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书海文学网 > 烈火焚琴

第六章

烈火焚琴 | 作者:江南 | 更新时间:2017-10-12 11:05:37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没有了 (快捷键:→)
  杭州城,平水驿边平水桥。

  更夫打着梆子:关门防盗,火烛平安。声音在幽凉的夜里传得很远很远,已经一更了。夜深人静的时候,更夫悠长的声音总是给未眠的人们一丝平安,不知道有多少不眠的人在这保平安的打更声里终于能够安然入梦。

  晚归的一个书生在踩着月色急忙往家里赶,走过平水驿的时候,他也没有时间看一眼那小桥流水。可是一声呢喃的低语留住了他的步伐。他知道那声阿叶不是在叫他,可是那话语里缠绵不尽的意味却扯住了他的心。

  桥上,白绸衫子紫罗裙的女子独自矗立,望着桥下的流水轻轻的唤了这一声。流水带着几片落叶去了,一去不回。晚风吹动她的紫罗裙,象一串即将凋逝的风中的紫丁香。姑娘,夜深露重书生没有说完,他看见那个紫丁香一样的女子回过头来。那张明艳的脸上秋水一样的瞳子冷冷的看他。那是一张玉石雕琢的面孔,没有一处不是美得逼人。就是那双眼睛,也太冷了吧?书生想着。这是书生最后一个清醒的想法,随后,他看见一道雪亮的银光插进他的胸腹,剧烈的痛楚从胸腹间扩散开去。他自己的血模糊了自己的眼睛,他什么都来不及想。倒下去的时候,脑子里萦绕的,还是那个紫丁香一样的女子,和那双寒冷的眼睛。

  风篁岭,久寂的焚琴庄煮鹤苑。

  白衫紫裙的女子恍如御风而来。纤柔的手轻轻抚去门环上的灰尘,她推开了门。紫绸的绣鞋踏在青石地上,好象从青石上有一丝寒气流进了她脚心。她抬起脚步,想要退出门去。脚步却还是停了下来,随着一声低低的叹息,她在身后掩上了门。

  踏着小径,她一步步走向那个熟悉的苑子。每一步,脚下都凉如水。

  终于又回到了这个苑子的面前,女子纤纤的手指在柴门上划着,划去灰尘,留下一道道痕迹。一道道的痕迹,乱如麻。

  她打了个冷颤,收回手去,提起紫罗裙,转身就要离开。

  忽然,柴门开了。那吱呀一声响吓到了女子,啊的一声惊叫,她无比惊慌的飞退出去。可是柴门里跃出了一个人。女子快,他却更快,影子一晃,他已经扣住了女子的手腕。女子惊慌的甩着自己的手,另一只手杂乱无章的打向那人的胸前。她如花的容颜已经完全失了人色。直到她听见那人说:浓儿,别怕,是我!

  阿叶,女子轻轻唤了一声,是你么?你回来了?

  她说着就落了泪,象一个被欺负的小女孩,孤独无助间,忽然看见了自己可以信赖的人。叶三握着她的腕子点了点头,他拂开女子垂在面前一绺散乱的青丝。把她的脸儿看了许久才道:这些天,你瘦了。

  浓儿没有说话,只是落泪。叶三抚着她的肩膀歉然道:都是我不好,我不该吓到你。不要哭了,不是阿冷的鬼魂,是我!叶三淡淡的笑,阿冷,不会回来的!

  他拿一只雪绸的帕子擦着浓儿面上的泪水道:一切都好了,什么事也不会没有。明天我就带你离开这里,好不好?去一个地方,谁也找不到我们。

  真的?浓儿一双晶亮的眸子骤然间添了无限生机。

  我骗过你么?

  浓儿摇头:你以后也不要骗我,不要骗我好不好?

  浓丫头,有的时候,你真的很傻。叶三笑了。他拉起浓儿的手走进了苑子。苑子里居然摆着一席酒,浓儿抬起头奇怪的看着叶三。

  今天,是你血毒发作的时候,我知道你一定会回来。所以才在这里等你的。为什么我毒发就一定会回来?浓儿低声问道。

  叶三微微摇头:今夜是我们最后一次在这里喝酒,阿冷若在天有灵,就和我们共饮一杯。明天一早,我就带你走。走得远远的,象阿冷说的那样。

  我们去哪里?

  我已经都安排妥当了,叶三笑着斟酒,跟我去看就知道了。我要带你走得很远,远离江南,远离尚轩,也远离阿冷。和过去的一切都远远的,你就再也不会害怕什么了。真的那样,就好了。浓儿双手捧起酒钟。

  轻轻嗅着酒香,浓儿忽然问道:尚轩是你杀的?

  是的!因为阿冷是他杀的,我没有亏欠他,叶三苦笑,你怎么会知道我杀的尚轩?浓儿的脸色变的煞白,一分血色也没有,简直要透明起来。她把酒钟抱在怀里,象是忍受不了夜里的寒意,纤弱的身子瑟瑟的发抖。

  这些天,尚轩遇刺的消息杭州城里都传遍了。浓儿低声道,除了你,还有谁能杀得了尚轩呢?

  可是,真的是尚轩杀的阿冷?尚轩为什么要这么做?你们都是朋友,不是么?就象你和我一样是真正的朋友。浓儿问叶三。

  说的对,十年的朋友,除了我谁能杀得了他?可是里面的原因,一言难尽。以后我再告诉你罢。不要再说这些了。叶三捧起酒钟道,浓儿,我敬你一杯,愿你容颜不老,永生永世都能美如今日。

  浓儿把着酒钟,只是看着叶三发愣。叶三微微笑了一下道:先干为敬了。仰头把杯中的酒喝得一滴不剩。

  浓儿把酒钟端到自己嘴边,她满头青丝都垂下来遮住清秀的面颊。叶三轻叹道:丫头,你真的很美,如果不是药人。不知道会有多少儿郎拜倒在你裙边呢。

  那你呢?浓儿幽幽的问。

  我?叶三失笑道,我也想啊!他一脸的笑容似乎永远捉摸不透。忽然,浓儿把手中的酒钟摔碎在桌子上,一缕淡淡的红色烟气从桌面上腾起来。叶三看见浓儿眼里的泪又滚落下来,一滴滴打落在她的白绸衫子上,两人都无言。叶三还是笑着,他的笑中的意思忽然清晰起来,这一刻,他笑得很无奈。

  阿叶!你骗我!浓儿呜咽着道,这是红尘泪!你想杀我,为什么?为什么?叶三没有说话,浓儿站起来,她擦去满脸的泪水大声道:阿叶,你没有心肝,你不是人,你是个妖怪,谁和你在一起都要死,都因为你!

  叶三苦笑,他幽幽的道:可是,阿冷是谁杀的?以那三十个人的武功,阿冷应该能够全身而退,可是为什么他还是死在落日楼头?是谁,在他身上下了种心蛊?

  浓儿的脸色一刹那间苍白如纸,她的身形摇晃了一下,单薄得象秋风里一片叶子。浓儿跌坐在椅子上,许久她才轻声道:你怎么知道的?

  我用毒的本领不如你,无法用鼻子闻出红尘泪,可是在他的尸身上总也能查得出种心蛊。种心蛊一下就要连下一个月,才能隐隐中毒,防不胜防。不是你,会是谁?可怜他死的时候什么都不愿意说,因为害他的人一个是他朋友,一个就是你,浓儿。你知道么?他一直喜欢你,可是你从来都躲着他。所以他才出家作了和尚!

  我,我不是想杀他的,尚轩说,只要下了种心蛊,他使不出奔雷七式,就可以抓住他,尚轩说,我们以后就不用再过躲躲藏藏的日子了,浓儿跺着脚,撕心裂肺般的喊叫,我不是故意要杀他的,我不知道会是这样,我不知道!

  叶三轻声说:谁都不知道会这样,可是终于还不是成了这个样子?

  阿叶,浓儿的声音温柔起来,温柔得有点飘忽,我们忘记这一切好不好?明天我们就走,你去哪里,我也去哪里,你到哪里我都跟着你。走得远远的,永远不再回来。晚了,已经晚了,叶三挥袖打碎那坛酒,一阵淡淡的红色烟气从地上弥漫开来。难道你的酒里也有毒?浓儿掩住自己的脸踉踉跄跄的退后几步。

  是,叶三凄然笑道,我答应阿冷,无论怎样我都要照顾你。我们杀了那么多人,下了地府,一定有人来索魂的。我不跟着你去,你难道不害怕么?

  可是,现在真的要食言了,以后你一个人,要小心。我不能在待在你身边了。叶三勉强的笑了一声,一股潮红泛上他的面颊和双手,红尘泪的毒性把他的心腹内烧得滚烫。全身的力量都在一分分失去。

  他走到哭泣的浓儿身边,低头看她朦胧在泪光里眸子。叶三抚摸着她漆黑的长发,浓儿木然的看着他,叶三说:不要哭,浓丫头,其实我从来没有怪过你,我知道你不是故意的。对我笑一笑,以后我再也看不到你的笑容了。

  浓儿真的笑了,她的笑容却是破碎的,在笑和泪之间,浓儿肝肠寸断的努力微笑。她一边这样笑一边猛的退了出去,她哭着笑着说:阿叶,你是个疯子,你真的要杀了我才心甘情愿么?叶三抚摸她头顶的手里竟赫然是一柄流光灿烂的银剑,他的手僵在了那里。叶三猛然甩手把剑掷向了浓儿,可是剑上已经不再有力,浓儿只是轻轻侧身,它就擦了过去。叶三苦笑着说:其实,我真的没有怨过你,我也在关外买了一栋庄子。想带你到那里去,那里很远很远,不会再有人找到我们。可是我看见你在平水驿杀那个书生了,我才知道血毒是永远解不开的。这种血毒已经不在我们的血里,它在我们的心里!阿冷不杀人,可是他比死还要痛苦,即使你们不杀他,他也活不过半年了。即使我带你到关外,你还是逃不脱杀人的命吧?浓儿手持一柄银色的匕首,远远的看他,一句话也不说,只有脸上的泪不停的划落。每次从杀人的恶梦里醒来,当我看见手上沾的血,我都会恨,我会发誓下一次再也不杀人,不用那些无辜者的血来解我自己心里的毒。可是下一次,我还是继续杀人,因为我们不杀人的那一天,就是我们死的时候。你杀的那个书生,他或许有妻子儿女,他们住在这烟雨一片的江南,没有北地的寒冷,也没有岭南的瘴气,这里有欢歌笑语,留住多少过客。这里应该永远没有饥饿,伤病和死亡,没有仇恨没有悲伤,大家都这样快乐,在落日楼头饮一杯茶,看日出日落。年复一年。我再也不想看见血了,我不想再杀人。既然不能再杀人,只有我们自己去死。如果我死了,这江南的一草一木,过客归人都能享受这一片安宁,那我不在乎生死,你我的生死我都不在乎!

  他回身走向焚琴庄的深处,浓儿听见他漫漫的吟诵声:一杯尽饮红尘泪,人间无恨是狂欢!阿叶!浓儿终于出声唤那将要消失在重重门户里的叶三,可是她却说不出话来。她只是流泪看他。

  不要再喊了,要是敢你就过来,我还是会杀你!叶三冷冷的说道,他挥袖消失在门里。为什么呢?阿叶?真的是我们错了么?浓儿轻轻的问,真的是我们错了?她嚎啕着跑出了焚琴山庄的大门。

  门后的叶三从门缝里看着她越来越远,他轻轻的笑,幽幽的问:刚才我为什么不下手,我为什么不抓住那个机会?为什么我又害怕她真的跑到我身边来?

  最后一坛红尘泪,叶三把它洒在苑子里。

  火烧起来,能不能把我血里全部的毒都烧得精光?他微笑着打燃了火折子。

  远远的山坡上,一袭紫裙如丁香花般飘在风里。

  风篁岭上的火越烧越大,焚琴山庄已经淹没在了火海里。可是浓儿仿佛能够嗅见西湖淡淡的水味,因为遥远的火中有一段清丽的琴曲,一首遥远的歌谣,是一汪水,不知何处来,蜿蜒着走过万水千山,走过涛天狂浪,走过百里冰流,终于走在一袭烟雨的土地上。映着横塘外采莲人的脸,如莲,浣着云萝间浣纱女的发,如丝。拍打驿站外的岸边,唤醒游子思乡的梦,卷着野渡里的船头,挽留过客离别的心。载过枫叶,载过红蓼,载过胭脂,载起山花朱和粉,抚过柳丝,抚过春草,抚过芦花,抚动江水碧如蓝。挽尽世间怅恨随他去,然后有离人笑,征人归,情人无泪,故人相逢。只带起楼头的茶味,垆间的酒香,远远的离了江南,尤然望着碑阴茶树抽新枝,垆上胡姬腕如雪,终于却一去千载不归来。

  琴间歌声动:

  人人尽说江南好,游人只合江南老春水碧于天,画船听雨眠

  垆边人似月,皓腕凝霜雪未老莫还乡,还乡须断肠

  曲终人未去,浓儿的泪如雨:未老莫还乡,还乡须断肠!

  风间,无人相和。

  火终于越来越小了。她的耳朵里能听见桐木长琴在火里的必必剥剥,她能看见叶三的长袍在火里飞扬,他挥袖如火鹤在天,化为灰烬。灰烬里,他最后的笑容丝丝缕缕,化为流水。

  风篁岭上的焚琴庄一夜间燃尽,惊动杭州府。可是一地的灰烬,竟然什么也没有剩下,成了一桩永远无解的悬岸。次日早晨,风篁岭外的山坡上有一个女子自尽身亡,一柄银色的匕首插进了她的胸膛。那应该是很痛苦的,可是女子的脸上居然是微笑着的。这也成了一个不解的悬案。只是乡间传闻那是天上谪降的仙女,重又兵解升天了。听起来很荒诞,也总有人不信。这个时候,老一辈的人总是说:你哪知道什么,我活那么大可从来没见到那么美的女娃子,也没见过死人能笑的那么安稳,不是仙女是什么哟?

  (全文完)

烈火焚琴最新章节http://www.bookhai.com/liehuofenqin/,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没有了 (快捷键:→)
新书推荐: 万界之无尽亡灵入侵永恒主宰超级战医龙武战神傲世仙尊异界寻宝大师我能把你变成NPC全境入侵西游之问道诸天医路偷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