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书海文学网 > 龙族5悼亡者的归来

第131章 但为君故(35)

龙族5悼亡者的归来 | 作者:江南 | 更新时间:2019-02-18 09:31:37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会议厅里静得只剩下呼吸声,元老们端坐如雕塑。

  这个规矩历史悠久,源于古罗马时期,当战争爆发的时候,奉行民主制度的罗马人就会忽然间转为独裁制,某人会经由元老院的决议,获得“狄克推多”的临时性称号,意为“独裁官”。整个罗马会化作他手中的战斧,去把罗马的敌人斩碎,无人可以质疑他的决定,即使指定他的元老院本身。

  庞贝启动了这个古老的程序,若他能获得2/3以上的支持票,就能暂时剥夺元老会的控制权。

  加图索,这个黑道起家却崇尚古罗马文明的家族,终于来至英灵殿前,向秘党索取最高的权柄。

  庞贝静静地看着大家,嘴角还带着一丝笑意。黑卡在他的指间翻飞如蝴蝶,那是昂热的招牌动作,恍惚间坐在会议桌尽头的还是那个桀骜不逊的老绅士。

  沉默长达五分钟之久,这无疑是艰难的抉择, 每位元老的头脑中都刮过一场风暴。

  一张接一张的黑卡被丢在了桌上,有人丢出黑卡之后长长地出了一口气,也有人起身离开了会议厅。

  范德比尔特先生紧紧地攥着自己的黑卡,闭目静坐,眼观鼻鼻观口口观心,像是要用性命保护那张卡,不让它落入加图索家的手中;图灵先生却是第一个丢出自己黑卡的人。

  反对者对赞同者怒目而视,斥责他们在加图索家的金元攻势面前放弃了自己的立场。昔日的朋友们也会意见向左,背道而驰。

  每个人都在心里计算着票数,庞贝的支持率越来越高,已经逼近2/3的票数了。在场的绝大多数人已经表明了立场,只剩少数几位元老犹豫不决。

  庞贝只需要再多一票,再多一票他就成为整个秘党的临时性领袖,但没有那一票他就得灰溜溜地回罗马去。从几位犹豫不决者那里争取到一票,似乎并非难事。

  范德比尔特先生睁开了眼睛,“先生们,罗马的毁灭是从信仰英雄开始的!从苏拉到西庇阿到伟大的盖乌斯·尤利乌斯·恺撒,他们捍卫了罗马,却也摧毁了罗马的根基!相信英雄的罗马人对他们自己失去了信心,他们一再地呼唤英雄,最终就是呼唤皇帝!看看你们面前的这个人,庞贝·加图索!你们今日奉他为英雄,明日他就会称帝!”

  苍老嘶哑的声音,却堪称振聋发聩,还没下定决心的元老们不由自主地攥紧了自己手中的卡片。

  庞贝挑了挑眉毛,“说得没错,范德比尔特先生。但高卢人的战锤已经敲响了罗马的大门,我们真的还有时间讨论制度问题么?”

  “罗马可以作为罗马而亡,但作为帝国而生,是罗马的耻辱!”

  清脆的声响打断了庞贝和范德比尔特先生的辩论,那是又一张黑卡被丢在了桌面上。范德比尔特先生的脸色惨白,因为这张黑卡,庞贝凑够了2/3的支持票,反对派的努力全部白费。

  丢出这张黑卡的,竟然是贝奥武夫,这个一直沉默着的老人甚至被看作是反对派的中流砥柱。

  “秘党几千年的桂冠,不能让汉高那种人夺走!”贝奥武夫冷冷地说着,威严地环视众人,“罗马不会灭亡,也不会变成帝国!”

  “先生们!收账了收账了!认赌服输!”庞贝拍案而起,哈哈大笑。

  他绕着会议桌转圈,一张张地收走元老们面前的黑卡,冲他们比鬼脸吐舌头,手舞足蹈。这男人黑暗君王般的仪态忽然又坍塌了,还是那个风骚的二世祖。

  他一屁股坐回自己的位子,翻过来覆过去数那些黑卡,像是刚刚逆风翻盘的赌徒,“孩儿他妈!为了咱儿子,我可真豁出老命了!”

  贝奥武夫冷笑,“还要继续伪装下去么?您刚才的雄辩风采,苏拉和西塞罗都会甘拜下风。我们早该想到,加图索家不可能选出错误的继承人。”

  “什么雄辩?那套说辞是我秘书写的,我在飞机上背了一路,你难道觉得美国总统的就职演讲是自己写的?”庞贝翻翻白眼,“你以为我真想当你们的老大?还不是我家那些老东西的意思?可他们又不愿自己出头,就叫我帮他们跑腿。我心里可是老大不情愿的,我刚在布拉格陷入了热恋呢,搞得我不得不丢下女朋友,跑到深山里跟你们这帮老家伙打嘴炮。”庞贝又叹了口气,“不过我想了想,为了儿子,少泡几个妞又算得了什么?”

  贝奥武夫怔了一下。

  庞贝说这话倒未必全是扯淡,他看起来对于权力的兴趣真是不大,否则作为校董他该更多地出现在这间会议室里,可他先是把投票权丢给了弗罗斯特,继而丢给了恺撒。

  “有着‘种马’之称的男人,想说自己也是好父亲么?”贝奥武夫稍微缓和了语气。

  “贝奥武夫阁下,我得纠正您的一个说法。”庞贝叹了口气,“花花公子和种马是两回事,种马是干苦力活儿的畜生,花花公子是热爱美、欣赏美、懂生活的男人。我是个花花公子没错,这样在我快要离开这个世界的时候,我有无数美好的事情可以回忆。而我的儿子恺撒,是这些美好事情中最美好的一件。”

  ***

  随船牧师还念着临终祈祷文,那名将死的船员却已经被裹在了尸体袋里,只留下供呼吸的孔洞。

  施耐德和雷巴尔科都参加了这名船员的葬礼,葬礼在甲板上举行,尸体会被直接丢进冰海里去。不是不想把船员的骨灰带回去,但他们已经没有额外的燃油了,焚化一具尸体耗费的燃料对如今的YAMAL号来说是弥足珍贵的。人还未死就被封进尸体袋是因为担心传染,没人知道那种灰化的病是出于什么原因,也许是大蛇们把细菌和病毒带进了YAMAL号,也许是那个因纽特小女巫的诅咒。

  几天之中他们损失了18名船员,除了两名伤员因温度太低没能熬过来,其他都是这种奇怪的灰化病。

  施耐德重重地咳嗽了几声,“核动力舱还是没法启动么?”

  “工程师们还在全力以赴,但设备被破坏得很厉害。”

  “通讯也没有恢复?”

  雷巴尔科摇了摇头。

  “您的人还能控制船上的局面么?”

  “用AK47勉强可以控制。船员们情绪很不稳定,有人觉得应该杀掉那个女孩,杀掉她我们就会被放过,有人觉得应该弃船从冰面上走回法兰士约瑟夫地群岛去。”

  “那船长先生您呢?您是为了薪金继续履行职责的么?”

  “我对加图索先生有信心,相信他一定会带回好消息。”

  牧师一把抓起尸体袋把它丢下了船舷,甚至没有验一验他的呼吸,但确实也用不着,任何人穿着单衣在这冰天雪地里听完自己的临终祈祷都冻死了。

  黑色的尸体袋狠狠地砸在白色的冰面上,周围是其余的17个尸体袋。并无血浆流出来,死者的血应该早就冻硬了。

  ***

  恺撒、芬格尔和酒德麻衣爬上一道冰脊的顶端。

  “就是这里了。”酒德麻衣低声说。

  恺撒举起望远镜,靠着微弱的天光,看清了下方那座冰封的科考站。

  真是不可思议的建筑物,完全构建在一块巨大的浮冰上,规模远比想的要大。本以为世界最北端的科考站只是几座单薄的小房子,结果居然是钢筋混凝土构建的永久建筑,周围围着铁丝网。大型的卫星天线静静地矗立,可以想像里面有相当大功率的发射装置。

  “苏联时期的奇想,北冰洋应该是北方舰队的后院,所以要建立最北的科考站,彰显苏联的北极战略。建筑方式非常特殊,选择了北极点附近最坚固的永久冰架,用钢管垂直地打下去形成桩基,再在上面盖房子。最多的时候有12名士兵在这里驻扎,配备最先进的雷达设备,穿越北极的军船和民船都在它的监视之中。”酒德麻衣说。

  “他们就不担心冰架融化?”芬格尔说。

  “这就是它被废弃的原因。在它被建造的时候。温室效应还不是热门的议题,俄国人觉得上百万年的永久冰架,在这座科考站的使用寿命内,应该是继续稳固的。谁知道地球变暖,永久冰架也开始出现裂缝,这座科考站随时都会掉进冰海里去,即使花费了很多钱也不得不放弃。”

  “能看到蛇么老大?”芬格尔问。

  恺撒摇摇头,“但能看到很多类似车辙的痕迹,那是蛇巢没错。”

  到现在为止他们还没看到活生生的大蛇,不过蛇类跟北极熊这样的哺乳类不同,既不需要频繁进食,也不需要玩耍,进食之后它们就该进入半沉睡的状态,所以那座科考站里如果一条缠着一条满满地塞着大蛇,倒也并不奇怪。

  “如果那些家伙在冬眠,我们是不是摸进去也没事?”芬格尔又问。

  “原理上来说是这样,但这些蛇能在北极圈中生存,它们的血液温度就不会太低。它们不是纯粹的冷血动物,而是变温动物,甚至恒温动物。”恺撒说。

  “这有什么关系?”芬格尔没听懂。

  “普通的爬行种都是冷血动物,温度降低到一定程度,它们就失去了活动能力,所以才会有农夫和蛇的故事,你在冬天捡起一条活蛇,但在它体温升上来之前都无法攻击你。变温动物就不一样,它们可以自行调节体温,恐龙可能就是变温动物。变温动物是可以被吵醒的,我们不能发出任何声音。”

  “那这活儿我干不了,我那么多话老大你也不是不知道,这样吧你们进去我在外面放风……”

  芬格尔还没说完就被酒德麻衣一脚踹下冰脊,加速着冲向那座科考站,这家伙满脸惊恐眼睛瞪得比铜铃还大,却死死地捂住嘴不敢发出一丝声音。
龙族5悼亡者的归来最新章节http://www.bookhai.com/longzu5/,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农园医锦入我神籍无敌从剥夺开始我是崇祯帝我真是武者大佬一直剧透一直爽和谐游戏武仙传承系统第一重装绿茵锋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