿烂的巨星医巫法则诸天之从国漫开始我只想做个平凡小妖妖魔app(我家网络会变身)横推三千世界精灵之黑暗虫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