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书海文学网 > 寒门状元

第二四五五章 受益者

寒门状元 | 作者:天子 | 更新时间:2019-09-20 00:47:41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张苑被朱厚照痛骂一顿,但损失最大的人并非是张苑。

  张永不在乾清宫却突然接到圣旨要调往南京为守备太监,在张永看来,这才是飞来横祸。

  “……拧公公,您没说错吧?陛下怎突然让咱家去南京任守备?这……咱家去了后,京城这一摊子可如何是好?”

  张永不是觉得南京守备太监这差事有什么不好,就内监体系而言,这已经是太监中的三号人物,当年郑和便出任过这个职务。

  但万事就怕对比,南京守备太监权力再大,也无法跟司礼监秉笔并提督东厂的太监权力相比,因为这属于太监中的二号人物。

  小拧子苦着脸道:“你当咱家愿意么?沈大人突然上奏,告了张苑一状,陛下要用人,便想到你张公公曾多次出任沈大人的监军,行伍经验丰富,便想让你去一趟南京,配合沈大人平定倭寇。不过你尽管放心,陛下没有褫夺你司礼监的差事,连东厂职司也转到咱家手里了……”

  张永听到这里心想:“本以为小拧子会跟我一起吃瘪,现在看来只是我受苦,他居然还得了提督东厂的差事……哎呀不好,他不会跟张苑背后有什么勾连吧?”

  小拧子不知张永心中在琢磨什么,继续道:“如果一切顺利的话,年底你就能回来,在这半年间你坐镇南京,总好过于让魏彬上位……你回来后可以举荐马公公接任你的位子,到那时江南权柄如何都不会落入张苑之手。”

  张永道:“拧公公没在陛下跟前替咱家说两句?”

  话说到这个份儿上,小拧子知道张永对自己产生怀疑,顿时恼火地道:“咱家怎没帮你?咱家冒着被陛下降罪的风险,提出由马公公出任这差事,只是陛下根本就听不进去,还把咱骂的狗血淋头……张苑开罪陛下,连头都磕破了,我怎么敢忤逆陛下?事情只能这样了……不过,你好歹保留了司礼监秉笔的差事,去江南一趟也不算太亏,千万别不知好歹啊!”

  张永对小拧子还算信从,但要说心里没芥蒂那是不可能的事情,本来小拧子还想跟张永好好商议一下两人下一步该如何做,但现在气氛太过尴尬,谈话也继续不下去了。

  皇宫中这些大太监各怀鬼胎,小拧子之前在丽妃、沈溪和谢迁等势力间左右逢源之事,张永执掌东厂后通过查阅过往情报已经知晓,所以现在心里五味具杂,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被小拧子骗了。

  “那鄙人告辞了。”

  张永沮丧地冲着小拧子拱了拱手,“这厢要回去准备一下,不日将启程前往江南,便不多烦扰拧公公您了。”

  ……

  ……

  张永有点心灰意冷的意思。

  对鞑靼之战结束,张永想的是自己凭借军功足以出任司礼监掌印太监之职,回到京城后他四处活动,虽然沈溪没收他的银子,但为打通关节他还是花费不菲,最后竹篮打水一场空他认了,毕竟得了个司礼监秉笔太监的差事,东厂也回到他手上。

  不过这还不到半年时间,就被安排到南京任守备太监,虽然手上的权力也很大,却离开朝廷权力中枢,让他觉得这是各方势力联合打压他的结果,甚至觉得沈溪有在背后推波助澜的嫌疑。

  不过回头又一想,此番他以秉笔太监的身份到江南坐镇,俨然就是总揽一方权力的土皇帝。届时接待沈溪,帮助其取得东南平倭的胜利,自己或许可以在史书上浓墨重彩地书写一笔,对此他多少有些期待。

  “青史留名姑且不说,最不值也能拿点军功回来,好歹我现在还是司礼监秉笔,走到哪里都受人尊重……最主要的是陛下认可我的能力,这次让我去南京,正是唯才是举,除此之外想不出其他理由!”

  张苑心中如此安慰自己,觉得朱厚照不是发配他,而是看重他丰富的履历和经验,设身处地想一想,皇帝要确保江南平倭战事平稳,安排南京守备太监辅助沈溪,除了他张永外找不到第二个人,皇帝只不过是做了一个正确的选择。

  但随即他有些恼恨:“这么好的机会都没把张苑扳倒,真是便宜了那狗东西!”

  张永带着几分失落,回到司礼监衙门,本来作为提督东厂的秉笔太监他还有大把事要做,但现在一切都跟他没关系了,只需将事情转交高凤和李兴,便可以回家收拾家当,动身前往江南。

  张永想起自己在南京的关系网,心中平添几分自信:“那里到底有我那些义子相助,之后还有沈之厚为我撑腰,那些文臣和勋贵哪个不给我好脸色我就要他们好看!当我张永是好欺负的么?”

  他这边正在收拾东西,高凤从外进来,神秘兮兮地近前问道:“张公公,听说你要往南京去了?”

  张永皱眉:“高公公你的消息倒是灵通,不要告诉咱家你在陛下跟前也有眼线吧?”

  高凤一怔,随即摇头苦笑:“瞧您这话说的……咱家知道你心中悲苦,好端端地谁想承受旅途颠簸之苦?不过陛下安排你去,想来是让你帮沈大人忙,你到南京后地方上也少不得孝敬。”

  张永把公事房里属于自己的东西全都放进箱子里,随后一招手,旁边伺候的两名太监紧忙过来,一起抬起木箱。

  张永这才转向高凤,没好气地道:“如果高公公你喜欢这差事,咱家倒是可以跟你做交换……你当谁都稀罕去山高皇帝远的地方?咱家只想好好在京城给陛下当差,却被那无耻小人给算计了!”

  高凤又是一愣,想了半天也没明白张永口中的“无耻小人”指的是谁。

  张永拂袖而去,高凤还在那儿自言自语:“他跟张苑间本就有矛盾,张苑会让他去南京当守备享福?他说的小人,不会是说小拧子吧?这次小拧子确实得了便宜……”

  ……

  ……

  谢迁小院。

  杨廷和将自己从皇宫打听来的消息告之谢迁。

  张永前往南京任守备太监之事,在杨廷和看来非常劲爆,不敢有任何拖延,从文渊阁火速出宫,以便让谢迁第一时间作出应对。

  谢迁脸色阴郁:“怎会让张永去?”

  杨廷和道:“大概跟沈之厚的上奏有关……如果沈之厚需要有人帮忙的话,张永张公公确实最合适不过。现在看来,不是说张永张公公没能力当这差事,只是他这个司礼监二号人物离开,短时间会司礼监掌印的权势进一步做大。”

  说话时,杨廷和看着谢迁,想知道谢迁对张永和张苑二人的评断,还有对这件事的看法。

  谢迁想了很久才摇头:“这应该不是沈之厚所请,一定是张苑在背后推波助澜。只有张苑才想让张永这个眼中钉肉中刺去江南,如此一来他在京城便没了对手,沈之厚浸淫官场多年,连基本的权力制衡他都不明白吗?”

  “那谢老,现在咱们该……”

  杨廷和非常为难,一切大大超出他的预期,事态也不知是好转还是恶化,让他不知该如何应对。

  就手头拥有的资源来说,杨廷和无法跟谢迁相比,所以遇到困难他只能向谢迁求助。

  谢迁又陷入思索,很快再次摇头:“这并非此消彼长的问题,张永不还没被撤下司礼监秉笔太监的职位?若他到江南,或许会有奇效,就看张苑和张永下一步棋怎么走了。这是司礼监两位实权人物的对弈,我们先观棋不语,看下一步他们如何落子吧。”

  最近这段时间谢迁迷恋上了下棋,好像在棋局对弈中找到一丝慰藉,让他可以放松心态更好应对朝中事务。

  不过这样做的结果,便是他不管做什么事,都会拿下棋的道理来参照,他自己倒没觉得如何,杨廷和听了却很别扭。

  就在杨廷和跟谢迁议事时,小拧子奉命出宫,到豹房给朱厚照安排乐子,顺带去见了丽妃一面,想知道丽妃对张永去南京任守备太监一事的看法。

  “……怎么,陛下要到豹房来吗?”

  丽妃见到小拧子的第一眼,便用期待的语气问道。

  小拧子摇头:“陛下只是让奴婢安排戏班子到宫市表演,此番奴婢是过来传话的……奴婢现在心中异常苦闷,陛下安排张永去南方履职,从此后奴婢在京城就没有帮手了。”

  丽妃不屑一顾:“你拧公公还需要什么帮手?你手下不是有个臧贤么?难道你不会多收一些幕僚在身边听用?三个臭皮匠赛过诸葛亮,你自己不招揽人才怪得了谁?”

  小拧子眼巴巴地望着丽妃,苦着脸道:“娘娘要为奴婢做主啊!”

  丽妃嘴里发出冷冷的“切”声,随即用不怀好意的目光打量小拧子,道:“小拧子,你肚子里那点花花肠子,岂能瞒过本宫?你想利用本宫,还不想拿出实实在在的好处,莫非要本宫用热脸贴你的冷屁股,给你做手下?”

  “奴婢绝无此意。”

  小拧子赶紧解释,“奴婢对娘娘的尊敬发自内心。”

  丽妃淡淡一笑,“不管你这话说的几分真几分假,本宫只能说,张永去南京这件事算是误打误撞成全了你,你现在得到提督东厂的权力,下一步就是进司礼监任秉笔太监,而后再将张苑取而代之,到那时你在宫里不就说一不二了吗?”

  “这……”

  小拧子一时间不知该如何接话,以前不少人给他分析过利弊,尤其沈溪说过,他当司礼监掌印太监并不是好事。

  铁打的司礼监,流水的掌印太监,还不如当君王跟前的宠臣,把掌印太监控制在自己手里才是最正确的选择。

  小拧子道:“但我身边少了帮手,短时间内会让张苑做大。”

  丽妃再次冷笑一声:“他真的做大了吗?东厂提督没落到他手里,腾骧四卫及四卫、勇士营的军权也不在他手里,张苑不过就是沈之厚留在京城的一条看门狗,他想蹦跶还得看你的脸色,更要看沈之厚的脸色。他刚想把魏彬放到南京去,就被沈之厚结结实实摆了一道,一点儿好处都没捞着,就这样你还说他会做大……有没有搞错?”

  小拧子一怔,心中不由带着几分懊恼,暗忖:“虽然丽妃说的话不客气,但事实……好像就是如此啊。”

  ……

  ……

  被看作主导将张永调到南京任守备太监之事的沈溪,其实不过就是按照谢迁的来信写了一份上奏,具体发生什么他也是事后才得知,说他从开始谋划一切,沈溪只会觉得别人冤枉了他。

  这会儿他的心思不在京城,而在如何攻打南阳府南部、叛军盘踞的邓州城。

  大军压境!

  沈溪麾下兵马士气高涨,似要一夜间便要将邓州踏平,至于邓州城里到底是否叛军的主力,全不在将士考虑之列,总归他们知道这是入河南以来遇到的第一座被叛军攻占的城池,他们要拿邓州祭旗。

  “……大人,已按照您的吩咐,兵分两路,分别由湍河上下游过河,绕道邓州侧翼,将他们的撤退路线全都封死……明日一早就可以围住邓州,一天便可将城塞拿下来。”

  胡嵩跃来跟沈溪汇报时,旁边站着宋书和刘序,到现在京营和边军已完全没有掐架的意思,要争功劳也是在战场上争。

  沈溪没说什么,唐寅却疑惑地问道:“攻打城塞,不应该围三阕一吗?为何要将叛军的后路给堵死?”

  刘序笑道:“唐先生担忧过甚了,不过一座县城罢了,咱攻打还用得着给他们留后路?不投降就打,就算投降也要看他们是否有诚意,现在下面那帮兔崽子可都等着拿这里的功劳来打牙祭呢。”

  也许是眼前这些将领憋得太久了,一个个说话没正形,为了功劳可以不择手段,连一些战场上最基本的谋略和套路都不讲。

  唐寅往沈溪身上看一眼,虽未说话,但目光好似在说,你怎么把这群人训练成这模样了?

  沈溪点了点头,问道:“胡中丞所部现在可是已到邓州城下了?”

  “应该是快了。”

  胡嵩跃想了下,似乎忽略了胡琏所部行军动向,带着几分迟疑道,“胡大人乃全军先锋,今日一大早便在新野过白河直插邓州,这会儿应该距离邓州不远了……但要是今晚扎营不当的话,极有可能被叛军所趁。”

  宋书嗤笑一声,问道:“什么所趁?那些贼寇现在还敢出城迎战不成?只怕他们现在已将降书送出来了。”

  宋书跟胡嵩跃争论,胡嵩跃没脾气,只是站在那儿嘿嘿笑着,旁边刘序道:“如果邓州城内叛军拥有充足的粮草,他们是不会献城投降的,但说来也奇怪,他们把粮草藏在城里,周边却没有兵马驰援,这难道不是很奇怪么?沈大人,城内到底有没有叛军的粮草啊?”

  沈溪没有回答,而是看向旁边的唐寅,示意唐寅来做解释,毕竟有关叛军在城里贮藏粮草的构想,是唐寅提出来的。

  唐寅皱眉:“在没有更多情报支撑的情况下,最好的方法就是围城打援,只要把邓州围住,城里的粮草一定没法运出来,叛军定会因缺少粮食而狗急跳墙,这时候我们的机会就来了。”

  “围城打援?”

  宋书惊讶地问道,“那这场仗要打到什么时候?一年半载,还是三年五载?”

  不但宋书有意见,连胡嵩跃和刘序也都不赞同唐寅提出的围城打援的构想,他们都想快些建功立业,毕竟还有江南倭寇等着他们去平定,他们的想法就是在沈溪统率下,用最短的时间把中原问题解决,在他们想象中这根本不是难事。

  唐寅这才意识到自己出的主意不合实际,赶紧道:“在下只是提出一种构想罢了,并非一定要贯彻实施,一切以沈尚书军令为准。”

  此时那些将领齐刷刷看向沈溪,他们不希望沈溪提出持久战的战略,对他们而言一天平乱时间都有些长了,最好一个时辰就解决所有问题。

  但这种心态,在沈溪看来却不是什么好事,他沉着脸道:“夜幕快降临了,休息两个时辰就出兵,到邓州城下再休息……让将士们好好准备,今晚夜行军,谁拖后腿不用跟着队伍走,连兵都不要当了。”
寒门状元最新章节http://www.bookhai.com/hanmenzhuangyuan/,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万界之无尽亡灵入侵永恒主宰超级战医龙武战神傲世仙尊异界寻宝大师我能把你变成NPC全境入侵西游之问道诸天医路偷香