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书海文学网 > 龙族5悼亡者的归来

龙族5:第65章 雷霆与守望者(16)

龙族5悼亡者的归来 | 作者:江南 | 更新时间:2018-09-17 09:44:13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兰斯洛特在乌鸦的对面坐下,学着他盘腿。

  乌鸦愣了一下,他本以为说完那番话兰斯洛特多多少少都会流露出失望或者愤怒的神情,他就想看见这个永远镇静自若的男人失去控制,可兰斯洛特安静得像个佛,一个法国来的、金发飘逸的佛。

  兰斯洛特从衣服里摸出一个钢制的小酒壶来,壶口扣着两个小钢杯子,兰斯洛特给乌鸦和自己各倒上一杯,是白兰地的馥郁香气。

  此刻海风浩荡,浓雾如变幻不定的狂流,持枪的专员们都根据兰斯洛特的手势后退几步,隐没在雾气里,他们对坐饮酒,有种难以言喻的禅意。

  “来点音乐吧。”兰斯洛特摸出自己的手机,选了一首歌,把手机放在自己和乌鸦之间。

  一首略显嘶哑的歌,钢琴低沉地打着拍子,在这茫茫的天海之间,听起来像是一个娓娓道来的故事。

  “亡命之徒,为何你还不清醒?

  你筑起心墙,已如此之久。

  唉,你这个固执的家伙,

  但是我知道你有你的理由,

  那些现在让你快乐之事,

  也能使你心痛。

  ……

  亡命之徒,你已不再年轻,

  痛苦与饥饿,逼你回头,

  自由,噢自由,那只是传说,

  你的监狱是独自穿越整个世界。

  ……

  亡命之徒,为何你还不清醒,

  从你的篱笆里出来,敞开心门。

  也许会有风雨,但是雨后头顶会有彩虹,

  你最好让某人来爱你,在一切都太晚之前。”

  “《亡命之徒》?”乌鸦皱眉。

  他并非欧美音乐的爱好者,不过这首《亡命之徒》实在太有名,1973年老鹰乐队的歌,时至今日还经常在酒吧里听到。

  “像不像为路明非写的歌?”

  “他算什么亡命之徒?他只不过被你们逼得无路可走了。”

  “任何人都可以变成亡命之徒,只要他觉得世界上有些东西是比命还重要的。”兰斯洛特轻声地喟叹,“路明非从来都不是无路可走,只是有些路他死都不会选。他的怯懦,其实都是假象,他是我们之中,最固执的那个人。”

  “这算是一种赞美?”乌鸦有些摸不着头脑。

  “只是感慨而已。他那么固执的人,能有佐伯先生您这样固执的朋友,连我也会为他高兴。”兰斯洛特轻声说,“可他那种亡命之徒,其实总是逃不过命运这种东西的,唯一的救赎,大概只有爱情吧。”

  “我有点听不懂了,你是在跟我炫耀你的文学功底么?”乌鸦有点警惕。

  这一次兰斯洛特没有立刻回答,而是伴随着音乐低低地哼着那首歌的最后一句:

  “你最好让某人来爱你,在一切都太晚之前。”

  ***

  路明非掏出来的居然是个反坦克手雷!这东西的威力比诺诺背包里的C4塑胶炸药还要夸张,能把轻型坦克的装甲给撕开。

  “带她走!”路明非大吼。

  同时他由守转攻,一步步逼上前去,短弧刀大开大阖地挥砍。他不再把目标集中在那个使用利爪的蛙人身上,而是对面前的所有人发动了攻势,蛙人们不约而同地亮出了武器格挡,路明非的刀划过,碰出一连串的火光,暴力逼得那些蛙人也都退后一步或者半步。

  顷刻间路明非竟然全面占据了上风。

  但谁都明白这种发力方式根本无法维持多久,那些蛙人与其说是被路明非的挥刀压制住了,倒不如说是等待着这个猎物耗尽最后的体能。

  “你疯啦?”诺诺也大吼。

  但她立刻就发现这场合已经轮不到她说话了,楚子航一把抱起她把她送到自己肩上,不顾一切地往外冲。路明非根本不是在跟她说话,而楚子航立刻就领会了。

  门已经开了,他们有机会逃出去,只要路明非能吸引住那些蛙人。

  但路明非一个人之力当然还不足以拦住所有的蛙人,立刻就有两名蛙人从路明非的身边后撤,出现在楚子航的前方。

  楚子航的突进速度骤然加快,这家伙也跟路明非一样拼上了命,短弧刀硬碰硬地挥砍出去,那两名蛙人刚被他的力量逼退,立刻就迎来了他的肘击和膝击。可这时又一个蛙人已经像是瞬移那样出现在了楚子航的身后,银色的刺剑一闪,剑尖直指楚子航的后心。

  刺出这一剑前,蛙人蓄势片刻,还像个优雅的贵公子那样把一手背在身后,看着跟当代的击剑运动没什么区别,但攻势中蕴含的力量和速度令人心惊胆战。

  太快了,快得像是子弹出膛!看似花拳秀腿的击剑,达到这种程度之后都是恐怖的杀人武器。

  不过他的速度毕竟还没真到子弹那么快,而诺诺手里却真真地握着一支乌兹冲锋枪,在他蓄势的时候,诺诺抬起上半身和枪口,一个三连点射。

  冲到一半的蛙人正面和子弹撞击,乌兹冲锋枪的威力甚至还不如楚子航那支被毁的UMP9,不过仍然为楚子航争取了短暂的一瞬,楚子航转身飞踢。也不知道他从哪里学来的泰拳侧踢,一击命中蛙人的头部侧面,将他整个人笔直地踢倒在地。

  这种程度的攻击用在一般人身上,脊椎早就被踢断了,但对于这些蛙人来说,只不过是一秒钟的倒地,下一个瞬间,他就已经跳起俯身,再度做出了刺击前的准备动作。

  这时候楚子航已经撤到门边了,刺剑第二次袭来的时候,楚子航狠狠地一带密封门,愣是把剑夹在门缝里了。但那一剑的力量极大,被沉重的门夹住之后还突前了几寸,刺入楚子航的肩部,好在因为长度不够,只是进入皮肤几厘米。

  楚子航一脚踩在那支刺剑的中间,刺剑被踩得完全接近九十度,但并未折断。它的钢质竟然是古老的乌兹钢,一种产于印度、早已绝迹的特殊钢材,黑白两色的花纹层层叠叠,炫目耀眼。

  如今传世的乌兹钢极少,价格堪比黄金,可这个蛙人居然用着一柄黄金般贵重的杀人武器。

  更多的蛙人撞在密封门的背后,似乎是想把门撞开,但他们确实智商有点问题,因为这门不是推开而是拉开的,他们再怎么撞都是没用的。

  透过那柄刺剑造成的门缝,路明非已经被蛙人们包围了。蛙人们似乎不再想江湖道义这件事了,一拥而上,每一件武器都是古老而致命的。

  “蠢货!”诺诺大吼。

  她快急疯了,她实在不理解路明非此刻拼命的意义,不过很显然路明非已经被自己的后路给断了,就算楚子航此刻开门冲进去,也解不了路明非的困境。

  ***

  眼下路明非最该做的事,确实是引爆那颗手雷了……她这么想的时候,路明非就真的咬掉了手雷的保险栓……速度之快,甚至没有给她一个眼神上的告别。

  几秒钟后,剧烈的爆炸震动了整间冷库,连这一层的沉重钢梁都震动着发出嗡嗡声。

  厚实的钢质密封门也经不起这样的冲击,门栓断裂,密封门整个飞了出去,背靠着密封门的诺诺和楚子航被炸飞了出去,又被压在沉重的门下。

  楚子航推开密封门,把诺诺拖到安全的角落里。

  诺诺满脸都是血,眼前越来越黑,她可能只剩最后一口气了,路明非的牺牲并不能为她延续生命,在这条大海中央的空船上,以她的伤势还是会死。

  楚子航却还死死地盯着燃烧的冷库,似乎还期待着路明非能从里面走出来。

  这荒谬的想法居然真就变成了现实,路明非艰难地爬了出来,赤身裸体,浑身都是伤口,身上的青黑色龙鳞正在剥落。

  诺诺明白了,路明非并没有死在冷库里的想法,他从乌鸦那里得到了那种梆子声的音频,存在了“芬格尔”里。在他们逃出冷库的时候,路明非已经在准备龙化了,龙化过的身躯足够他试着扛住一颗反坦克手雷的爆炸。

  当然,如果那种龙化继续进行下去,路明非可以直接手撕所有的蛙人,但问题是一旦他失去控制,他可能也会把诺诺和楚子航手撕掉。所以他在自己开始龙化的时候,已经咬掉了保险栓。

  路主席一直都是这样活学活用的人,他如果真的准备去死,那还是要跟陈师姐来段缠绵或者悲壮的告别的,不看他走时留的信都那么骚包。

  右侧大腿骨大概是断了,路明非艰难地爬到诺诺的身边,用颤抖的手抓住她的肩膀,凝视她的双眼,“不要死!”

  这个言灵他在诺诺身上不是第一次用了,当年用出来的时候感觉连三峡水库都会被那股悲伤冰封掉,如今却有点怪异,因为他这么做的时候楚子航正瞪大了眼睛在旁边看着,有种你做手术旁边有个护士准备递止血钳的感觉。

  好在情绪虽然不甚饱满,言灵效果还是不错的,诺诺立刻止血,差点伤到内脏的伤口同步愈合。

  诺诺费力地抬起头,恰好和路明非四目相对,对上那双漂亮却疲倦的眼睛,路明非心里一动,就有时间停滞、一眼万年的感触。

  不过两秒钟之后,诺诺的眼神骤然恢复了锐利,狠狠的一耳光打在路明非脸上,“不该跑路的时候跑路!不该回来的时候回来!”

  “哥哥姐姐!”楚子航忽然出声,提着短弧刀站了起来。

  三人同时回望火海,惊讶地发现那些蛙人正缓缓地爬起来。龙化的路明非能撑过反坦克手雷的爆炸,他们也能。

  他们身上的黑色胶皮衣却没有那么坚韧,被冲击波撕碎又被烈火灼烧,暴露出其下鳞片包裹、蛇一样的身躯。

  “您的计划,我早就知道了。”兰斯洛特轻声说,“从看到您的第一眼开始,我就明白了您的来意。您不会出卖路明非,您来找我,是要为我设一个局。”

  乌鸦心中震惊,但仍然强撑着不流露出任何惊慌,“守望者的意思,是我的演技还不够好?”

  “演技非常好,但人最难掩饰的是自己的眼神。您来找我的时候,眼神是坚定的,是刚刚做完决定的人的眼神。”

  “也许我刚做了一个坚定的决定要出卖我的兄弟。”乌鸦耸耸肩。

  “不,您还记得么?我们的谈判中,我曾经要求您修改交易条件,改为我方伤亡三人以上,就可以对路明非使用重火力武器。看起来您是经过了艰难的思考,最后答应了我的条件。可我不相信一个有着那样坚定眼神的人会在条件上做出让步。让步这件事,恰恰说明你是在表演。”

  乌鸦沉默。

  他确实记得,当时他其实根本就无所谓,因为他要带兰斯洛特去的地方并没有路明非,也就无所谓伤亡一说。但他还是做出无可奈何的表情,做出了让步,这也是为了让兰斯洛特相信,他这个“背叛朋友的人”心中是有愧疚的。

  难道说真的是眼神出卖了自己?或者说兰斯洛特现在根本就是在虚张声势?

  “您一定在想,是否我只是被您骗到了这艘船上,哪儿也去不成,不得不故作镇静想从您这里找到其他突破口。”兰斯洛特说,“因为我的人都在这里,我已经没办法抓住已经航行到公海的路明非了。但以您的情报网,应该也知道学院曾派飞机给我运过一些补给。”

  “难道不是你背后那个装着好几把刀的东西?听说是曾经杀掉龙王的武器。”

  “七宗罪确实是那时候带来日本的,不过只是顺便带来而已,那架飞机上,真正的补给是另一类武器。那些武器在冰封的环境下保存了很多年,很少被启用,但为了应对这次的极端情况,它们被激活了。”

  “它们?”乌鸦感觉巨大的阴影正缓缓地向他笼罩过来。

  是的,他怎么会忽略了这个关键的情报呢?需要动用一件飞机运输的补给,难道就只是这套七宗罪?

  可无论什么样的武器总需要有人调配和使用,兰斯洛特和他的部下们都在这里,那些武器难道能像导弹那样自动索敌自动攻击?这个猜测令他很不安,如果学院给兰斯洛特配置的武器真是导弹,难道说此刻那些导弹正在飞去炸毁那艘垃圾船的路上?

  “我们称它们为‘冰下的怪物’,这并不是个正式的称谓,只是学院并不想对外承认这些武器的存在,所以故意使用隐语。”兰斯洛特接着说了下去,“它们生前都曾是优秀的屠龙者,但如您所知,往往越是优秀的屠龙者,越是容易被他自己体内的龙族血统困扰。他们越是依赖龙血带来的力量,越是被自己龙类的一面召唤,恰如尼采所说,与恶龙缠斗太久,自身也会成为恶龙。在他们年老体衰的时候,会越来越无法克制,他们的身份在人类和龙类之间摇摆。于是先代的屠龙者们研究出一项隐秘的技术,通过炼金术把混血种变成行走的武器,就像古波斯帝国的不朽者那样,放弃了人的身份,获得不朽的属性,死后还会站在屠龙的最前线上。”

  乌鸦的脸色铁青,身体微微颤抖。

  兰斯洛特讲的这个故事未免太过匪夷所思,却又太详细了,如果是临时编出来的,那兰斯洛特才是真正的戏精。更令他不安的是,兰斯洛特竟然还有心情跟他慢慢地讲故事,说明他其实并不着急。

  难道说把人用炼金术变成武器的技术真的存在?此刻那些炼金术制造的人形兵器已经登上了路明非他们的船?

  兰斯洛特把手机递给乌鸦,“要不要跟你的老朋友阿列耶夫船长说几句?”
龙族5悼亡者的归来最新章节http://www.bookhai.com/longzu5/,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诸朝争霸万界之剧透群废土修真的日常超神大掌教万界神帝重生之我要上头条楼兰刀客你惹不起的赘婿无敌从满级属性开始豪婿((超级女婿)韩三千苏迎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